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古玩销赃地商业阴阳街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袁家方| 查看: 747| 评论: 0

    清朝定都北京以后,基本上没有对北京做大的改动,康乾时期有记载,鼓楼的商业街区,除了大街上的店铺很多以外,连胡同里边都开商铺,鼓楼一带的繁荣几乎可以与正阳门外的前门商业街区媲美。

    鼓楼商业街上的古玩铺值得一提,现在一说古玩铺,人们就会想到烟袋斜街,其实后门大街和鼓楼大街,就是现在的地安门外大街也有古玩铺,而且有的还闹出了大动静,有个叫品古斋的铺子,朱家潜先生曾经有一个著名的字帖叫做《蔡襄自书诗》,他在一篇文章里说到这个帖的故事。由于鼓楼一带离皇宫最近,所以太监们偷了宫里的东西要销赃,就选最近的古玩铺,所以《蔡襄自书诗》这幅字就先流失到了品古斋。品古斋的老板拿着帖到朱先生家里给他父亲看,谁都不相信这样的国宝怎么能流到民间?朱先生的父亲掏了五千大洋,把宝贝收藏起来。后来把国宝献给了国家,现存故宫博物院。还有大家最熟悉的《三希堂法帖》,是三个帖。1924年冯玉祥把溥仪驱逐出紫禁城时,有人在铺盖卷里,把其中的两个帖——《中秋帖》和《伯远帖》带了出来。两个帖流到哪儿了?又是后门桥品古斋。当然这里边还有一番周折,据说,有两个很著名的文物家离开北京的时候,把故宫博物院的院长大人请来吃饭,并出示了两个帖说:这两个帖在我们手里,现在是战乱时期,等和平了,我们一定还给国家。两个帖后来辗转到了台湾,不久又到了香港。新中国成立之初,这两位著名文物家快去世了,儿女们手头又缺钱,打算出手这两个帖。周总理知道后,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把两个帖弄回来。这样就花重金买了回来,现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可见后门大街的古玩铺当年是见过大世面的。

    再说说后门桥的桥头市场,这后门桥是个挺怪的地方,大家可以测量一下,从地安门的南口一直走到鼓楼脚下,当路过后门桥的时候,你算一下步数,总长度和步数的比近乎0.618,我测的不知道对不对?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但是鼓楼大街上的阴阳街现象,是商口儿的人说的。所谓阴阳街就是从北向南走,鼓楼往南,往地安门走,先是在右手边,也就是地安门百货商场,烟袋斜街,客流量比较大。走到后门桥了,逛街的人就不由自主,鬼使神差地挪到东边来。所以从后门桥往南到地安门这一段,东侧的商业比较发达,这样人们在商业街上走出了一条“之”字形的折线,商业上称之阴阳街现象。那么后门桥、火神庙呢?火神庙附近有合义斋和对面的福兴居,谦祥益的北号也在后门桥的桥北,桥南又是天汇轩大茶馆,品古斋也在那个附近,围绕着后门桥形成了地安门外大街的一个商业热点。

    上世纪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后门桥一带有一个“桥儿满”,是回民开的,经营牛羊肉饭馆。他一家开了四个字号,很多人在什刹海晨练以后,一定要到“桥儿满”开的小饭馆里边吃早点。后门桥还有书摊,还有风筝摊。《天咫偶闻》文里说:后门桥的火神庙,庙前有卖书人“时得故家书出卖”,就是家里边很值钱的藏书被拿出来卖了,而且还不时能看到一些零星的小东西,比如说印章。他说“这都是内城旧家童仆所窃”,就是家里的仆人偷出来的,在这儿卖了。风筝摊里头有著名的“风筝金”,“风筝金”的全名叫金福忠,金福忠给光绪做的风筝现在还收藏在故宫博物院里。当年这位金先生就以在火神庙外摆摊卖风筝为生,终身未娶,据说“风筝金”是得曹雪芹的真传制作的风筝,后来进了风筝公司。此外,民国初年后门桥还是善扑营跤术的表演场,一说善扑营这个扑字,大家就能知道在八旗里面是会摔跤的一支部队,皇上出巡近身禁卫是谁?是善扑营的精英。但是到了民国,八旗子弟没了皇粮。为了糊口,有人仗着摔跤的本事,搭配着卖跌打损伤药。善扑营里有一些老师傅看不惯:这是祖宗留下的宝贝,咱不能沦落成街头卖艺。内部争执,有人主张出来表演,这实在是生活无着,就在鼓楼前和后门桥一带表演跤术,然后再从后门桥一带到天桥。上世纪五十年代北京摔跤以善扑营跤术为基础,变成北京摔跤,后又变成中国式摔跤,如此说来,后门桥一带、鼓楼一带是中国式摔跤的发源地之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9-22 00:06 , Processed in 5.83313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