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永定河被指遇洪水将毁于一旦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人民网| 查看: 807| 评论: 0

    中国耗170亿建最长人造河 被指遇洪水将毁于一旦
    作为中国迄今最大、最长和总造价最高的人造河流计划,北京的永定河治理工程,无助于改变上游缺水、下游断流和水质污染的现实。

    9月22日,中秋节,因“卢沟晓月”盛景而闻名中外的北京晓月湖的南侧,一个设计蓄水量为该湖两倍的人工湖已完成蓄水。这个名叫宛平湖的湖面,在历史上从未存在过。

    事实上,10月底之前,将至少有三个大型人工湖在永定河北京段上开始蓄水。按照北京市的计划,在2014年即南水北调工程12亿立方米汉江之水进京的同时,整治后的永定河将正式面世。

    永定河源于山西宁武县桑乾河,流经山西、河北两省和北京、天津两市,自河北境内官厅附近始名永定河。该河全长650余公里,流域面积在5万平方公里以上。

    一年前,北京市政府决心整治已断流30年的城市母亲河——永定河,其目标是使这条因人类过度使用而断流的河流重新有水,并在170公里北京段恢复流水,尤其是在37公里城市段形成六大湖面和十大公园,再辅以河道内外园林生态绿化,使河流重新成为景观。

    这项堪称奢侈的全人工河流计划,将耗费170亿元巨资。每年河流所需1.3亿立方米水量也全部靠“人造”。

    如此巨资投入,其实是一场与洪水的赌局——建于河道内的景观如遇三年一遇以上级别洪水,将毁于一旦。而且,多位专家指出,这个人造景观也无助于改变上游缺水、下游断流和水质污染的现实。

    有环保人士感叹,人造河段的落成,在一定程度上或可视为真正永定河的豪华葬礼。

昂贵人工河

    170公里河段,170亿元投资,1公里1亿元。

    北京市治理永定河的愿望一直存在,但由于无法解决水源一直搁置。2009年12月召开的中共北京市委十届七次全会上,北京终于将永定河整治提上议事日程。

    永定河治理计划甫一面世,就有人质疑此项工程的昂贵。

    本刊记者采访得知,此次永定河治理分为三段,即三家店拦河闸以上的官厅山峡段,三家店至南六环路的平原城市段,以及南六环至梁各庄的平原郊野段。三段分别长92公里、37公里、41公里。170亿治理资金中,三分之二以上资金将投向37公里的平原城市段。也就是说,平原城市段每公里投资将达到两三亿元。这样的造价,直逼城市轻轨和地铁。

    业内人士称,这些造价仅是工程造价本身,尚不包括为其供水而增设的污水处理厂投入,更不包括每年1.3亿立方米用水本身的代价。

    这项计划最被质疑的地方,其实并不在于造价昂贵本身,而在于如此代价治理过后的永定河,也不过是一条纯人工河流,甚至谈不上是一条河流,仅是用细小溪流连接的六个大型人工湖。

    一位接近北京水务部门的水利专家对本刊记者说,由于缺水,永定河不再可能恢复成数十年前水量充沛的自然河流,未来近40公里长的永定河城市段,将像一个水流组成的“糖葫芦”。六大湖泊相当于六个巨型“山楂”,仅数米宽的溪流则相当于串起“山楂”的棍子。棍子上下两端延伸,分别就是永定河山峡段和郊野段。在大部分不能见水的河道其他区域,将绿化为园林式景观。

    这项名为《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综合规划》的规划,全文至今未向公众公布,但已于今年2月28日正式实施。当日,石景山区莲石湖和丰台区宛平湖开建。

    来自北京市水务局、北京市规划委的资料证实,今年将首期投资13.9亿元,主要建设“四湖一线”,即门城湖、莲石湖、晓月湖和宛平湖,一线即一条循环工程管线。接下来。另外两个湖即大宁湖和稻田湖也将建设。

    本刊记者采访多位国内知名水利专家确认,北京市的永定河治理工程只涉及北京段170公里,不会影响上游山西、河北缺水和污染之困局,也不会改变下游断流之现实。该工程水源并非来自永定河天然水,而是北京市生活污水处理后的中水;这些水也并不会补充下游水源,而是在出境之前用管道抽回,循环使用。

    在北京,永定河并非第一条人造河流。在这座极度缺水的超大城市,多数河流已断流。

    近年来,北京市水利部门已对五环以内多条河流实施不同程度的人造计划。

    而永定河之所以引发关注,是因为该河是中国迄今最大、最长和总造价最高的人造河流。

洪水面前的易碎品

    一位知悉永定河规划出台过程的资深水利专家认为,争论永定河造价昂贵并非问题关键,目前方案存在另一重的奢侈——如此代价建成的人工河流景观,稍遇洪水,就将毁于一旦。

    这位专家说,永定河治理思路是政府高层确定的,水利工程师接下任务,在“无米之炊”即永定河已经断流的前提下,能设计出目前这样的方案,已属不易。“仅从水利工程师角度看,现有方案不仅合格,甚至美仑美奂。”

    事实上,主持此次规划设计的北京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邓卓智,并非泛泛之辈。20多年来,被媒体誉为“城市河道整容师”的邓卓智主持设计过水利、建筑、景观、环境项目百余项,其中包括北京奥运水系。

    今年7月24日,邓卓智在其个人博客中透露,永定河治理“生态修复工程及滩地服务设施的防洪设计标准为三年一遇洪水”“减渗工程的设计标准为十年一遇洪水”。

    上述资深水利专家表示,这就像一个易碎品,河道里的人工湖和绿化方案无论怎么设计,抗洪标准都不可能更高。北京地区55年未发生大洪水,这就是上述易碎方案能上马的根本原因。

    在中国的所有江河中,永定河的防洪地位极高,为全国四大重点防洪江河之一。据水文资料,1918年以来,永定河出现过10次每秒1000立方米以上流量的洪水。

    1956年8月3日,永定河北京段上游的官厅山峡区突降暴雨,整个山峡区总降水量达到4.16亿立方米。次日,每秒高达2500余立方米流量的洪峰过境北京三家店、卢沟桥。8月7日,西麻各庄大堤决口,致洪水淹没大兴、廊坊、武清等处共908平方公里。

    但1956年大洪水之后,华北出现反常的长期干旱。多位水利专家表示,55年未发生洪水,代表着未来数年间出现洪水的概率增大。

    “这等于是场赌局,如果未来10年、20年不发洪水,北京市政府就赌赢了,这个工程也就值了。”前述资深水利专家说,“如果很快发洪水,那就赌输了,就会有严重的浪费。”

1.3亿立方米水何来

    事实上,在造价高和洪水之患以外,人造永定河还存在第三重的奢侈。人造永定河每年需要的1.3亿立方米水量,相当于北京市年用水量的二十六分之一。用如此巨量的稀缺之水打造一条人工景观河是否值得?

    今年6月下旬,《潇湘晨报》在其关于永定河人造河流计划的报道中,曾对水量问题提出质疑。北京市水务局局长程静随后通过《北京青年报》表示,永定河治理工程所需水量主要来自再生水和部分雨水,即使不利用,再生水也会白白放掉。

    曾有多家北京本地媒体报道称,北京市水务部门计划将首钢搬迁后每年节约的3000万立方米水用于永定河景观,并且计划从永定河上游的河北官厅水库内首期引水3000万立方米。上述说法最终未被证实。

    接近北京水务局的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未来永定河景观用水主要来自再生水这个方针已经确定。2009年北京确立污水处理厂升级改造战略,计划将全部污水厂改造为中水厂,这也是永定河治理规划出台的一个大背景。

    这位知情人士称,近年来再生水在北京也呈现被用水单位争抢之势。而再生水也很值钱,成本约为自来水的三分之一。

    永定河治理工程2014年建成使用,正好是南水北调工程汉江水进京的时间。有环保人士称,南水北调首期工程在北京地区的调蓄水库位于房山区永定河右岸的大宁水库,永定河治理工程会不会使用汉江流域挤出来的、调水成本已在每吨10元以上的南水北调水?

    上述知情人士认为,是否使用南水北调水,并非北京水务局可以决定,目前来看不大可能。但前述环保人士仍未消除疑虑。

    邓卓智在个人博客中提供了一种可供参考的解释,南水北调工程建成后,永定河作为北京市地表水源之一的功能将被取代,这为永定河水资源重新配置提供了条件。

    多位人士表示,无论如何,永定河景观用水所需的每年1.3亿立方米不是一个小数字,其每一部分到底来自何处,政府应该公示,百姓有权知情。

死亡河流样本

    8月中旬,正是北方河流的传统汛期。但本刊记者驻足永定河三家店水闸,却看到水闸之上的河道内,仅有千米之长的水面,像是一个大型池塘。上世纪数十年间,官厅水库下泄之水正是通过该水闸拦挡,进入永定河引水渠,再进入北京寻常百姓家的自来水龙头。而如今的永定河引水渠,水仅可勉强覆盖渠底,几乎处于静止不动状态。

    水闸下游的永定河河道,则是滴水未见的干涸河道。大小砂卵石铺满河道,枯黄的野草只有寸许之高。数十米外,施工人员正在河道底部进行永定河景观防渗工程的施工。按照规划,这里是门城湖的起点,该湖约有数百米宽、3公里以上的长度。

    作为北京的母亲河,以及海河最大支流的永定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依然有20余亿立方米之丰富水量。1951年,中国在永定河北京段上游河北怀来开建解放后第一座水库官厅水库,设计总库容为41.6亿立方米,并于三年后完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水库从未蓄满过。

    1997年,由于水质污染,官厅水库被迫退出北京饮用水源序列。

    即便不是污染问题,永定河也无法继续成为北京水源地。本刊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09年连续四年,官厅水库入库水量均在1亿立方米以下,分别为0.96亿、0.67亿、0.80亿和0.22亿立方米。“这意味着,这些水流出水库,还流不出北京境内,就全渗到地下了,就是断流。”接近北京水务局的知情人士说。

    北京段以上的永定河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曾多次徒步永定河源头及上游的环保人士王建告诉本刊记者,山西境内桑乾河上水坝林立,但多数水坝呈池塘状,沿河水量并不丰沛,其他河段的样貌则只是被严重污染的溪流状。许多较小支流,因干涸而被当地填埋。

    几十年间,永定河20余亿水量为何就没有了?河北省水利厅资深专家魏智敏分析,一是上游山西省近几十年人口增加4倍至5倍,经济总量增加上百倍,远远超过永定河上游桑乾河的承载能力,近年河北境内也只能收到永定河约不到3亿立方米的水量。二是随着植被变差和连续干旱,永定河流域年降水量一直呈递减态势。以河北为例,50年前年降雨量为600毫米以上,现在已不到500毫米。三是地下水超采,渗漏加剧。1963年河北省特大洪水时,有50%的降雨转变成地表径流,到1996年河北大水时,只有24%能转变为地表径流。

    “国际水利学界的一个共识是,人类使用一条河流水量的20%,对河流自然生态破坏不会太大;30%就达到警戒线,会对生态有严重影响。而我们对永定河水量的使用,达到了90%,这无异于喝干榨尽,河流必然毁灭。”魏智敏痛心地说。

政府的永定河算盘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所长王浩认为,北京市在永定河中下游,处境比较尴尬。“无法改变上游过分用水的现实,却要承受断流之痛。”

    自30年前永定河三家店以下断流后,数十公里长数百米宽的河道河床裸露,已成不法人员偷采砂石之所,河道内到处是大砂坑。沿岸居民向河道倾倒垃圾,小区和工厂则排入污水。每到春秋之际,大风鼓动河床风沙,漫天黄黄袭卷市民。

    接近北京水务局的专家说,北京市政府在近30年间一直在寻求解决方案。

    2005年之前,北京市的思路主要是请求中央一级来协调上游各省节约用水,以使永定河重新有水。中央不遗余力进行协调,并投入数百亿元资金到永定河上游,支持当地节水和治污工程,以及转变经济结构。北京市也为此支援了上游不下10亿元的资金。

    这位专家说,山西、河北的节水和治污不可谓不努力,但那么多人口要喝水吃饭,经济也必须发展,所以节约下来的水很快被新的需求吞噬。最终,上游用水不仅不能减少,还不断增加,越治越没水。

    眼看2008年奥运临近,北京市政府提出永定河河道“无水变绿”计划。水务部门开始在河道内种草。但河道长年缺水土壤较少,成活率并不理想,河道乱象始终无法改变。部分区实在无奈,曾引进高尔夫运营商在河道内建起数座球场,但由于球场草皮需大量抽取地下水,屡屡被媒体曝光。

    奥运之后的2009年,北京市酝酿让永定河河道内“有水”。北京市水务部门奉命拿出方案,任务最终落到水利工程师头上,拿出了目前的方案。一个让永定河“起死回生”的人造河流方案就这样产生了。

    “外界除了骂这个方案,也应想想,如果你是北京市长,你是一个水利工程师,在这样的条件下,你能怎么做?”前述专家说。

     无论如何,现有的人造永定河方案,得到了北京沿河各区政府和沿河居民的热捧,甚至有不少人翘首以待。随之而来的,一个新的城市扩张计划将实施,一场新的造城运动将上演。

    在永定河数十公里河道两岸,北京市规划了首钢南滨水地区、丰台科技园西区、长阳半岛、大兴滨水绿廊等十多个沿河经济发展区。

    此外,永定河流域将加强土地储备,上述十多个沿河区域内,未来总用地面积将达5650公顷,建筑规模将达2000多万平方米。

    这意味着,北京城区将向永定河流域扩张。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对媒体表示,未来中心城将有多条公路、铁路和轨道交通通向永定河流域,北京长安街和一号地铁也在酝酿西延至永定河流域。

    今年3月12日下午,门头沟、丰台、房山、石景山、大兴等北京永定河流域五区区长的手叠在一起,他们共同出席了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五区”联席会。

    有资料显示,各区均因此调整了地区规划和经济规划。

    本刊记者了解到,永定河工程虽然尚处于实施初期,沿河两岸土地价格已出现飙升迹象,房价亦水涨船高。

    有地产专家认为,永定河治理工程尽管投入极大,但从带动整个西南五区经济角度来看,北京市政府并不赔本,仅地产升值一项,北京各级政府就将大赚。

    四年之后,北京市人造永定河景观将粉墨登场。但愿,人们在为这条美丽人造河流发出赞叹的同时,还能记得它曾经自然、汹涌,而如今已经死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0 11:49 , Processed in 0.026221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