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腊八三碗粥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张光恒| 查看: 647| 评论: 0

        寒冬腊月,数九寒天,小北风呼呼地刮了起来,在这几乎冻掉人耳朵的季节,能喝上一碗热热的腊八粥,可是小时候盼望的事情。

    忘不了小时候喝腊八粥的情景。腊月初七的晚上,奶奶就开始准备:把黄大豆、白大米、红花生米、黑小豆、绿豆分开用水泡起来,再找出搁了一冬的干红枣,放进盆中洗净晾干,红彤彤、亮晶晶的枣儿,散发出甜丝丝的枣香味儿。

    “呱嗒、呱嗒”,腊月初八一大早,在红彤彤冬日朝阳的照耀下,满头银发的奶奶,身子一俯一仰,拉着风箱,熬腊八粥,就有米粥的香气,顺着锅盖下的缝隙,蹿出,飘满了全院子。

    粥熬好了,奶奶恭敬地盛好第一碗,放在了屋子里的大桌上。颗颗米粒饱胀晶莹,红玛瑙似的大红枣更红更亮了,满碗红、黄、黑、白,间杂斑斓,悦人眼目。被熬成干饭的腊八粥,稠得几乎插上根筷子就能“站”起来,平时可是只喝照人影的稀饭!真诱人垂涎啊!望着我的馋相,奶奶忙说,“腊八粥的头一碗,可得先敬诸神,保佑我们五谷丰登!”腊八粥的热气袅袅上升,飘到半空,便消散了,望着虚无的空中,我幼小的心里,想象着那些峨冠博带的“神仙”在享受着奶奶的腊八粥,而后“仙心”大悦,降瑞祥于人间。

    奶奶的第二碗粥,也没有递给我,而是按照老风俗用小笤帚抹到了院子的枣树上。奶奶边抹,边口里念念有词:“喝了我的腊八粥,来年枣子红又稠。”我笑奶奶神神叨叨,奶奶却说:“万物都有灵性呢,不能亏待。”我不以为然,但是,风吹树动,好像是感谢奶奶。

    腊八的第三碗粥,奶奶终于端给了她疼爱的孙子。喷鼻香的腊八粥、忙不迭地往嘴里扒拉着,甜丝丝的枣味、米香味,霎时浸透了舌头,香气在鼻腔里打转转,在忒儿喽的声响中,感觉它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了!而这时,忙活了一早晨的奶奶,自己没顾得上喝,却不声不响、盛出一碗,迈着尖脚,颤巍巍地给邻居陈三奶奶送去了,善良的奶奶,没忘记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

    那时的腊八粥今天回忆依然香甜无比,我想,里面肯定有温暖今人心灵的别样东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1 03:20 , Processed in 1.605234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