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漫步南长街

2002-12-1 11:00| 发布者: 王增仪| 查看: 834| 评论: 0

    南长街是我从童年到青年时代生长和生活的地方。多少年,每当从南长街经过,或是漫步在南长街槐树荫下的便道上,心中总涌出一股深深的、暖暖的、酸酸的无以言说的情思和惆怅。站立在街东面的便道上,望着马路对面那新砌起的高高的灰墙,早已消失的但却深深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曲折的胡同、小小的院落、热情的街坊邻里们、玩耍的孩子们,以及胡同口早已了无痕迹的小河,都会涌现在眼前,挥之不去。

    南长街有着独特的韵味,是有生命和灵魂的。笔直的马路是它的脊骨,胡同是它的脉络,四合院是它的肌肉,而那些说着带儿化音的北京方言,生活在胡同里的人们,则是它的血液,因此它是有灵魂的,是活生生的。

    南长街的地理位置非常好,紧邻北京中轴线,坐落在天安门的西面。街的南边一出口就是长安街,穿过长安街的马路,那宽阔的天安门广场是我们经常去的地方。

    在闷热的夏天,南长街的大人和孩子们一吃完晚饭,或全家一起,或结伴而行来到广场乘凉。在广场铺上凉席,或躺或坐,大人们摇着蒲扇,聊着家常,孩子们在一旁嬉戏。一阵阵凉风吹来,暑意顿消,觉得无比畅快。人们常常坐到深夜才三三两两地离去。

    南长街紧邻天安门和午门,记得在每年春秋季节,几个小伙伴常常约好清晨一起去跑步。

    出了南长街南口,一直向东跑去,到了天安门,从天安门门洞进入直跑到午门前,再向左出了午门西口,沿着故宫高高的围墙一直跑到西华门才停下。这段路究竟有多长,从没计算过。只记得那时路灯还没有熄灭,清晨行人稀少,偶尔有骑自行车上早班的人们驶过。一边跑着一边做着伸展运动,觉得全身心都融入在那清新的空气中。

    感觉最好的,就是从午门到西华门的这一段路,一边是故宫高高的围墙,围墙外是一排排翠绿的杨柳树,对面是中山公园的后河,碧绿的河水映衬着故宫的角楼以及河边垂柳的倒影,幽幽的、静静的,宛如置身于一幅美丽的图画中。

    故宫的西华门与中南海的东门相对,北边是北长街,南边是南长街,但我们总是习惯把南北长街合为一体,南端出口是长安街,北端出口就到了北海公园。因为离中山公园和北海公园很近,所以这两个公园就成了南长街的大人和孩子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那首脍炙人口的《让我们荡起双桨》,歌曲中的小船、白塔和四周环绕着的绿树红墙,伴随着一代代孩子的成长,记载了南长街的孩子们童年时的回忆。只可惜“文革”中,北海公园大门口林立的岗哨戒备森严,使人们望而却步,阻隔了人们追求生活的脚步,也割断了孩子们童年的梦想。

    从家出了胡同过马路就是中山公园,人们晨练、遛鸟、乘凉都喜欢去那儿,那里更是孩子们的乐园,假山、五色土,花洞子里的奇花异草、后河的小游船,还有游乐场的滑梯,大鱼盆里的各色金鱼,都让我们流连忘返。

    记得夏季每到周末的晚上总放映露天电影,那时各家总是早早吃完晚饭,拿着个小板凳,带着孩子去看电影。尤其是暑假期间,有的孩子白天就去了,找个地方写完作业,然后一直玩到晚上,晚饭由大人们给送来,然后看电影,为的是节省电影票钱。

    每到冬天,中山公园的滑冰场也是非常热闹的地方。

    记忆中住在南长街的很多人都会滑冰,一到冬至,人们翻找出收藏了将近一年的冰鞋,擦亮冰鞋、磨快冰刀,跃跃欲试。南长街的很多孩子也会滑冰,如果家中没有冰鞋,就去租双冰鞋,或者让家长给买双木板冰鞋也去滑冰场上大显身手。记得滑冰场上放的音乐常常是广东音乐,像《喜洋洋》、《紫竹调》、《步步高》等等,许多年以后每听到这些乐曲,都会不由得回想起滑冰场上那热闹的场面。

    南长街中遍布着许许多多的小胡同,有着各种各样的名称,记得有大宴乐胡同、南长街西巷、玉钵胡同、养廉胡同、勤劳胡同(以前叫老爷庙胡同),小桥北河沿、百代胡同、九道湾、东大坑、梁家胡同、水井胡同,还有织女桥胡同……

    我家就住在小桥北河沿旁的水井胡同里,最早叫苦水井胡同,后来和甜水井胡同合在一起就叫做水井胡同了。

    胡同很深,一条条连接着,穿过九道湾、东大坑、梁家胡同、百代胡同,一直到勤劳胡同出口。

    曾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小桥北河沿有一条小河,从中南海的东墙流出,穿过南长街流进中山公园,称为织女河。河上曾经还有一东一西两座小桥,织女桥胡同可能就因此而得名。记得夏天时候大人们常常在河边洗衣服,一些胆大的男孩子们在河里游泳玩耍,还有卖鸡头米(芡实)的,扯着嗓门大声地吆喝……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条小河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大楼。

    当然了,不仅那条小河,现在许多都已经永远地消失了。漫步在南长街,绞尽脑汁地想象着、追思着:南长街中遍布着的那一条条长短不一的有着各种各样名称的胡同;那些胡同中隐藏着的大大小小的形状各异的院落;那些祖辈几代都曾生活在这些胡同中的人们;还有那走街串巷的大声吆喝着的小贩们……记忆犹如那条小河的水一般从脑海中流过,那样清澈,那样源源不断。

    哦!我明白了,你并没有改变,你还是你——南长街,只不过你已经深藏在人们的灵魂深处,在许许多多曾经在南长街生活过的人们的记忆中,你是永远的南长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1 03:34 , Processed in 0.929173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