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北京海缘

2002-12-1 11:00| 发布者: 王乾荣| 查看: 774| 评论: 0

    西海 奇居

    外省小城小学毕业,考入本地一中,已上一个月课。家庭变故,爷爷送我上京找爸。爸在积水潭医院工作。到京后,爷仨不便住宿舍,安排在门诊楼后临湖一座三合院的西屋里。此院此屋,古色古香,像百年建筑。

    积水潭在什刹海西海。什刹海由前、后、西三块水面联结而成,古称“海子”。“海子西入城,中与龙池连”,龙池就是中南海,海是湖的俗称。什刹海,是一处“没有围墙的开放式公园”。我住的院子是一座小园林,屋瓦典雅,湖水澄澈,山石嶙峋,气象不凡,原是康熙十九子诚亲王府邸。那时懵懂,住王府而浑然不觉,不知欣赏奇景,反羡高楼人家。当时流行语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共产主义愿景,谁不眼热?

    50年代末,爸爸王肇普大夫参与英雄邱财康的救治康复,《人民日报》特约记者、诗人郭小川,在长篇通讯《为革命会革命》里表扬过他。我听爸说,邓拓给医院戎书记题过这样的词:“积水潭边路,辛勤岁月长;执行新任务,医院亦疆场。”“文革”中戎书记被害死,爸被迫离开这家医院,再没回去。此前,我也结束了自己的“少年王府生活”。

    北海 惊遇

    没赶上北京“小升初”,也不知医院附近有四中、十三中这等赫赫名校,稀里糊涂插到四十中。四十中位于北海后门外,据说百年历史,但教学质量平平。一些同学看我后来的,又吐外地口音,很瞧不起,令我受伤。

    我有点形单影只。一天中午,悄悄躲到跟北海公园共用墙的墙脚捉虫子,发现墙虽高,但多处缺损。我在老家跟叔放羊,攀援不在话下,就蹬着凹窝木板爬墙,从那边溜下,到了北海。北海墙根荒凉一片,往前走,才远远眺见白塔。

    在电影《祖国花朵》里见识过美丽北海,一下子进里边,眼不够用。奇怪的是,此时游人稀少,路边每隔不远,有穿中山装戴干部帽的,背朝路中站着。躲在灌木丛中张望,奇迹出现了——湖西岸,一小群人交谈着,自南往北款款而来。我呆掉!银灰色制服,满面微笑,头发纹丝不乱,优雅地弯曲着右臂……是他,周总理!旁边人深眼高鼻,是国宾了。怎么可能啊!我气不敢出,咚咚心跳,缩头,又忍不住多看总理一眼,待他们缓缓过去,才吁吁喘着,绕出公园北门回校。后我考入人大附中,远离了北海……

    这个奇遇,谁也不能说,说了人也不信。我违反校规,只有把巨大惊喜深藏心底。

    北海 初恋

    还是跟海有缘。我学园林,开学头年秋天即与同学去北海公园帮办菊展。那时菊花没当市花,品种没有如今多,也不提“菊花文化”口号,但市民爱菊、赏菊热情高涨——这是老北京传统。我们的任务,是把育在花圃的千万盆菊花按设计摆放到各个展室。花真多啊。“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霜痕”,五色菊、繁星花、翠菊、绿云、白玉……色彩缤纷。我们把它们摆成悦目的艺术造型,供更多人观览。

    搬花,男生夹两盆,女生抱一盆。一位容长脸的恬静女孩,瘦瘦弱弱,却左右臂各夹一盆花,吃力地走着,两条长辫摇来晃去。不好意思帮她,只在心里赞佩,暗暗喜欢她,看她像一朵纯朴坚强的雏菊。有“花前”而无“月下”,也没有“人约黄昏后”,她成了我的女友,后来当了我老婆。感谢菊展,感谢北海。

    后海 跑景

    唐山地震殃及北京,简易楼不保险,在楼下煤棚避震。儿子光屁股煤堆里爬来爬去,变成非洲黑娃。老婆向由她们管理的后海公园借一小房,一家三口权且安身。又回什刹海,却以寄宿者身份。有一坚固平方暂居,闹中得静,是大幸了。

    不管大地震不震,我坚持晨练。环湖道路蜿蜒,是天然跑道,每天上班前跑一圈,神清气爽。打住处出发,顺后海南沿一路跑来,过银锭桥,折返,经北沿、西沿,掉头回家,用时20分钟。如跑包括前海、西海在内的整个什刹海,耽误上班,舍了。

    后来才知,仅这一小圈,即散布众多名人故居。南沿张伯驹,大翔凤丁玲,鸦儿胡同萧军,西沿梁漱溟,北沿纳兰成德、宋庆龄、田间、马海德……像一道名人画廊。当时除了宋和马,其他人或右派或黑线,是不能提的。我也不知,竟与那么多名人相邻而居。今天,当我着意寻访这些已逝名人的故居,犹如翻开与什刹海相关的一页页厚重历史,而感慨万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6 03:44 , Processed in 0.09758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