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难忘老电影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刘建民| 查看: 672| 评论: 0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爱好,我也不例外。要问我的爱好是什么呢?告诉您我爱看老电影,而且不仅仅是简单的爱看,而是到了酷爱、痴迷的状态。甚至因为看电影,还享受了家长的一顿笤帚疙瘩大餐。

    记得那还是在我上小学时发生的事情了。那时,我家住在崇文区的南羊市口街,再早就是关帝庙街。在一个暑假期间,为看一场朝鲜电影《战友》,我到坐落在与南羊市口街一条马路之隔的北羊市口街里的大众电影院,排队买票。电影院规定中午十二点半卖票,我九点多钟就到了。以为这么早来会排个前三名呢,可到那儿一看我心里就凉了半截。队伍蜿蜒曲折竟然排出了百余米远,粗略一算竟有数百人之多。既来之则安之,一咬牙一跺脚——排。于是开始了耐心的等待。时值盛夏酷暑,骄阳似火,在火辣辣的太阳下晒着,没遮没拦。

    六月的天儿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烈日当头,转眼间天上飘起了毛毛细雨,而且淅淅沥沥越下越大。排队的人群中有些意志薄弱者渐渐离去,而我这个铁杆影迷却冒雨坚守在排队的岗位上。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十二点二十分售票处的工作人员大概是被这些冒雨排队的铁杆影迷所感动,破例提前十分钟打开了影迷们翘首以盼的小窗口儿。大家纷纷解囊,购买盼望已久的电影票。老天爷好像有意与我作对,轮到我买票的时候,只剩下一排的座位啦。工作人员问我一排的要不要。我急忙答应:“要,要,一排的也要。”我手里拿着用排了三个小时队,淋成落汤鸡的代价换来的电影票,往家中走。一路上就琢磨开了,这个样子怎么进家门呢,家中老娘能轻饶我吗?到家门口我溜着墙根儿进了家门儿。果然不出我所料,平日里的慈母,此时手持笤帚疙瘩。我默默地享受着一顿笤帚疙瘩大餐,心中想的还是明天的电影。

    第二天,当我坐在电影院一排座位上,面对宽大无比的银幕,晕晕乎乎地观看着电影时,昨日挨打之事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我酷爱老电影,自小看着老电影长大,如今,已过知天命之年,四十多年过去了,如今一提到老电影,我是如数家珍。北京市每年几次的书市,我是每次都去,一次不落。别人每次逛书市,都是大包儿小包儿的往家扛书,我却十分简单,一个尼龙书包手上一提,里面看似没装什么东西,可里边装的都是我珍爱的宝贝——从书市上挑选来的老电影光盘。每当我拿着这些宝贝回到家中,妻子就会埋怨我:“还买,就知道看老电影。演员说了上句儿,你都能接出下句儿,都背下来了,还有什么看头儿?”妻子说的一点儿不错,我确实是能把演员的台词儿都背下来了。正是因为我良好的记忆,对老电影情有独钟的酷爱,所以使我记住了《平原游击队》里的游击队长李向阳和松井中队长;记住了《英雄虎胆》中漂亮女明星王晓棠扮演的女特务阿兰小姐和著名影星于洋扮演的侦察英雄曾泰两人那令万千影迷为之陶醉的伦巴舞步;记住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电影技术也日新月异。场面越拍越大,电影特技水平越来越高。如今,在豪华的影院中放映着彩色的大片儿,不仅有国产名导导演的大片儿、贺岁片儿,而且还有进口大片儿。但我还是难以割舍我的黑白片儿的老电影光盘,每当周末,沏上一杯浓浓的香茶。坐在沙发上,打开影碟机。一边细细的品着香茶,观看着我酷爱的老电影,顿感一周的疲惫消失得无影无踪。透过这些老电影,也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这也正是我为什么如此酷爱老电影的真正原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19 08:54 , Processed in 0.024869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