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家住方庄

2002-12-1 12:00| 发布者: 李景阳| 查看: 733| 评论: 0

    方庄,乍听,一个村庄。正因1990年代初在乡村的白纸上描了一幅新图,它才与众不同。好多年后兴起了商品楼盘,房展上,推销员指着模型夸耀那“新概念”出自欧陆设计师,且指名道姓,我心想,这一套,早在方庄有了先例。比如绿化隔离带,方庄一落成,就有了。还有楼的格局,就说我住的那楼。这楼,虽说是塔式,其实“塔心”只装电梯,各居户房屋都在向四个方向伸延的侧翼上,若从空中俯视,那楼顶该是个“十”字,如此,无论采光、隔音、视野,都有千般妙处。一进门,各家都有一个“拐脖”(过去火炉烟囱的概念),厅及卧室隐在私密处,这理念,即使今日,也得说“前卫”。再说整个方庄,都取花园模式,生活区都围以别墅式栅栏,进去,先见草木,后入家门。它的四个区称这个园那个园,不是瞎说的,且以园称的居民区,它算第一家。

    搬到这儿之前,我在劲松住。出门就是二环,没处去,索性拿方庄当后花园,每晚骑车转一圈。那时我心中的方庄就是仙境。住户少,地面大,草木葱茏,刚刚通公交,只一路,私车更稀罕,光溜溜的柏油路,一眼看得好远。逛累了,在绿化带上随便找个公共座椅,歇息,闲看,呼吸都觉得顺畅。唯有一样心绪的搅扰,以为自己非本区住户,大老远来这里“借景”、“蹭游”,无异于“寄人篱下”,以当今的话说,缺少“归属感”。

    终于成了“方庄人”,可以说是“梦想成真”。装修时,对朝西的阳台特下工夫,为赏景,还配了吧台式高椅,有来客,总要吹一吹“观景台”。两千年时迁此,空气质量还好,从城东南可一直望到城西北,袅娜西山,历历在目。不料我迁入方庄,正值其“转型期”。没几年,汽车猛增,阴霾四起,我那“观景台”的视野便大抵限于方庄“本土”了。香山的鬼见愁,从此掩面不见。这惯称的“富人区”里,私车尤其多,下班时间,车都堵在家门口,车笛大呼小叫,方庄特有的宁静也归于无。到处画了白框框,方庄成了个大车库(全北京又何尝不是如此),有汽车,无风景,浪漫情调全无。方庄就像俄罗斯的圣彼得堡,照图纸一次性设计落成,可当初谁能想到这汽车“爆炸”的能量,现在掘地三尺,挖车库,已来不及。

    不过,住方庄10年,对它总有割舍不掉的情。抱憾之余,仍不免叨念它的好处。至少,当初规划的绿地,算是坚守住了。别的小区,绿地虽有踩踏,护栏总还在。我那“模范小区”,为防范汽车,竟用白石雕花栏杆把中心花园拦起来,可见管理者的用心。汽车大潮来袭,方庄的硬件总算没有伤筋动骨。夜晚,我在小园散步,时而快步走,时而伫立一处看老树、灯影,休息大脑,也时出写作灵感。我从心里感谢老生活区的“原始森林”,新起的“精品楼盘”再精,也断无这一景。从25层楼眺望,社区体育公园一览无余。据说当初这公园用地面积是按方庄人均测算出来的。日久天长,公园难免商业侵染,草皮也有损伤,但毕竟是一处绿的所在,向晚,转圈散步的人群如游行队伍,拥挤局促也罢。

    老生活区,自然是服务设施齐全的“成熟社区”。附近的新楼盘总不忘跟方庄“攀亲”,在宣传品上来一句——与“方庄餐饮街”毗邻,其实,它还离得好远呢!不提这物质的要素,免得说我为方庄二手房做广告。方庄还有文化优势,各位不知。原有一个私人开的方庄书城,我在那里淘了许多七折、五折、三折书,现在书城迁走,不免怅惘。小商贩都晓得方庄文化人多,慕名而来,投其所好。我花了1千多元买了五六十个宜兴紫砂壶,其中优者一律20元一个。一位画家朋友到我家,听说此“天价”,简直馋涎欲滴。我说,这些宝物是一个中年汉子推三轮车来卖的,他说他的弟弟在宜兴专造这个,我信。“难怪便宜!”朋友说。卖文物的都盯准这里,环岛一带成了“潘家园第二”,卖宝石的藏胞尤其多。我总结出一个经验:要得文化享受,就得跟文化人扎堆儿。

    某日去万柳新区的同事家,同事夫人说,“东有方庄,西有万柳”。我说,早先说“南有方庄,北有亚运村”,现如今,出了新说法,还不忘把方庄挂上。

    方庄,没有一处古迹,只有20年“现代史”,这史分两部,一部是居民区模式的探索史,另一部是环境污染的蒙难史。它原本出落得美丽,天资超群,可惜很快刮起污染的风,直弄得它灰尘满面。到现在,它也不陈旧、不落伍,它需要的是,抖落尘埃,重现昔日风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9-16 14:49 , Processed in 0.139613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