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黑芝麻胡同的小院儿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张树兰| 查看: 778| 评论: 0

    我家住在东城区南锣鼓巷里面的黑芝麻胡同,一座普通的四合院里。房屋建筑虽然没有雕龙画凤,但是景致很美。

    这曾是座三进的院落,前院和中院有门楼相隔,中院和后院则由门洞相通。后院有一棵大桑树,中院有一棵香椿树,两棵海棠树,三棵石榴树,此外房屋窗前还有夹竹桃,蓖麻,玉米及多种草花,蔬菜。一年三季院里都是绿树成阴,鲜花朵朵,果实累累。

    院里住着十来户,男女老少三十几口人。这里既有高级工程师、科技人员、中学教师,也有工人、售货员、街道保洁员,当然还有大中小学生及年幼的娃娃。人员虽多,但大家相处非常和谐,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家庭。孩子们一起玩没吵过架,大人们相处也从未红过脸。不仅见面嘘寒问暖,更是一家有困难,全院相帮,一家来客人,也是全院都热情招待。

    记得我上小学五年级时,爸爸还在沈阳工作,妈妈要带着妹妹去沈阳探亲,就把我托付给北屋刘大娘。白天我在她家吃饭,晚上睡觉有刘家姐姐给我做伴儿。十几天后妈妈回来发现我长胖了不少,我说吃得好啊!

    那时我的牙有龋齿,暑假去王府井锡拉胡同口腔医院看牙,经常是刘家上大学的哥哥带我去,一点儿也不用妈妈操心。刘家大娘不会做针线活,妈妈就经常帮她浆洗缝补。妈妈是在农村长大的,总喜欢种些瓜菜之类。有一年她种的老倭瓜大丰收,全院都过了一次倭瓜节。

    西屋老两口没子女,有一次老太太生病了,老头不会做饭,全院就轮流给她家包饺子,煮面条。

    北屋房大娘懂点医会按摩,爸爸腿疼走路很困难,又怕耽误工作不愿请假上医院。房大娘就每天到我家给爸爸按摩,一周之后爸爸的腿就不疼了。

    前院南房杨家大婶是山东人,热情豪爽,平时谁家油盐酱醋一时短缺,找她准能满意而归。有一回杨家大婶的外甥女从山东老家来探亲,她会裁剪衣服,刚好北京那时盛行穿西服。于是院里的婶子大娘都请她做西服。那些天晚上,杨家的电灯总是伴着缝纫机的嗒嗒声亮到后半夜。找人帮忙是没错,可大家都知道礼尚往来。等到女裁缝要回老家时,面对各家送的糖果、糕点、果脯等北京特产直发愁,这么多东西怎么拿啊!

    在这个普通的院落里,你帮我我助你,已经成为风俗习惯,最令人难忘的还是春节。每年农历腊月二十三以后,各家就开始大扫除准备办年货。家家都要蒸馒头、包豆包放到小瓦缸里冻起来,留做正月吃。山东人还要用白面做小刺猬、小元宝、小兔爷等食品,并在食品上点上红点表示吉祥送给各家。三十晚上孩子们一起在大院门口放爆竹,大年初一早晨,都穿上新衣服跟着大人到邻居家拜年,总会吃上两块糖,象征着新的一年生活甜甜蜜蜜……仁义礼智信,在这小小的四合院里展现得淋漓尽致。

    “文革”开始后,上面号召“深挖洞”,因为我们院比较大,街道决定在院里修防空洞。于是前院和中院之间的门楼被拆掉了,砖头、瓦块再加上三合土都用来修防空洞。那时人们都很自觉,没有人组织,每家都是老少齐上阵。挖土的、搬砖的,各尽所能。大人们下班后停好自行车就先干三个小时的活再回屋做饭,家家如此,人人如此。

    防空洞修好后还做过几次演习,里面能容纳三四十人。对门院子的住户也到我们院来躲避,防空洞修得很结实,到现在也没塌陷,只不过把进出口堵死了。

    唐山地震波及北京,我们院都是百年老屋,房山裂缝的较多,于是各家先后在院里盖起了防震棚。后来地震过去了,但防震棚却留了下来。再后来人口增多,防震棚又升级成了小厨房,卧室,甚至变成二层小楼。院子里开始变得拥挤,后来索性把果树也砍了,都盖上了小房。慢慢地,小院已经不能称其为院子了,只剩下窄窄的一条通道,我记忆中最美丽的东西消失了。那甜甜的大桑葚,脆嫩的香椿芽儿,酸甜的海棠和石榴全不见了,小蜜蜂们也不再呼朋唤友来采蜜了,蛐蛐的叫声销声匿迹……

    这些年,南锣鼓巷一带成了旅游观光传承地,于是房屋翻建的、修缮的、出租的,五花八门,各行其是。我们的四合院也有了更大的变化——前院的倒座房都临街开了门洞出租,变成了小商铺、茶吧、服装店……但是外表的繁华却无法唤回小院昔日的热闹,中院和后院的住户老一辈陆续故去了,孩子们长大成人搬了出去,只有我们在这院里长大的年已花甲的人对四合院还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舍不得离开它,还守着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19 09:54 , Processed in 0.048295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