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药王庙前的茶馆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刘立刚| 查看: 842| 评论: 0

    每当我走在东直门内大街上,路过药王庙山门前,总会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凝视着山门,陷入一段深深的记忆中……

    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这里是田启隆茶馆,人们俗称老田茶馆。虽然叫茶馆,这里可也代卖酒,并且还为酒座儿准备了一些可口的酒菜呢!我每天骑车到工体上下班,老田茶馆是必经之路。平时我就好喝两口小酒儿,老田茶馆又卖酒又有可口的酒菜,您不管喝茶还是喝酒,这儿的环境都算是不错的。

    那时候,田启隆茶馆门口有十多棵半大杨树,树下有四五张桌子,屋里也有四五张桌子。柜台上有各种小盘儿酒菜,有麻豆腐、煮花生、玫瑰枣、果子干儿,不下八九种。这些酒菜都是小店的主人田大爷老两口儿自己动手做的,凡是在这儿喝过酒的主儿都赞叹:“酒菜做的好,味儿地道!尤其玫瑰枣、果子干儿,做的味儿真正!吃在嘴里真有小时候那种味儿哪!”所以每次到田大爷这儿喝酒,必要玫瑰枣或果子干就酒。

    当年来老田茶馆喝茶或喝酒的主儿,干什么的都有,平民百姓居多,也有大学教授、美术学院老师、医院的科主任,就连现如今红遍中国的收藏家马未都先生,也是老田茶馆的常客,不过马先生人家是喝茶,那时候就有不少人知道马先生是收藏家了。有一次我一进老田茶馆,看见柜台上盛玫瑰枣的家伙什换成了一只青花大瓷碗了,我仔细看了一阵儿说:“田大爷!您还有这老物件哪?”田大爷道:“哪儿啊!人马先生送的,康熙年间的东西!”我说:“这碗虽有点冲纹、但也值不少钱哪!”田大爷言道:“要不人马先生是收藏家了。”

    如果是常来田大爷这儿喝茶或喝酒的主儿,很快就能发现,在这儿喝酒的主儿基本没有喝醉酒的现象。每来一位喝酒的主儿,田大爷就留心观察这主儿能喝多少、有多大的量。像我喝酒,田大爷就卖我三两白酒,多一两都不卖我。别人也一样,估着酒量来,多一两都不卖。用田大爷的话说:“我是卖酒的,还愿意多卖酒呢!但喝酒喝合适最好,喝多了伤身体,还造成家庭矛盾啊!”

    我记得有一位姓赵的老者,看样子得有七十岁的样子了,平时就好喝两口酒、退休后无所事事了,酒瘾越来越大,后来得了高血压,田大爷不止一次的苦口婆心耐心劝老赵戒酒,最后老赵还真把酒戒了。

    那会儿还有一位退休的瓦工,都叫他陈师傅,是老田茶馆的常客。这主儿是又喝酒也喝茶,跟他一般年纪大的人给他起了个外号——耗子。据说最早陈师傅在东直门里四眼井酒馆喝酒,平常就好喝两口儿,有时一下班直接就奔四眼井酒馆了。您想这一喝上酒,碰上对劲儿的酒友又一通儿的侃大山,就忘了回家的钟点儿了。陈师傅和哥儿几个正侃的起劲儿,就听门外一老太太嘴里一边骂着推门就进来了,陈师傅正好坐里边,嘴里一声:“妈呀!”一下藏到酒馆后院去了。陈师傅这个人不怕媳妇就怕自个儿妈,就像耗子见了猫一样,所以酒友们给他起了“耗子”的称呼。不过怕自个儿妈不是什么丢人事,也说明陈师傅是个孝子呢。有一次陈师傅对田大爷说:“这阵子俩眼睛有点迷糊,看不清东西了。”田大爷说:“我劝你把白酒戒了吧!”陈师傅还真听劝,真把白酒戒了,过了一阵儿他眼睛又恢复正常了。

    到老田茶馆来喝茶或喝酒的主儿,文化人和学者也是不少,例如有一位师范大学的田教授,还有一位美术学院的赵老师,另外一位是同仁医院儿科主任宫大夫。田教授与赵老师是每个星期天休息时来老田茶馆喝茶,宫大夫也是休息日来这里。

    宫大夫是先喝酒后喝茶,看得出来人家干什么都是有度的人,也不太张扬自个儿。听人聊天就知道这几位的文化水平不一般,对社会、同事、亲朋好友如何善待,和一般人看法就是不一样,像我当时的水平也想跟人聊天儿,总觉得搭不上话,够不着人家,只能干听人家聊的有滋有味的。那时候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人家就聊《论语》、老子和庄子的道家学说。有一次田教授对我说:“小刘,没事的时候多读些书,读书不仅长知识,也是感悟人生,启迪心灵。”

    这以前我也好看个书,不过都是走马观花,看个大概就齐了,通过接触田教授几个之后,深有感触,读书也能塌下心来,也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人生,反省自己几十年的人生道路,由此感悟:每个人在人生道路上,都不同程度说过错话、办过错事,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尽力来完善自己,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时是无知的,当离开这个世界时应该是无憾的。打那以后,我更爱看书了,后来还尝试着拿起笔来写了不少东西。

    老田茶馆由于田大爷管理和经营有方、价格合理,不仅吸引了东直门和朝阳门的茶座和酒座,有不少西城和城南的人也慕名而来,到这儿喝茶或喝酒,对老田茶馆赞不绝口。这里第一老百姓消费的起,第二不管您是喝茶也好还是喝酒也好,这儿的环境挺好,没有骂骂咧咧的,没有因为喝完酒打架的,偶尔有人说句脏话都被田大爷叫到外边劝一通,田大爷的话就是:“我这儿虽是茶馆酒肄,但胡骂溜丢的不行,得讲文明。”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外国人到中国来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了。有几个外国人走到老田茶馆门前时,看到中国老百姓悠闲地喝着茶,树上挂着的鸟笼里画眉鸟的欢快叫声,构成了一幅北京人和谐幸福的市井生活图画,也被老田茶馆的景象深深吸引住了,身不由己走进了老田茶馆。一进茶馆,没想到田大爷用英语说:“你好!欢迎光临!”这三个外国人更惊奇了,她们没想到一个普通中国老人会说英语呢。这三位是瑞典人,她们每人一杯茉莉花茶,一边品尝着香浓花茶,一边和田大爷聊起天儿来,看得出来她们非常高兴,一致赞叹老田茶馆是真正老北京风俗文化的代表,看着茶座和酒座的人悠闲地喝着茶和酒,无不羡慕地对田大爷说:“您这儿真好!北京人真幸福!下次来中国还到您这儿来。”临走时她们在茶馆合影留念,并给老田夫妇俩照了相,过了些日子还给田大爷寄来了照片。后来我问田大爷:“您还会英语哪!”田大爷道:“旧社会时拉过洋车,学过眼面前儿的口语罢了!”

    进入新世纪,东直门马路进行扩大改造,老田茶馆也被拆了,只留下一座孤零零的药王庙山门了,听当地老者讲,田大爷也已驾鹤西游好几年了。我深深怀念他老人家,并深深怀念他老人家开的小茶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5 21:59 , Processed in 0.04593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