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箭杆河

2002-12-1 12:00| 发布者: 陈树松| 查看: 1024| 评论: 0

 我知道顺义有条箭杆河,缘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京剧现代戏《箭杆河边》,六十年代末我调到箭杆河东边的南彩中学任教后,就经常从这条河上经过。这条河位于潮白河河东离顺义城区10余里处,我曾猜测小河命名箭杆的原因,是因为它直,问了同事,回答是因为它细,宽度大概只比农田的干渠大一两倍,又直又细,形如箭杆。

    我与箭杆河初次谋面,顺义已经有通往平谷的公路,一座水闸建在箭杆河公路桥南侧,从桥上经过,可以听到轰轰的流水声。夏天会有许多男子在水闸旁边游泳,那里有一方水泥池子,是用来承接水闸泄下的水流,避免河床受冲击的。我下水体验过,水清流急。当地的同事告诉我,没有公路和桥梁的时候,过箭杆河是坐大笸箩。

    箭杆河发源于顺义木林镇,流经北小营镇、南彩镇,最后从李遂镇后祖沟村附近汇入潮白河,长27.5公里,属于潮白河的支流,是一条完全属于顺义的小河。河虽小,但在它的滋润灌溉下,沿河一带成了久负盛名的鱼米之乡。从前,北小营镇西府村一带产的大米是赫赫有名的贡米,与天津的小站稻齐名。如今前鲁村出产的鸭子,支撑着京城烤鸭业的大半壁江山。养鸭虽然已经是现代化产业,但如果没有当年箭杆河里的散养,怎么会有今天的业绩?

    箭杆河充沛的水量,造就了沿河许许多多的苇塘湿地,苇叶可以包粽子,苇秆可以编席。南彩镇南小营村一带,从前编苇席是家家户户的副业。

    箭杆河的鱼虾蟹也不能不提及。我刚到顺义任教的时候,老同事是这样介绍当时的顺义教育局长的,说他家是南彩村有名的鳝鱼李,捉的就是箭杆河里的鳝鱼。

    顺义教师进修学校的赵主任曾告诉我,他刚来那阵,曾到过箭杆河边的一个村子,当地小学校的老师晚上带他去捉螃蟹。那是高粱花开时节的月明之夜,老赵的任务是提着个水桶守在箭杆河边,见到螃蟹就捉,可转悠了老大一会儿连个螃蟹的影子都没看到。这时只听在高粱地里忙活的一位老师大声招呼:“走吧,该回去煮螃蟹了!”老赵心里纳闷,却见老师们从高粱地里出来时,每人手里竟提着小半桶螃蟹。原来在这个季节,螃蟹夜晚会从河里上岸,爬到高粱末梢去吃高粱花子,人们只需悄悄接近,再轻轻惊扰它一下,螃蟹就会迅速下撤逃跑,眼疾手快把它捉住就是了。老师们知道让外行的老赵进高粱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就给安排了一个在河边值守捡漏的闲差。

    野生河螃蟹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从南方刚来北京时市场并不少见,大螯上不规则长有一撮黑天鹅绒般的毛,比现在人工饲养光光溜溜的河螃蟹肉质更加肥美,所以让我记挂了几十年。

    箭杆河里还有各色各样的鱼,当年我经过公路桥边水闸时,常见有人在那里撒网。有一次我看到河边苇塘有许多在水面游动的浮鱼,自由自在不怕人,每条都有十多厘米长,身子细细的。同事说这鱼要用死苍蝇做饵来钓,不用鱼漂,苍蝇会浮在水面,便于浮游的鱼儿发现和吞钩。

    箭杆河流域有许多小河沟,虾很多,逮虾人一般左手提着一个类似野营帐篷那样穹形的网,右侧面完全敞开,是虾的入口。把网放入河底,右手握着三角形的木头框架的顶角处,让底边不断轻触河底并往渔网入口方向移动,待虾被轰赶入网中,把网提出水面即可。我亲眼见到我的学生用这种方法逮到成桶的小虾。

    抗日年代,焦庄户地道战闻名遐迩。焦庄户属于龙湾屯镇,与箭杆河的发源地木林镇相邻。有资料称,当年战士们也曾利用箭杆河流域的芦苇做掩护与敌人周旋,这样说来,箭杆河也有点类似举世闻名的白洋淀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连年干旱,箭杆河断了流,苇塘湿地当然也不复存在。近日我与老伴特地回故地看看,南彩公路桥正在改建中,水闸和水泥方池已荡然无存。桥上游河底用土埂拦着,有些积水,下游基本露着河床。九三学社顺义支社的7位成员曾与南小营村的老乡们进行座谈,大家至今对当年水量充沛的箭杆河充满怀念。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5 17:55 , Processed in 0.04322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