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烹饪大赛场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李明信| 查看: 911| 评论: 0

    以前,北京的吃饭难与乘车难、住宿难并称“三难”,全国闻名。而今谁再提吃饭难,恍如隔世了。走在北京任何一条胡同,百八十米内,可能就会见到一处玻璃门脸,两旁贴着“多吃点少吃点多少吃点,早进来晚进来早晚进来”的对联。

    北京如今的饭店,高档、中档、低档加起来有多少?说多如牛毛大概一点也不过分。餐饮业的风起云涌虽不是北京独有,但天下厨师肯定都愿意到北京露一手。开店者赚满腰包,北京人大饱口福。而在旁观者看来,北京犹如一个烹饪大赛场,年年赛,天天赛,而且昼夜不停。

    主赛场除了全聚德、鸿宾楼、丰泽园、砂锅居那样的老字号外,鳞次栉比的星级宾馆、饭店,凭借吃、住、玩一条龙服务,当仁不让地成了赛场新宠。这两年虽然金融危机步步紧逼,但丝毫不影响高档饭店财源茂盛达三江。只是在这些地方杯觥交错的,除了老板,便是官员,老百姓少有胆量涉足,顶多背地里发几句葡萄酸的牢骚,或者贪官该死的诅咒。

    西餐竞赛也成景象。“文革”前,北京人开洋荤,只知道北展旁边的莫斯科餐厅,俗称“老莫”。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法国的马克西姆落户,欧美各国美食纷纷跟进。洋快餐更是铺天盖地四处开花。麦当劳、肯德基早把北京所有孩子的魂儿勾走,任凭父母屡屡告诫那是垃圾食品,也充耳不闻,仍旧趋之若鹜,吃得眉飞色舞。

    普通百姓念念不忘津津乐道的,要数北京的各色小吃。一碗豆汁,外地人不必说喝,就是闻着十有八九也想呕,北京人却视为甘露。有一回在美食城,对座是一佳丽,衣着表情都十分白领,却端着两碗卤煮火烧,猜想必定与男友同来,不料伊人独自风扫残云,比“吃头牛不抬头”的刘姥姥还刘姥姥,惊得我眼如铜铃。北京人对小吃,从初恋到热恋并从一而终,几无例外。北京如今小吃的种类之多,足可以累哑善于贯口的相声演员。而老百姓则乐得在各种小吃的比拼中,既当美食家,又当裁判员。

    京人吃小吃首先在早饭。一天伊始,睁眼就想。北京的早点虽然不像南方的早茶那样,复杂得胜过结婚典礼,但简化到像“文革”中只剩下油条豆浆、烧饼馄饨,也令人忍无可忍。“四人帮”垮台,皆大欢喜,连炒肝、面茶、杂碎汤、豆腐脑等等也立即复活。那些久违的小肠陈、爆肚王、李记白水羊头们,纷纷擦亮旧招牌重张面市,并雨后春笋般冒出西四、鼓楼、隆福寺等一条条小吃街。那是一处处货真价实的美食擂台。受宠指数,从排队等桌的场面一看便知。当然,也可以到遍布全城的华天小吃连锁店去,每一处的品类之多足以令人眼花缭乱,恨不得像牛那样生出一堆胃来。

    上世纪九十年代恢复的京城春节庙会,堪称天下小吃的总决赛,而且分赛场多多。选手成阵,食客如麻。逛庙会,百米之外,已经有扑面香味勾你馋虫。摊主们不但各展绝技,而且叫卖如歌,洪亮似鼓号齐鸣,悠远如蒙古长调。卖羊肉串儿的新疆小伙们更是别出心裁,个个扮成库尔班大叔,且唱且舞,最博眼球。品种丰富、特色鲜明、叫卖盈耳、大嚼大咽……把寒冷的冬季搅得热气腾腾。当每个人的肚子都吃成“赛百味”之后,临走还忘不了带几袋东北黏豆包或者香港撒尿鱼丸。尽管届届庙会的摊位竞价标尺疯涨,可是,年年的标王收场后点钱,嘴角都能咧到耳根去。

    但是,京城烹饪最大的赛场,还得说在每个家庭里。

    想从前看现在,京城百姓越来越会当饮食男女了。记得几十年前的“文革”后期,因怠倦运动而闲极无聊,社会上菜谱书籍暗流涌动。也曾买回一本照猫画虎,最终一道名菜也未烧成,盖因囊中羞涩、物质匮乏,主料、配料总是文齐武不齐,最终只落个精神会餐。今天,哪家电视台不开办饮食节目?从美食品尝到餐馆推介,从名厨打擂到百姓献艺,电视上天天香气四溢,引得各家老小全都一边看一边不住地吸鼻子。于是,到了双休日或逢年过节,个个跃跃欲试一显身手,烹炒煎炸好不热闹。这不啻一场烹饪的全民总动员。面对满满一桌各自的杰作,介绍着赞美着品评着挑剔着。酒未沾唇,人已半醉。30年间,这样的场合,最多的一句话是:“为改革开放,干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19 10:00 , Processed in 0.04716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