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京城三末帝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李国文| 查看: 1074| 评论: 0

    在人类历史上,最好的职业,莫过于当皇帝。然而,话说回来,在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中,最不好的职业,大概也是当皇帝,不过是当末代皇帝。“皇帝”加上“末代”二字,基本上就是“秋后的蚂蚱”了。

    “皇帝”一词,为秦朝的嬴政所创。他自称“始皇帝”,在《史记·秦始皇本纪》里,记载着他的这项规定:“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结果,这番很宏伟的大话,成了天大的笑话,就在他死后,二世当了三年皇帝就下台了。胡亥与中国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从登基到被革命逊位的年头相似。

    北京这座城市曾相继出现过三朝末代皇帝,挨个儿数为元朝的元顺帝、明朝的崇祯帝、清朝的宣统帝。事后来看,在紫禁城太和殿上,被他父亲恭亲王抱上龙椅的三岁溥仪,运气是比较好的。在这三位末代皇帝中,溥仪算是有个好下场,最后能够得一个寿终正寝的善果。因为他碰上了新中国,被改造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这是世界史上的一个特例。

    而元顺帝逃亡途中,痢疾不治,送命于漠北;崇祯帝仓皇出宫,薄衣单衫,吊死于煤山,都不得好死。这位朱由检则尤其悲惨,当人们找到他的尸体时,一只脚穿鞋,一只脚光着。所以,从长远的历史角度看,皇帝,加上“末代”这个前缀,通常都没有好下场。

    皇帝所以末代,是他所处的那个封建社会所决定的。然而,所有末代皇帝在位时,都不知道自己在扮演着王朝最后的谢幕者、扮演着注定了休想讨好的倒霉角色,尤其不可能知道不久的将来,他要和这个末代王朝一块完蛋,一块送终。弄好了,退位下野,弄不好,人头落地,兴许还更有可能既非逊位,也非杀头,而是逼得他上吊抹脖子,一死以谢国人;若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完蛋,谁愿意做那种没有几天蹦头的皇帝呢?

    但是,任何事物有其始必有其终,每个封建王朝,不论其如何文治武功?如何开疆辟土?如何国富民强?如何盛世文章?都有走到头的那一天。那一天,坐在龙椅上的那位,就是末代皇帝。孔夫子说,“君子之泽,五代而斩”,这是硬道理,君子如此,王朝亦如此。元朝一百六十三年,明朝二百七十七年,清朝二百七十六年。大概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都难逃这二百年至三百年的兴衰周期。葡萄牙如此,西班牙如此,大不列颠日不落国也如此,这是谁也拗不过的“盛极而衰,否极泰来”的历史辩证法。气数尽了,国脉断了,江山垮了,天下乱了,王朝的末日也就来临了。于是,末代皇帝就会在历史的这一刻出现。

    改朝换代,鼎革易帜,一部《二十四史》数千万言,就是阐述这种新陈代谢规律的。从古至今,除了那位赤着脚板去见列祖列宗的朱由检,留给后人一些尊敬和惋惜,作为例外,其余所有逆势而为的末代皇帝,永远定位在这个被嘲笑的角色上,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中国封建社会一共三百多位帝王,就像北京前门外月盛斋那锅永远在咕嘟着的老汤一样,由于换汤不换药的缘故,你就别指望能够熬出来什么新鲜别致的味道。于是,在中国历史上,像走马灯似地走过来一轮又一轮的末代皇帝。如果从在北京建都的这三朝来看,其最后一位统治者,恰恰分别代表着中国末帝的三种典型:

    一种,为元顺帝类型的,如秦二世胡亥,如蜀后主刘禅,如陈后主陈叔宝,如宋徽宗赵佶,他们可称作“催死鬼”一派,本来这个王朝已经陷于积重难返,无可救药之际,这些末代帝王不但不守成持稳,尽量拖延着不马上完蛋,而是生怕它死得不快,倒行逆施,加重危机,使得这座王朝大厦只能倾覆程度越发危重,除加速度地走向灭亡,焉有他哉。

    一种,为清逊帝溥仪类型的,如西汉孺子婴,如南齐和帝萧宝融,如唐哀帝,如宋末帝赵昺,他们可称作“短命鬼”一派,这些童稚之辈,虽然坐上了大位,但不能把握自己命运,不是被挟制于母后,就是受制于宦官,如提线木偶,如玩具傀儡。他们根本是不由自主地被放置在这条即将沉没的船上,既不能自救,也无力自拔,最后只能听天由命地随着王朝的灭亡而殉葬。

    再有一种,则是明崇祯帝类型的。他们可称作苦命一族。要说这个朱由检还真不是一个亡国之君,旰食宵衣,恭俭辛劳,在位十七年,是位非常勤政的皇帝。按清朝开国皇帝顺治所言,“明崇祯帝尚为孜孜求治之主,只以任用非人,卒至祸乱,身殉社稷。”是不能与“失德亡国者同类并观”的。然而,大明王朝自嘉靖、万历诸朝败德乱政之后,其衰亡颓倒已是势不可挽,有励精图治之心,无回天救世之力,最后被李自成包围得无路可走,无处可去,只好逃到景山上,找了一株歪脖树上吊。

    对中国人来说,随着溥仪去世,他所标志着那一锅老汤的封建制度也就彻底走进了历史,但封建社会的余毒及其精神基础的小农经济思想,恐却非是一朝一夕所能改变的,要想荡涤干净,大概还需假以些时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5 18:01 , Processed in 0.04522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