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侯仁之考察鱼藻池遗址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朱祖希| 查看: 889| 评论: 0

    侯仁之,一位国内外知名的历史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时年91岁高龄之时,为何亲自实地考察“鱼藻池”?
耄耋之岁勘“鱼藻” 手擎文献叹遗址
    侯仁之,祖籍山东恩县(今武城县),1911年12月6日出生于河北枣强县。早年负笈英伦,并获博士学位。新中国成立前夕怀着满腹的抱负回到祖国,置身于历史地理学的研究和教学,并成为开创中国现代历史地理学研究的第一人。由于研究成就卓越被美国国家地理学会誉为“历史地理学巨擘”。
    在咱们北京,更多的人却愿意称他为“北京通”。用侯仁之先生自己的话来说:“北京是一座金碧辉煌的科学殿堂,我几乎一生都在研究北京。”正是侯仁之先生,用历史地理学的研究方法,解释了北京的起源及其变迁,进而又提出了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北京的发展,不能失去“城市记忆”等。
    其中较为经典的故事,即是关于莲花池的保护与北京西客站规划方案的改变。当年,有关部门之所以要把北京西客站建在此地,不仅是因为其在地理位置上与建于上世纪50年代末的北京站东西相对、遥相呼应,更是看中了莲花池这片天然水面,及用周围的空旷之地,可以大大减少拆迁成本。但是,侯仁之先生认为莲花池是北京城起源的重要水源地。与这个城市有着血肉相连的密切关系,是北京城在自身发展中最为重要的生命印记之一,绝不能从北京的地图上把它抹掉……由于侯仁之先生的据理力争,有关部门改变了原有的规划建设方案——往东挪了70米,保留下了莲花池。这才有我们今天能得以看见的,呈现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莲花池公园。
    鉴于侯仁之先生在研究北京城市历史地理上的学术成就,现如今矗立在广安门外滨河公园之中的“蓟城纪念柱”及其碑文“北京建城纪”,“北京建都纪念阙”及其碑文“北京建都记”等,均由区政府特邀侯仁之先生来参与审定,并由他撰写碑文。
2002年1月中旬,侯仁之先生从《北京晨报》刊载的“都市中有片‘鬼楼’”的文章中得知:“原广安门外金中都太液地遗址大约75亩的地面上,近年来盖了十七八幢二层小别墅,非常现眼,但这些别墅目前成了长期闲置、外地人寄居、垃圾成片、老鼠乱窜的‘烂尾楼’……”
    有鉴于此,侯仁之先生决定亲自对鱼藻池遗址做一番实地考察。可是,这时的侯先生已是年届91岁高龄的老人了。5月14日上午,天气清和,侯仁之先生由其夫人张玮瑛先生推着轮椅,在市文物局文物处王武钰(现任首都博物馆副馆长)、区政协原副主席黄宗汉和时任区文化委员会主任的许立仁陪同下,来到了金中都城鱼藻池遗址。面对荒草萋萋,业已干凅了的鱼藻池遗址和周围一幢幢尚未完工的别墅,侯先生心情异常沉重。
语重心长话渊源挥毫题书镌石存
    公元12世纪,发源于“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族,在相继击败了辽朝和北宋王朝之后,决定将远在会宁府(今黑龙江省白城子)的都城迁至辽南京城。金天德三年(1151年)三月,金主完颜亮命张浩、孔彦舟等人设计规划,在原燕京城的基础上扩建新都。1153年正式迁都,改燕京为中都。
    侯仁之先生特别指出,金中都城是北京在平原原始聚落的旧址上发展起来的最后一座大城,又是向全国政治中心过渡的关键。换言之,是北京在历史上真正成为全国性都城的序幕。同时,在城市建设上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因此值得特别注意。
    但是,这座建于850多年以前的华丽都城,却在金元易代之际遭到了战火的破坏,宫城化为一片废墟。半个多世纪之后,元世祖忽必烈决定在金中都城东北,以琼华岛为中心建立新都——元大都城。中都旧城由此走向衰落。明军攻下大都城之后中都旧城最终被废弃。但鱼藻池遗址的旖旎风光,却依然是人们流连的处所。
    在北京早期的城址中,中都以前的城垣已无迹可寻。金中都城残存城垣是北京城现存最早的城垣。目前在丰台的凤凰嘴村、马连道一带还残存的土城,便是其最好的见证。1966年曾对金中都遗址进行的勘探考证搞清楚了金中都城的四至、多数城门及宫城位置、部分街道的布局等。1990~1995年结合西厢工程开展了对金中都宫殿遗址的考古调查。通过此次调查,基本上确定了金中都城应天门、大安门即大安殿等宫殿建筑遗址的大体位置和规模。但是,它们都未在地面保留有可供人们观光、考察的遗跡,仅有一座建于2003年的“北京建都纪念阙”。这样,鱼藻池就成了金中都宫城在地面的唯一遗址了。
    1993年10月,侯仁之先生为“鱼藻池遗址”写下了如下的一段铭文:
    金中都城宫苑遗址可见者,唯鱼藻池一处。其地原在宫城内之西南隅,西隔宫墙与皇城内西苑之太液池一脉相通,同为皇家邀宴之所。鱼藻池内筑有小岛,上建鱼藻殿,风景佳丽,自在意中。泰和五年(1205年)端午节,金章宗拜天射柳,欢宴四品以上官员于鱼藻池。事载金史本记,去今适满750周年。而今历经沧桑,宫苑古建荡然无存,仅得鱼藻池遗址,即今青年湖。近年营建西厢工程,于鱼藻池东约200米,发现大型建筑遗址夯土层二处,南北相值,可以确定为金中都大安殿与大安门故址所在。鉴于鱼藻池遗址与研究金中都城宫苑方位密切相关,已列入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金中都城是北京城市发展史至为重要的时期,也是宣南文化研究的重要内容,而鱼藻池作为金中都城宫苑遗址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也正是其历史文化价值的所在。为了保护鱼藻池遗址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侯先生曾提出建议,把它修建成“鱼藻池公园”。
    侯仁之先生之所以不顾91岁高龄,亲赴鱼藻池遗址作实地考察,也正是鉴于它的这一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
文化搭台护好“根” 经济唱戏要双赢
    鱼藻池所在地,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名为“青年湖”,并曾在这里开辟体育运动(网球、游泳等)场所。但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房地产开发热潮中,这里也成立了所谓“金太液池开发公司”。尽管开发方案中提出首先要恢复鱼藻池的水上景色云云,但是上面所述“烂尾楼”的状况无有改观,鱼藻池的面积也已大为缩小,且早已干凅。整个遗址的院内荒草萋萋,一片狼藉,与侯仁之先生建议将其建成为可供居民观赏游览的“鱼藻池公园”的目标相去甚远!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大概不仅仅是为了要给发展经济,提高国民经济总产值贴上文化的标签。
    福建省泉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宋常青说的话,值得我们借鉴。他说:“加强《泉州学》的研究,在客观上推动了泉州文化,乃至闽南文化的研究。改革开放以来,泉州的发展之所以这么快,离不开文化力的推动,离不开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的有机结合。泉州经济发展背后的历史文化底蕴,是解读泉州市发展奥妙的根,是探索泉州发展规律的源。”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我们一边在大喊“宣南文化”,一边却又有意无意地忽视对宣南文化的历史载体加以悉心地保护,宣南文化就会成为一个空壳,成为一种业已成为过去的叹息。因为,正是它们承载了难以计量的文化信息。历史悠久而厚重的宣南文化,还有待我们去进一步地揭开它那神秘而又魅力无穷的面纱,让更多人热爱和参与进来,把宣南文化传承下去、发扬开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0 11:53 , Processed in 0.025889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