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兰麝一得阁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高文瑞| 查看: 821| 评论: 0

  话说安徽举人谢松岱出了考场,神情沮丧,躺在会馆的床上辗转反侧:考场之上,精神紧张,疾书之余,还要兼顾研墨,夺取“寸金”;再者,宁静的考场间或传来“刷刷”的研墨声,相互干扰,切断思路。十年寒窗毁于一旦者岂止一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谢松岱为同学做起了好事:把墨块用水泡成汁在考场前免费馈赠。此举深得考生的欢迎,都为能节省时间,避免干扰而交口称赞。久而久之,这个穷秀才可就担负不起了,而墨汁也从考场走向社会。谢松岱放弃了仕途,专心经营起墨汁,正所谓:“东隅已逝,桑榆非晚”,高兴之余,写下了一幅对子:“一艺足供天下用,得法多自古人书”,以为日愉。生意日益兴隆,谢松岱便在北京琉璃厂开了一爿作坊,取对子的字头,遂名“一得阁”,选一黄道吉日,正式开张,把亲笔手书的巨匾挂在门脸上。时年公元1865。

  谢松岱渐渐老了。俗话说:落叶归根。他携带着家眷回安徽老家,临行前,把产业全部托付给了得意高徒徐洁滨。这徐洁滨大高个,善经营,一改旧法,“不惜工本,力图改良”,不用墨块,而自行烧烟。他学习南方的技艺,潜心钻研,严格选料:将桐油、花生油燃烧后的轻烟末制成“云烟”,开创了名牌“惜如金”。经验告诉他:用料考究。熏烟粒度细,才能使墨纯黑透亮,泛出光泽。用胶也有区别:量的多少随书写字的大小而定,字越小,胶越少。

  一时间,一得阁的名声大振,先后在郑州、天津设立了分号;在上海、西安建立了联营店。一些墨汁店纷纷打出“一得阁”的牌号,鱼目混珠。徐洁滨无奈,只得呈请农商部商标局注册备案,并把自己的小像附在商标之上。徐洁滨并非要忘掉师傅。他觉得自己的字带水字边,做墨汁离不开水,要与龙王爷打交道,且又师承古法,遂给那副对联加了横批:“龙滨古法”,借此抒发自己慕师的情感。

  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解放了,公私合营。这一得阁由经验丰富、技术全面的张英勤任厂长。此时的一得阁羼入了科学,讲究起机械化,将小石磨改为电动三辊机;用蒸汽代用火熬胶,减轻了不少劳动。经过不断摸索,他们发现四川自贡用天然气烧的高色素炭黑质量好,可与最好的桐油媲美。旧一得阁的墨汁用芦盐做防腐防冻剂,闻起来很臭,且又吸水反潮,就连装裱都很麻烦。通过研究,他们改用苯酚来代替,极见成效。现在的一得阁墨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用料十分考究:一瓶墨汁之中,该放的麝香、冰片等名贵材料一样不少,一毫不差。一启瓶,那真是兰麝之气四溢,沁人心脾。不仅好闻,在颜色上也大有变化。一次试墨会上,李苦禅作画,只见他手拿一团棉花,蘸蘸墨,又蘸蘸水,然后在纸上“刷刷”几下,一只苍鹰便跃然纸上,借着洇纸,似乎苍鹰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再看墨色:焦、淡、浓、轻、重,层次分明。真是“浓破淡立得住,淡破浓不走形。”这便是经三代历时百余年的国粹“中华墨汁”和“一得阁墨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25 14:23 , Processed in 0.02648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