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今雨多还是旧雨多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郑苏伊| 查看: 706| 评论: 0



  臧克家与小女儿郑苏伊
 
 
    1964年秋日的一天,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那天一早,爸爸对我说:“苏伊,走,咱们到中山公园去玩。”

    中山公园不大,但景点却不少,庄严的中山堂,高大的社稷坛,参天的古柏树,狭长的筒子河,还有兰亭碑亭、保卫和平石坊……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唐花坞,那是我们父女俩的最爱。一进那红色的大门,一股温润的香气沁人心脾,不由得你就要深深地吸上一口气。向四周望去,许多说不上名儿的奇花异草列着队欢迎你,满眼的姹紫嫣红,让你目不暇接,惊喜连连。秋日正是赏菊的季节,一盆盆白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菊花,形态各异,争奇斗艳。我们这一老一小,大手牵着小手,一前一后,一株一株地欣赏着,品评着,这一刻,我们仿佛进入了神奇的花的世界,人间的一切喧嚣都悄然遁去,留在心中的只有美丽和圣洁。看完最后一株,父女俩仍意犹未尽,又流连了许久,才带着周身袅袅的余香,恋恋不舍地走出唐花坞。

    出了唐花坞的大门,爸爸向我提议:“咱们请摄影师照张相吧。”我当然很高兴,跟着爸爸爬上唐花坞前的一座假山石。那石头不大,两个人坐上显得有些挤,爸爸双手搂着我,生怕我掉下去,我也有点害怕,使劲抓着爸爸。尽管摄影师一劲儿地逗着我们笑,但我的表情还是有点紧张。

    爸爸让我和他一起照这张照片,其实是有用意的。那时,妈妈到山西昔阳县去搞“四清”,已经很久没回家了。爸爸体恤妈妈的思亲之情,希望这张父女二人的合影能带给妈妈些许安慰。不久,这张照片带着爸爸和我的问候,飞到了妈妈身边。照片的背面,有爸爸和我留下的笔迹:“妈妈·1964年11月21日中山公园·家·苏伊”。这个“家”,就是我的爸爸臧克家。

    和爸爸逛公园真是一大乐事,不仅欣赏了美丽的景色,每到一处,爸爸还给我讲一些好听的故事:大书法家王羲之作兰亭序,皇帝在社稷坛祭祀土地神,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一路上,爸爸不徐不疾,娓娓道来,我边看边听,聚精会神,不知不觉中,半天已经过去了。

    感觉有点累,爸爸就带我到了“来今雨轩”,喝点水,歇歇脚。那里有一个个小桌,坐在那里和爸爸闲聊。

    “来今雨轩,这儿为什么叫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我问爸爸。

    “古时候有一个大诗人叫杜甫,他到了一个叫长安的地方。刚到那儿有好多人以为他能当大官,就都去他家巴结他,结果后来他没当成大官,那些人就再也不来了。一次他生了病,一位朋友来看他,他很感动,就说今雨来,旧雨不来。这今雨指的就是这位来看他的朋友,旧雨说的就是那些势利小人。后来人们就把今雨引申为新朋友,旧雨引申为老朋友。这个‘来今雨轩’就是希望有更多朋友都到这里来的意思。”

    “那咱们家经常有人来看您,就因为您是大官吗?”

    “爸爸可不是什么大官。爸爸只是个写诗的人。”

    “那来咱家的人是今雨多呢,还是旧雨多呢?”

    爸爸抬头想了想:“还是旧雨多吧。”

    “那咱家以后干脆就叫‘来旧雨轩’吧。”我的话音刚落,爸爸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惊飞了树上栖息的小鸟,也引来旁边游客诧异的目光。

    那时我还太小,因为逗笑了爸爸,心中还暗自得意,哪里知道在爸爸笑声的背后隐藏着多少说不出的苦衷,我不经意间的这些问话一定深深触动了他的心。1964年正是暴风雨到来的前夜,五十年代以来一场场政治运动使得爸爸的许多朋友都心有余悸,大家互相之间的走动少了许多。这让视友情为生命的爸爸颇感失落,再加上工作上的动辄得咎,爸爸的心情非常压抑。现在回想起来,带着心爱的小女儿到中山公园游玩,享受这难得的天伦之乐,也许正是爸爸忘却烦恼、减轻压力的一种方式吧。

    四十多年过去,世间早已物是人非。应该感谢那位摄影师,他把那天游园的快乐浓缩在一张方寸照片里,也浓缩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如今,这张照片就珍藏在我的相册里,我经常会对着它重温我们父女游园的快乐时光,回忆那唐花坞里的花香,公园小径上的漫步,来今雨轩小桌旁的笑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12 11:19 , Processed in 0.09851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