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昔日京城闻香下马知味停车处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尹玉泉| 查看: 978| 评论: 0

  每年春节,各大饭店的年夜饭早早地就被预订满了。不仅如此,据新闻报道,今年还特别流行将饭店的大师傅请到家里“掌勺”,这样既可以品尝到饭店的风味,又不用出家门,尤其是家中有高龄老人的家庭,更是舒适方便。其实这种将大师傅请到家里“掌勺”的做法,曾经在老北京十分流行,这不由让人想起当年那些带给人们美味的著名饭庄,而后人们将曾在西长安街上最有代表性的老北京饭庄,称为“八大春”,因为这八个饭庄的名字中都带有春字。本版特别策划这期选题,既是对刚刚过去的春节的一段回味,也是对“与时俱进”不断满足人们口腹之欲的厨师职业的一种致意。

  老北京的饭馆,粗略地可以分为饭庄和普通饭馆两种。一般是饭庄主要承办整桌酒席,专营喜庆事。饭庄大都宽敞,有大厅可作礼堂,有房间陈设酒席。还有的饭庄也如现在这样,可以派掌勺的大师傅和跑堂儿的伙计,到人家中去包席。

  当年老北京的饭庄大多集中在繁华的地方,主要是东四、西单、鼓楼等地。不过到了上世纪30年代,西长安街逐渐发展起来,曾集餐饮、娱乐、休闲为一体,成为一条繁华的商业街。

  西长安街的商业街最大的特点就是饭庄集中,当时由西单十字路口往东到六部口,短短的不过一里长的路,就有大陆春、新路春、春园、同春园、淮扬春、庆林春、忠信堂、五族饭店、西来顺、西黔阳、西安饭店、长安食堂等十二三家饭庄,这还没算上夹在这些饭庄中间的小饭馆。后来人们将西长安街上最有代表性的饭庄,称为“八大春”,因为这些饭庄的名字中都带有一个“春”字,“八大春”的提法不一,但大体指的是:方壶春、东亚春、庆林春、淮扬春、新路春、大陆春、春园、同春园,这些饭庄以经营江苏、淮扬菜肴为主。

  老北京的饭庄最初主要以经营鲁菜为主,只有很少的几家经营江苏、淮扬菜。因为当时上至皇帝,下至王公大臣,都对鲁菜情有独钟,而御膳房、寿膳房的御厨,几乎都来自山东,因此鲁菜风靡一时。到了民国之后,北洋政府的官员、议员、总长等,很多都来自江浙地区,他们喜食家乡菜。当时,民国的政府机关大都集中在西长安街附近,于是,一些商人为了迎合他们的口味,相继在西长安街上开设了江苏、淮扬口味的饭庄。例如,教育部就设在西单路口往南,有资料记载,鲁迅曾经就职于此,每逢有客人或者同乡来京,鲁迅就在西长安街就近招待,他最喜欢去的饭庄就是大陆春饭庄。

  日伪时期和国民党统治时期,战火不断,物价飞涨,民不聊生,整个社会消费水平下降,很多饭庄难以为继,逐渐衰落下去。至1946年,八大春中有“七春”倒闭、歇业,仅存有同春园一“春”。虽然“八大春”的存在仅有短短的十几年的光景,但是它们却给人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至今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同春园的开业,引食客“闻香下马,知味停车”,拉开“八大春”的序幕

  上世纪30年代在西长安街的“八大春”里,至今营业的就剩同春园了。同春园开业之初,店址就设在西长安街路北,电报大楼西侧。我去西长安街寻找八大春的旧迹,现在这条长街已经完全没了旧时的痕迹,现在电报大楼西侧是北京著名的民航大厦,在靠近图书大厦的这一侧虽然有几家小饭馆,也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快餐。上世纪30年代西长安街“八大春”“争奇斗艳”的景象,已淹没在历史的记忆中。

  我曾经寻找到当年了解同春园的老人,在他们依稀的记忆里,开业之初的同春园甚是简陋,整个饭庄是一个仅有8间平房的四合院。上世纪30年代,因为时局不稳,而饭庄之间竞争又十分激烈,生意不好做,倒闭、关门是常有的事。开办同春园的几位合股人,是从生意不佳的四路春饭庄出来的。同春园以经营江苏风味菜肴为主,店主为讨个吉利,在起店名上特别讲究,同春园取“同心协力春满园,花开茂盛,生意兴隆”之意。

  开业当天,盛情邀请时任北平电灯公司经理、著名的书法家冯恕捧场。冯恕送给同春园一副对联以祝贺新店开业:“杏花村内酒泉香,长安街上八大春”。自此,八大春便以同春园开业而名满京城。

  同春园开业之初,生意并不是太好,而几位厨师又相继跳槽,就如雪上加霜,饭庄眼看就要关门了。主灶的郭干臣四下求贤,高薪请来了当时在虎坊桥春华楼主厨的王世枕。在王世枕的精心打理之下,饭店的生意蒸蒸日上。同春园的拿手菜,主要有松鼠鳜鱼、响油鳝糊。传统的文化菜有水晶肴肉、清炖蟹粉狮子头,面点小吃有核桃酪、羊羹、春卷等。

  到同春园不仅仅是吃饭,吃的还是文化,比如松鼠鳜鱼,就是借用唐人“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的诗句。菜上桌佐以趣闻典故,美味更在菜品之外。据说同春园开业之初,王世枕就以松鼠鳜鱼为头道大菜,引食客“闻香下马,知味停车”。松鼠鳜鱼叫座,几乎是桌桌必点。

  当年国画大师齐白石就特喜好同春园的松鼠鳜鱼。有一次,他带着关门弟子娄师白到同春园会友。下车时,娄师白因为急于搀扶老师,结果将长衫剐破。由于娄师白家境贫寒,看到衣服被剐破,十分心疼。齐白石为让弟子开心,进同春园落座后索要纸笔,挥笔而就《补裂图》送给娄师白,画上还题诗一首:“步履相趋上酒楼,六街灯火夕阳收。归来未醉闲情在,为画娄家补裂图。”

  1936年,同春园招股扩建了一墙之隔的东院,拥有了一东一西两个四合院,还有几个小套院,成为共计25间房的大饭庄。特别是新扩入的东院,宽敞明亮,环境也好,包办各种酒席宴会。饭庄老板极会做生意,经常请一些当时的名角唱上几个段子助兴,因此平日里同春园宾客络绎不绝,生意十分红火。据说,著名的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的六十大寿,就是在同春园办的。而肖长华先生收徒,也是在这儿设宴庆贺。京剧名家谭富英,每到长安大戏院演出,一定会到同春园吃饭。

  1954年,长安街拓宽马路,同春园迁到了西单十字路口西南角把口儿。1999年,为迎接国庆五十周年大典,西单路口大面积改造,同春园再次迁址,在新街口外大街安了新家。

  ■在庆林春齐白石为继夫人胡宝珠举行扶正仪式

  “八大春”里赫赫有名的还有“一春”,就是庆林春饭庄。上世纪30年代的西长安街是一条纯粹的商业街,每日人来人往,当时的社会名流都喜欢到西长安街一带的饭馆聚会,而其中最受欢迎的要数庆林春了,不过随着解放前夕经济越来越不景气,庆林春饭庄最终消失了。

  在庆林春存在的短短二十几年的时间里,这里发生的故事很多已经烟消云散了,但有一件事却至今令人回忆。1941年,庆林春里举行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婚礼”,那就是齐白石为继夫人胡宝珠举行的扶正仪式。

  齐白石的发妻陈春君是一位非常贤惠的妻子,尽心尽力操持家事。她与齐白石同甘共苦,经历过齐白石人生中一段非常艰难的岁月。后来,齐白石决定到北平发展,陈春君舍不得湖南老家的一点薄产,决定留在家乡,而她又担心齐白石的生活,决定为齐白石再找一房副室。于是,陈春君就相中了当时年仅18岁的胡宝珠。1919年7月,陈春君亲自将胡宝珠送到北平与齐白石完婚,然后回到湖南老家。从此胡宝珠就一直陪伴着齐白石。

  胡宝珠心地善良,性情温顺,为人宽厚。她陪伴齐白石生活了二十多年,悉心照料齐白石的起居,夫妻感情融洽,胡宝珠深得齐白石的喜爱。胡宝珠聪慧过人,在照料陪伴齐白石作画,为其磨墨、取水、调色中,她还逐渐步入了齐白石的艺术生活。每日耳濡目染,见到齐白石的作品多了,渐渐地胡宝珠也能指出笔法上的巧拙。

  1940年初,陈春君在湘潭老家去世,齐白石非常悲痛。齐白石的很多亲友都劝慰他,让他把胡宝珠扶正,作为继室。于是1941年5月4日,齐白石便在他非常喜欢的庆林春饭庄,订了三间一套的包房,设宴邀请胡佩衡、陈半丁、王雪涛等戚友为证,举行胡宝珠立继扶正仪式。

  举行扶正仪式的当天,齐白石先把他一生劳苦省俭积存下来的一点薄产,分为六股,陈春君所生的三子,分得湖南家乡的田地房屋,胡宝珠所生三子,分得北平的房屋现款。齐白石在众多老朋友的面前,立下了分产字据,六人各执一份,以资信守。分产完毕之后,随之举行了胡宝珠扶正仪式,在场的二十多位亲友,都签名盖章以资证明。

  齐白石当着亲友的面,在族谱上批明:“日后齐氏续谱,照称继室”,依此确定了胡宝珠的身份。胡宝珠那天十分高兴,招待亲友直到深夜,身体素弱的胡宝珠毫无倦累神色。然而,胡宝珠被扶为继室后没几年,1944年就病逝了,可以说庆林春饭庄留下了她人生最美好的回忆。

  ■上世纪80年代,淮扬春旧址曾经改为新风饭庄,当时非常知名

  上世纪30年代,在西长安街路南还有一家有名的饭馆叫淮扬春,是由江苏淮安人夏万荣开办,这家饭店以专营淮扬风味菜点名闻京城。

  淮扬菜是淮安、扬州、镇江三地风味菜的总称,是我国“八大菜系”之一,一直以来有“东南第一佳味,天下之至美”的声誉。据说,淮扬菜形成于南北朝,唐宋以后与浙菜竞秀,成为“南食”的两大台柱。淮扬菜制作时,选料严格,刀工精细,火工讲究,这个菜系的特点是原汁原味,咸甜适宜,肥而不腻,烂而不糊,清香爽口,回味无穷,深受人们喜爱。

  上世纪30年代,淮扬春就是京城一流的饭庄。淮扬春的拿手菜,主要有炸脆鳝、桃叶鳝、炒鳝糊、七星蟹、两吃鱼、醉虾等。上世纪80年代,淮扬春饭店的旧址改为新风饭庄。我上网查找有关这家饭店的资料,网上介绍它最多的是,新风饭庄曾经因为服务热情周到,而被人民日报记者,写成报道文章进行表扬。后来新风饭庄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我以为淮扬春的名号就此消失了,一次偶尔坐车路过三里河东路,看到马路东侧有一家饭店名为“淮扬春”,整个店面装修仿照江南风格,看过之后,感觉仿若隔世。

  ■新路春:京城第一家引进天津狗不理包子的店铺

  说到新路春,我不禁想起前些日子媒体报道《京城“八大春”饭庄最后一家关门》的消息,这条消息指的就是八大春饭庄中的新路春。新路春上世纪30年代在西长安街营业,解放后,新路春异地重建。而不久前它终因经营不善而停止经营,但是它的很多故事还深深地留在当事人的记忆里。

  新路春在上世纪80年代,于地安门外大街路口西侧建店经营,主营鲁菜和天津风味包子。不过新路春经营的天津风味包子,可是正宗的“天津狗不理”包子。天津狗不理包子在北京家喻户晓,但是北京人吃上正宗的天津狗不理包子,也才是近30年的事,而这件事还与新路春有关。

  天津狗不理包子在北京出名,全仰仗袁世凯的“力顶”。据说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兵时,为奉承慈禧太后,袁世凯买了天津狗不理包子专程进贡到北京,得到慈禧太后的认可,这一下天津狗不理包子,就身价百倍了。但那时您要想吃正宗的天津狗不理包子,只能到天津去,北京没有。1980年1月,新路春引进了天津狗不理包子,在30多年前这可是北京城第一家引进天津狗不理包子的饭庄,当时叫天津狗不理包子铺北京分店。

  我对新路春的狗不理包子一直记忆很深,我姥姥家住在地安门东大街路南的胡同里,到地安门很近,那时去姥姥家经常路过这里,总会买上几个包子,这在当时的条件下,已是难得的美味了。现在好吃的东西吃得多了,但却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味道了。

  前些日子我再去姥姥家,看到地安门路口的新路春招牌没有了,换成了峨嵋酒家,正暗自思忖间,报纸就报道了这件事。以前总到这家店铺来,从没觉得它有什么特别,而如今失去时,才知道竟然对它如此的留恋。

  ■大陆春与朱自清和陈竹隐一段风花雪月的往事

  “八大春”中的大陆春,资料上对它的记载甚少,而所有对它的零星记载,却是拼接成朱自清和陈竹隐一段“风花雪月”的往事。1929年,清华大学教授朱自清的结发妻子武仲谦,因病去世了,他非常悲痛,在朋友的极力劝说,本不愿再婚的他,在大陆春饭庄经人介绍,认识了年轻女孩陈竹隐,也由此开始了一段美好的姻缘。

  对于朱自清的妻子武仲谦,其实很多读者都曾接触到,朱自清在他的名作《荷塘月色》中曾写道:“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这其中的妻,指的就是武仲谦。武仲谦与朱自清两人感情非常好,武仲谦去世后,朱自清打定主意不再娶,但是他的好友纷纷劝说,后来浦熙元给他介绍了陈竹隐。朱自清与陈竹隐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大陆春。

  1931年4月的一天,朱自清在叶公超等人陪同下来到大陆春。当时朱自清穿了件米黄色的绸大褂,戴着眼镜,温文尔雅。谁知道,朱自清穿衣服不注意搭配,脚上却穿了一双老款的“双梁鞋”。这“双梁鞋”让与陈竹隐同去的女同学笑了半天,说坚决不能嫁给这土包子。关于第一次与朱自清相见,陈竹隐的感觉却与她的同学不同,她在后来所写的文章《朱自清:情如潭水》中回忆到:“那天佩弦穿一件米黄色绸大褂,他身材不高,白白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文雅正派,但脚上却穿着一双老式的双梁鞋,显得有些土气。回到宿舍,我的同学廖书筠笑着说:‘哎呀,穿一双双梁鞋,土气得很,要是我才不要呢!’”陈竹隐却没有因为一双鞋就否定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朱自清再约她时,她爽快赴约。两人渐渐开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朱自清之子朱思俞曾回忆道:“他们一个在清华,一个住城里。来往不是很方便,所以那时写信写得比较多。”朱自清写给陈竹隐的情书保存下来的有71封。

  陈竹隐性格开朗大方,她让朱自清看到了一个全新的情感世界。1931年6月12日,朱自清写给陈竹隐的情书中写道:“隐:一见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来,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黄昏时的霞彩似的,谢谢你给我力量。”1931年8月8日,朱自清与陈竹隐的感情更加深厚了,他们之间的情书也换成亲昵的称呼:“亲爱的宝妹,我生平没有尝到这种滋味,很害怕真会整个儿变成你的俘虏呢!”从这些情书中,朱自清与陈竹隐的热恋之情跃然纸上。

  然而,陈竹隐想到结婚后,她将成为朱自清与武仲谦6个孩子的母亲,有很大压力。她在犹豫中疏远了朱自清。这让朱自清感到了失恋的痛苦,他给陈竹隐的情书中写道:“竹隐,这个名字几乎费了我这个假期中所有独处的时间。我不能念出,整个人看报也迷迷糊糊的!我相信是个能镇定的人,但是天知道我现在是怎样的扰乱啊。”

  最终陈竹隐还是接受了朱自清和他的孩子。1932年7月31日,朱自清结束了欧洲访学后,乘坐“拉索伯爵”号客轮回到中国,在上海公共租界的码头上,相思了一年的两位恋人终于又相见了。四天后,陈竹隐和朱自清正式举行婚礼。这一年,朱自清34岁,陈竹隐29岁。两人结婚后,陈竹隐转入清华图书馆工作,她后来与朱自清生育了3个子女。1948年6月18日,朱自清在拒绝美国援助面粉的宣言上签名。为了民族气节,从那一天开始朱自清拒绝食用美国援助的面粉。8月12日,朱自清因胃溃疡穿孔住进了医院,而手术后引起的并发症结束了他才华横溢的一生。朱自清逝世,一段“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结束了,而故事开始的地方就在大陆春。

  因年代久远,“八大春”中的另几春,鲜有资料记载,已淹没在历史深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16 18:09 , Processed in 0.025839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