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养麻雀

2002-12-1 11:00| 发布者: 王德淮 杨宝石| 查看: 721| 评论: 0

   这是一件大约二十年前的旧事。

    那时的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单位是北京的一家市属科研院所。由于存在一定的环境污染,单位坐落在北京的远郊,其实离今天的奥运村并不远,但在当时那里还是荒郊野外。

    那年的初夏,草长莺飞的季节:野草是在疯长,不过莺却是见不到的。当时国内的环保搞得还很不好,即使在郊区,能见到的鸟,也只有麻雀而已。

    虽然是最常见的生物,但是我们对麻雀的认知却是非常有限的。唯一认识深刻的就是,这种鸟的气性特别大,被捉到的麻雀,不论大小,是很难被养活的——大概麻雀有一个自由的灵魂吧。

    由于我们的单位在郊外,于是经常有麻雀误入我们的办公室,但是由于知道了麻雀的这个特性,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会把它们放生。

    但是麻雀喜欢在空调的室外机里面筑巢。于是在每年启用空调之后,我们就得定期清理空调的室外机。于是就会经常捉到还是嗷嗷待哺的小麻雀。虽然还是黄口小雀,但它们却绝不肯接受人类的施舍,于是过不了几天,就会饿死。在又一次例行清理室外机之后,又捉到一窝小麻雀,三只很小的麻雀,都还没有睁开眼睛。我带了一只回家,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希望能够养活它。

    第一次喂它吃饭,可谓大费了一番周章。虽然还没有睁开眼睛,但它和其他麻雀一样,不肯进食。于是我不得不把它放在手上,然后用两个手指轻轻地堵住鸟喙上部的两个鼻孔,迫使它张开嘴,然后把一个饭粒塞进它的喉咙里,直到它吐不出来才放手,像填鸭一样,一次喂给它四五粒米饭和几滴水。

    如此麻烦地喂了它几天之后,它居然肯自己吃饭,而且眼睛也睁开了。

    父母都十分喜欢它,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东西。然后给小东西在窗台上筑了个小巢,巢的旁边再给它放上一杯水。至于给小东西喂食的工作,也由母亲接了过去。母亲叮嘱我每天从单位捉些昆虫回来,于是我们上街捡槐树下的“吊死鬼”回来喂它,小东西可高兴了,一边吃还一边喳喳叫。如果我们没捡到虫子,母亲就把猪肉切成很细的小条一点一点地喂它。

    慢慢地,小东西大概把母亲当做了自己的妈妈。母亲一来到窗前它的小巢旁,它就大张其口,叫着要吃东西。母亲喂它的时候,它就扑棱着翅膀,狼吞虎咽,那副吃相煞是惹人喜爱。

    每天晚上,母亲都会把它放在手掌上,然后合上另一只手掌,给它筑成一个温暖舒适的小巢,这样小东西才肯在母亲的手上睡去。小东西大概是把母亲的手掌当成了麻雀妈妈温暖的羽翼了。如果没有在母亲的手掌上,它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不肯入睡。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小东西渐渐长大了,开始扑棱着翅膀学习飞行,可能是没有亲鸟教导的缘故吧,它最初的飞行很不稳定,没飞多远就会掉下来。但也许是天性,随着翅膀慢慢长成,它的飞行技能也日臻成熟。

    由于从小由母亲照料,天天陪伴它吃、玩、睡,它和母亲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每当母亲下班或者外出采购回来,一听到开门声,它就会飞到门口,看到母亲进门,就扑到母亲身上叫个不停,好像在说:“你跑哪去了,我一直都看不见你,好想你哦。”看到小东西欢蹦乱跳的劲,我们都打心眼儿里喜欢和高兴。只要母亲在家,它就和母亲形影不离。晚上母亲戴上眼镜看报纸,它也飞过去,用嘴去咬母亲的眼镜。看到母亲接待来访的朋友,它也在房间里飞来飞去,并且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我们吃西瓜,也要喂给它。我们吃饭,它当然也会飞到饭桌上来和我们共享美食。它慢慢地融合到我们这个家庭里,成为家中的一员……

    掌握了飞行技能的小东西把我们全家都当成了它的游乐场。只要有人在家,它就像找到了玩伴似的,在你眼前飞来飞去,忽而盘旋,忽而俯冲。然后,从一间屋子飞到另一间屋子,好像在和你捉迷藏。最后,玩累了,它就落在屋里的柜子顶上,叽叽喳喳地冲你叫个不停。

    随着小东西在屋里飞来飞去,麻烦也跟着来了。小东西有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就是随地“便便”。这时的小东西已经很少呆在它的窝里了,而是喜欢呆在屋子的高处。于是,屋子里的几个柜子顶上,成了它的栖息地,柜子顶上也都是它的便便。我们只好在柜子顶上铺上报纸,隔段时间清理一下。

    在吃饭的时候,它也飞到桌上来,一边吃,一边便便。虽然它的便便不臭,但怎么说也不大雅观,而且影响食欲。于是,小东西被我们轰到了阳台上。

    那几年,北京开始流行封阳台。我们楼里也给每户的阳台都统一装上了窗户,只是没有安纱窗。夏天的时候,阳台的窗户都是开着的。但是小东西似乎把这里当做是它的家了,并不往外跑,它只是在阳台上飞来飞去,有时候也会隔着窗户看看外面的世界。

    此时的小东西应该已经是一只成鸟了吧。让它搬到阳台上来,实际上也是希望它能熟悉外面的环境,有朝一日能够回归自然。但是由于相处的时间长了,我们已经把它当做家里的一员了,又很怕它会飞走。

    一天,我们在屋里打扫卫生,也许是声音太大,吓坏了它。也许是这时的它已经长成大鸟,受到外面的花花世界的诱惑,径自回归自然了。

    当我们发现时,它已经飞得无影无踪了。母亲像丢了魂似的想着它,天天到楼下去找它,盼望有一天它能回来。看到楼下有一大群麻雀,母亲就会走过去,呼唤小东西的名字,但是那群麻雀只是径自飞走,并不见小东西回来。

    母亲并不是想把小东西当做宠物圈养起来,只是希望小东西能够偶尔回到养育它的家来看看。小东西如此的不辞而别,而且是音讯皆无,母亲在感情上是很难接受的。

    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虽然直到小东西离家出走的时候,我们依然不知道它是一个帅哥,还是一个美女。但是我们相信此时的它应该已经缔结了美好的姻缘,并且开始养儿育女了。

    一个寒冷的冬天,一群麻雀飞到我家阳台外的空调室外机上叽叽喳喳地叫,母亲想到麻雀天冷不好找到食物,就抓了一把米放到室外机上,不一会儿就有几只、十几只、甚至几十只的麻雀赶来吃个不停,很快就把米吃光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群麻雀都天天定时来吃米。母亲说,应该是小东西带着它的孩子们回来了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20 20:10 , Processed in 0.02617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