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王皮胡同的街坊大姐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何秀华| 查看: 731| 评论: 0

    前门大街王皮胡同8号院儿,我1979年从老家回到北京时就住在那里。8号院子不大,有前后两个小院儿,加起来八九户人家。在前院儿与后院儿连接的过道儿里有一间七八平方米的小屋,屋子里住着胡大姐、胡大姐的丈夫及他们漂亮的小女儿。

    胡大姐其实并不姓胡,而姓朱,人们习惯叫她胡大姐,是因为她的丈夫姓胡。胡大哥、胡大姐,这样一顺儿地叫下来既顺口儿又顺耳,胡大姐也没有什么意见。

    胡大姐体态饱满,圆润富态,我刚认识她时她的年龄也就是三十左右,但体重已到了一百五六十斤。她的身高虽然占有一定优势,但她比一般人都要丰满的身材看起来还是很显眼。胡大姐胖,但她从来没有为此而烦恼和郁闷过,在她看来胖与不胖都是很自然的事,这事儿与别人怎么看无关,与美不美也毫无瓜葛。

    开始注意胡大姐是因为她很爱美,且心灵手巧。当时胡大姐的衣服都是自己做,每件衣服样式都不同,有时一个小花样的变化,就会使衣服顿时生花。她做的衣服总比市场的服装超前一步,穿出去总比别人时尚一点。此外,她做的衣服穿在身上总能恰如其分地掩盖她的体态的与众不同,又能体现出她的优点和美。她的美丽可爱的小女儿是她施展裁剪天赋的试验田,她女儿每件衣服的样式都不同凡响。尤其是夏天,各式各样的小裙子每天都不会重样儿,小姑娘俨然就像一个洋娃娃,就连胡大姐给小姑娘缝制的白豆包布睡衣都会绣上几朵典雅的花瓣。

    胡大姐的手艺也时不时地体现在我的身上。记得我曾买过一件白色蓝点儿的大摆连衣裙,很是喜欢,但就是对它的像猪耳朵似的大圆领子不满意,胡大姐看了之后三下五除二就把它改了,因为喜欢,那条裙子我穿了好几年。还有一次,胡大姐跟我一起买了一块橘红小格儿的的确良布料,回来之后胡大姐给我裁了一件横过肩的上衣,那时这种样式的衣服还比较少,我好臭美了一阵子。

    与胡大姐亲近是因为她的生活态度。胡大姐一家住在不能再小的屋子里,一个大衣柜、一张大床、一个大箱子兼做桌子,还有一架必不可少的缝纫机,这就是她的全部家当。等她女儿大了一点时,晚上睡觉就要临时再搭一块木板儿。面对这一切,我从没听她抱怨过什么。

    胡大哥在家普通工厂工作,收入不多。胡大姐作为知青回城后,好像因为户口的原因一直没工作,这种经济状况你在他们家的日常生活及一日三餐中绝对看不出来。有一次,在他们家正赶上一盘炒黄豆疙瘩丝上桌,黄豆泡得正软,疙瘩丝咸淡合口,美味呀!

    羡慕胡大姐还源自她与胡大哥甚笃的感情。俩人都是内蒙古插队的北京知青,多少年以后当胡大姐讲起胡大哥的憨厚、老实、能干及他们俩相爱中的点点滴滴来,仍津津有味,就如昨日重现。在一般人看来,胡大哥其实并没有出众的外表、高人的才华,憨厚得有时叫人觉得有些木讷,与胡大姐的灵动、聪慧形成较大反差。但胡大姐对胡大哥的好悠悠的、细水无声的,叫人感觉出一种发自心中的羡慕和感动。

    与胡大姐在一起,感到心情特放松,情绪特舒展。有时我想,也许,不往够不着的地方儿想,同时不甘于当下平庸的生活,在自己可以掌控的层面上活出最好就是胡大姐的生活秘诀吧。

    多年后胡大姐搬出小院儿,与她的联系就很少了,听说她后来终于有了工作,现在住着她妈妈留下的一套小两居,与胡大哥过着幸福的生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17 12:19 , Processed in 0.025553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