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儿时凉水河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陈玉华| 查看: 703| 评论: 0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我在永定门外地藏庵小学上学,学校离凉水河很近。顺着田间小路走过去,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

    那时的凉水河,水流充沛,清澈见底。非雨季节,水面宽度也保持在五十米左右。水之深浅,随河道弯曲不同,变化不同,有的河段河边水浅,向河中心走,逐渐变深。有的河段由于长年冲刷,仅靠岸边即可没人。但不论水深水浅,都可以看到水草在水中永不停歇地扭动着腰肢,好像它们才是永不休止的舞者,偶尔还可以看到小鱼在水中游弋。岸边水浅的地方,透过清澈的河水,你会发现一个个小小的泉眼,泉水不断地带着细沙从河底涌出,在阳光映照下,沙金泛着金光在泉眼中心上下翻滚着,用手指向泉眼中扎下去,凉爽极了。

    河岸两侧,是大片大片的芦苇塘、水稻田、玉米地和菜地,郁郁葱葱,菜地里种植着西红柿、黄瓜、架扁豆、茄子、大葱之类的各种蔬菜,许多白蝴蝶在菜地上空飞舞。距凉水河很远,就可以听到各种鸟鸣,有鹧鸪、水鸡、布谷等等,但鸟鸣中主旋律是“喳喳”声,这是一种我们称之“苇炸子”的小鸟,体形比麻雀大一倍,颜色跟麻雀差不多,每年春天在芦苇长到一人多高时,这种鸟就不知从什么地方来到这里,由于其数量较多,又极爱鸣叫,所以苇塘之中、凉水河两岸,自早至晚,这“苇炸子”的叫声此起彼伏、忽远忽近,不绝于耳。

    暑假期间,凉水河便成了我们这些男孩子的乐园:摸蛤蜊、摸鱼、掏苇炸子蛋、招老干(蜻蜓)、在河边的鱼池里捞田螺、到附近的冰窖拣冰核,都是我们乐此不疲的游乐项目。

    每年夏天,在凉水河游泳是必不可少的,学校中午有两个半小时午睡时间,我们就利用这段时间去凉水河戏水。虽然学校明令禁止野泳,但凉水河对我们来讲是永远挡不住的诱惑。我们经常去的河段是在洋桥下游一百来米,这里两岸芦苇稠密,水流深浅适中,且河右岸还有一片小小的沙滩,除了我们这些男孩子,很少有人光顾,因此我们丝毫不用顾忌“羞耻”二字,一到河边,就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光着屁股,扑通、扑通地跳进河里,游泳姿势基本就一个——“狗刨”。有时我们比赛扎猛子(潜泳),看谁扎得远,有时分拨儿打水仗,欢声笑语充斥在凉水河上空。一天中午,我们玩儿得兴头正浓,学校负责纪律的老师忽然出现在河岸上。结果,第二天早操后,我们七个同学被校长点名批评,而且我们的家长还被分别请到学校;再结果,就是我被父亲狠狠地揍了一顿。

    大雨或暴雨过后,河水猛涨,水流湍急,河面变宽,每逢此时中午,我都会来横渡几个来回,你根本不用担心被湍急的河水冲走,因为沿河两岸到处都长满了盘根错节的芦苇根和茂密的芦苇,你只要抓着它们,随时都可以爬上岸来。游累了,躺在河右岸的那片约八九十平方米的沙滩上,沙子很细,很洁净。挖个长条坑,把自己埋进沙子里,头部用芦苇和衣服遮着阳光,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或躺在那儿和小伙伴们聊天,直到快吃晚饭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那时每隔五六天就会约上几个小伙伴在洋桥桥下脱衣下水,顺流而下,衣服和鞋则由一个不下水的小伙伴负责集中捆绑后扛在肩上,顺左岸河边小路与我们水下、岸上同步而行。那时,凉水河水流比人行走的速度还要快一些,我们顺流顺水而下,水面上只露出几个小脑瓜,手脚只要轻轻划动,保持身体平衡就可以了,那水自然推着、托着你向下游漂去,那个轻松,那个惬意,甭提多美啦。不到半个小时就漂到大红门苗圃西边的养鸭厂附近,每次游到这里,大家都自动地分成两拨儿,沿河两岸的芦苇丛仔细搜寻,总能找到一两个鸭厂每天在凉水河放鸭时鸭子下的蛋。过了这一河段,继续向下游漂游,一直游到大红门火车桥下才上岸。捡来的鸭蛋则归负责拿衣服的小伙伴所有,也算是对他没能下水畅游的一点补偿。

    那年月,永定门外的二郎庙小学、安乐林小学、永定门小学的许多男孩子们都喜欢到凉水河来玩儿,我也在这里结识好几个外校的小伙伴。

    转眼之间,我已经须发斑白,年近古稀了,可儿时在凉水河畔的生活依然时时浮现在眼前;无数次在梦中畅游凉水河。半个多世纪以来,无论我走到哪里,只要见到河水,就情不自禁地联想起我儿时的凉水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3 04:32 , Processed in 0.04682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