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院儿里的故事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赵惠民| 查看: 792| 评论: 0

    有些东西,伸手可得的时候不觉得它有多好,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比如过去咱们谁家都有,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街坊邻居。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住过四合院的人都有这体会,秀玲她妈,柱子他爸,西屋的刘叔,北屋的丁奶奶……西屋炒菜炝锅时的葱香味,一定在您的嗅觉中留下过幸福的记忆;下班回家后火炉子灭了,跟北屋的借火烧块炭肯定是您心中始终不灭的温暖;和柱子小时候上房揭瓦然后挨顿揍的事没忘吧?还有那回放学回家后和小菊躲在屋里用火剪偷偷烫“屁帘”把眉毛都烫焦了……为了让我们这份记忆延续,也为了让曾经的感动铭记,让我们有时间回到一下过往,念叨念叨老街坊吧。


    这是座高大的四合院,坐东朝西。爷爷住上房,母亲带着我和姐姐住北厢房。上小学时我和姐姐同班,同学小云、小英和小薇常来找她玩儿,有时在前院客厅,有时到后院北屋来,那时男女生不说话,她们叽叽嘎嘎和我不相干,我在南厢房和妈妈、四婶还有对门陈太太在打麻将牌。

    几年后我们都上了高中,大房子也卖了,租了一所小些的四合院,我和姐姐住跨院南房,她住里间,我住外间。一天天黑,小薇的父亲来了,问小薇来过没有,说是还没回家,不放心。第二天小薇来了,说同学家留吃饭,回家晚了,惊动大家很不好意思。我只礼貌地点点头。

    1948年这个院子的房东把房卖了,我们不得不搬家。事有凑巧,姐姐在街上碰见小薇,说她们家的街坊刚搬家,腾下三间东房,两间小南房,愿意租给知根知底的人家。于是我们就搬了过去,这第三所四合院对我却是有着非凡的意义。

    当时我已经教书了,不过没到寒假就停课了。那是北平解放前夕,城围了,每天下午三时放水,平时自来水管里没有水。我一向斯文,小薇蹲在水表坑里用盆接水,递给我倒在桶里,这样灌满了后院水缸,再灌前院水缸。一段时间以后彻底断水了。我和小薇到北边水井打水,然后一桶一桶抬回来。再往后水井没水了,我和小薇到南口外油盐店的厂房压水机压水抬水,直到北平和平解放。

    小薇曾随家里回天津老家两年,所以当时没读书也还没工作。她的爷爷在白纸坊上班,是印花、邮票的全国总负责人,很俭朴,不坐包月车,晚上下班提着马灯自己走回来,家里人不放心,让小薇去迎一迎。小薇胆小怕黑,就由我陪同。那时冬天我是穿皮袍的,外面罩一件蓝布大褂,一次我做了一件新大褂,拿到后院请小薇帮忙缭边儿,街坊二舅妈看到了,说:“惠民这孩子可稳重,这是有意了。”小薇的妈妈点点头。

    1949年9月,小薇和我结婚了。转年我借住在一所有四个院子的四合院里的一间小北房,院内有牡丹、有竹林。在这里我们的宝贝女儿毛毛出生了。1952年8月我们正式租住了三间东房,一住48年,这是一个比较讲究的四合院,不过房东陆续将房租出去,最多的时候竟住了12家街坊。在这里我们生下第二个女儿和小儿子。

    1989年我过六十岁生日,学校的老师来家中聚会,送我“蹊馨播远”条幅一帧,我至今珍存。1999年我过七十岁生日,我的学生齐为我祝寿,录像后做成了《我们的老师》光盘,“百寿盘”上签了一百个学生的名。我很高兴,这个老师没白当。

    2000年底平房拆迁,我依依不舍离开了四合院,住进了单元楼房。我接连住过五个四合院,长的住了48年,短的住了九个月,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四合院里发生的,故事虽不精彩,结局还算圆满,小薇去年在三宝乐过了八十周岁生日,我则早已布置下去在我八十周岁生日时,邀请我的学生150人自助餐招待,绝对不收钱,不收礼,以表达我对多年来帮助、照顾我的学生们真诚的谢意。

    我没有戎马生涯,没有辉煌业绩,凡夫俗子,平民百姓,但细想起来,小民也自有小民的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的“故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18 14:50 , Processed in 0.02529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