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白河鱼晾子

2002-12-1 12:00| 发布者: 孙理| 查看: 956| 评论: 0

    上个世纪的1970年秋天,我随施工单位在密云县一个叫横岭根的地方修筑公路。修路工地的东边有一条白河,河的下游就是著名的密云水库。

    白河是一条很美的河,东侧是拔地而起的高山,山上长着许多栗子树、核桃树。靠近我们工地的西侧,有洁白的沙滩,白沙滩上长着许多芦苇,碧绿的河水自北向南缓缓地流着。附近没有住户,只有沙鸡的叫声时远时近,偶尔还能看见狐狸的身影。

    听老师傅讲,顺着白河往上游走,在白河上游有一处鱼晾子,下班以后可以去逛一逛,挺有意思的。有天下午,记得是下了早班,我约了姓马的年轻工友,去寻觅那个鱼晾子。

    顺着白河往上游走,大约走了不足十里远,先是闻到一股艾蒿的特殊香味儿,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响,看见了搭在河上的一个挺大的凉棚。这时飘过来一股旱烟味儿,仔细一看,原来那里端坐着一位抽着烟袋的老人。

    老人磕了磕烟锅,又把旱烟叶的碎末儿填满了那铜烟袋锅,从身边拿火石和打火镰敲打,用引火绒取火点烟,那东西看来相当古老。老人吸了口烟,用苍老的声音问道:“是来瞅鱼晾子吧?”

    我连忙回答:“没错,老大爷您就是看晾子的吧?”

    老人笑道:“好眼力呀,这鱼晾子我看了快十年喽!”

    跟我同来的工友小马突然冒出了一句:“老爷子,怎么看不见鱼晾子呀?”

    “哈哈,鱼晾子在水下面一巴掌深的地方,是用这儿的荆条绑扎的,把这段河床都封严实啦!不管上游下游,钻不过去的大鱼,一上晾子甭想跑掉,这可是生产队的银行呀!”老人话音未落,“哗啦”一声,一条大青鱼跃上了鱼晾子,老人不慌不忙地抄起一把大竹耙子,把那挣扎的大青鱼推到鱼晾子一角,那大青鱼就进了鱼晾子下面的大鱼篓子里。

    “这鱼真够大,有十几斤吧?”小马问道。“十几斤?五十斤也打不住哩!”老人兴奋地补充道:“密云水库里上百斤的大鱼多得很,下面鱼篓里有好几条上百斤的大胖头鱼呢!十几斤的鱼上不了晾子,早在底下跑掉了。村里人早想把鱼晾子的网眼儿变小点儿,多逮些鱼增加收入。可水产局不让,说十几斤的鱼是甩子儿的主力,为了保护鱼资源啥的,说得在理呀!……”通过和老人聊天儿,才知道老汉快八十岁了,五保户,主动要求来看鱼晾子的。那天,我和工友天快黑时才告别看晾子的老人,回到工地生活区宿舍,很兴奋,很晚才入睡。

    四十年过去了,看鱼晾子的老人或许已经仙逝,但老人的话语仍响在耳畔,白河水仍在日夜流淌。只是不知道白河鱼晾子还有没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5 21:58 , Processed in 0.043239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