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在和平街一中的日子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刘树丽| 查看: 633| 评论: 0

    那是1978年。写下这个年份才觉得好遥远啊,30多年已经过去了,但在这所中学的三年高中生活,却总有一些片段浮上脑海,有一些人那么鲜活地存在我的记忆中。

    那时已经有了中考,和平街一中是朝阳区的重点中学,1978年我从南沙滩中学考到了和平街一中。我家那会儿住现在的中华民族园一带,上学要先走15到20分钟的路,然后坐18路公交车,然后再倒104路,到和平西街下车后穿过和平里农贸市场,才能到学校。

    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是一次冬天下雪迟到了,进了学校大门,学校的教务处副主任挥着大竹扫帚在扫教学楼门前的雪,见了我就马上说:“天冷吧?车不好坐吧?快进去吧!”我嗯了一声就赶快进楼去上课了。

    从上学的第一天起,我就是个好学生,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没请过假,更甭提迟到早退了,所以那天到校门口发现已经没人进出校门了,才知道迟到了(那时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没手表),心里还是挺忐忑的,但老师的态度让我温暖至今。很遗憾我已记不得那位主任的姓名,只知道他女儿当时在我那个年级的4班。不知那位主任老师还在不在,真想去看看他。

    还有一个同学,她叫康燕芝,记得一次开运动会,她在我参加比赛前塞给我一块巧克力。牢记这件事是因为那时谁家的生活水平都不比现在,物质也没现在这么丰富;还有一个同学叫王铁生,他是大家的开心果,用嘴模仿打击乐器的声音惟妙惟肖。他的爸爸妈妈和姐姐都上班了,家庭条件当时算好的,所以总是买了《大众电影》杂志给大家看;还有一个男生叫赵磊,是军队家庭的孩子,总是穿一身绿军装,走路风摆杨柳的样子,长得很帅;还有一个男生叫雷永刚,很纯朴的农村孩子,高考前一段时间晚上我们经常要到北京化工学院补课。下课后天已很晚了,回家要走到公交车站还有一段很远的路,他会主动陪我走那段路;还有教务处的孙主任,帮我办学生月票卡,有单位来招工,阻止我去,要我参加高考,从而使我有机会走进大学校门,受到了高等教育,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高中时,我是个不善表达的小姑娘,因而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感谢;高中时,我从进校时的一米五八长到了一米六五;高中时,我的英语成绩总是受到老师的表扬;高中时,每天中午到中央乐团吃饭,五分钱一碗的白水熬白菜,至今觉得没有什么美味比它香。

    那时的青春年少,那时人际间的简单纯真,那时母校老师的仁慈关爱,使我至今难忘。时值母校建校50周年大庆之际,衷心地祝愿母校越办越好,祝愿我那不知在何方的同学们生活无忧、天天快乐,祝愿我的老师们都身体健康、永远幸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16 06:02 , Processed in 0.025048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