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天坛情缘

2002-12-1 11:00| 发布者: 王双喜| 查看: 952| 评论: 0

    我从小住西园子胡同,与天坛近在咫尺。当年,天坛只开西门,绕道去西门要走很远的路。新中国成立后,天坛增开了北门,从家仅走七八分钟,就可由北门进入天坛。那时候,我几乎天天和小伙伴们在这里疯玩儿。

    5分钱的月票

    1956年,我正上小学,天坛的野趣像磁石般吸引着童真的我。一放暑假,就花5分钱买张月票,天天泡在这里玩儿。逮蛐蛐、捉蚂蚱、粘知了……在坛墙下,在草丛里,我蹑手蹑脚,静静地探寻着蛐蛐的叫声,听准之后,扒开瓦块土块,十之八九逃不脱我快捷的罩子。回到家中,放在罐里,常常是伴着“嘟嘟”的鸣叫进入梦乡。

    渐渐长大了,对天坛的了解越来越多,对其感情也与日俱增。

    古老与厚重的坛墙把天坛分成内、外坛。天坛是圜丘坛和祈谷坛的合称,是明、清皇帝每年祭天、祈谷和祈雨的地方。那时,走到内坛的顶南头,虽然人迹稀少,但心旷神怡。圜丘是座圆形三层大理石平台。石台晶莹洁白,显得天是那样的圣洁空灵。外绕两重围墙,内圆外方。出于好奇,我和小伙伴们不知数了多少次每层墁嵌的扇形石板、每层石栏环镶的花纹栏板,而又回回眼花缭乱,无果而终。每次,我们还争先恐后地站到太极石上,轻声呼唤,听那仿佛是天籁的浑厚回声。圜丘围栏较低,北眺,天、树相接,轴线景观尽入眼帘。

    在回音壁打“电话”

    走进皇穹宇,我们顾不上看鎏金宝顶的殿堂,更顾不上看殿内供奉的“冥天上帝”的牌位,每每总是去抢占东西配殿后面最好的位置面北而立,彼此“喂、喂”地通话。这是圆形的回音壁,我们一面挨墙说话,一面侧耳倾听。有时故意轻声细语,可依然真切清晰。每每到家又总炫耀:“今天,我去回音壁打‘电话’啦!”

    穿过成贞门,开阔的丹陛桥在眼前伸展,桥下两侧参天的古柏宛若一条绿色的长廊。我们经常撒欢似地奔跑在这条“神路”上。

    每进祈年门,则总是被眼前的祈年殿所震撼。三重檐圆形大殿矗立在三层圆石台的祈谷坛中央,这是皇帝祈祷丰年和祈雨的场所。远远望去,蓝琉璃瓦圆攒尖顶,殿檐逐层向上收缩,殿顶莲花座上的巨大鎏金宝顶,在艳阳之下,宛若融入了蓝天。我异常惊奇的是,殿内顶层用枋柁桷榱互相环接,而没有使用一块砖石、一条柁檩、一颗钉子,每每为古代能工巧匠的精湛技艺赞叹不已。穹顶下,内外24根楹柱分别象征一年四季、十二个月、十二个时辰、二十四节气、二十八星宿,这寓意精巧的设计牢牢印记在心里。仰望殿顶和中央的龙凤藻井,更为其富丽堂皇精美绝伦惊叹!

    我常常想,这样浩大的工程,要多少石?多少砖?多少木?那石,凿磨得整整齐齐;那砖,烧制得规规矩矩;那木,锯刨得平平整整。几百年前,在手拉肩挑的时代,建造这样巨大的工程,是何等的艰难!这样神奇的工程,涉及了多少领域,凝聚了多少人的聪明才智?

    邂逅王岐山市长

    上世纪60年代初,为了让弟弟妹妹和祈年殿合影,我曾借来一台相机。那是他们人生入镜的首次,也是我拍照的开端。生活富裕后,我首先买了相机,来天坛选风景、找角度、等时间、抓瞬间,其情悠然自得,其景美不胜收。《神韵》、《古风》等得意之作,还不时“露脸”报刊,其乐融融。

    在那段“非典”疫情肆虐的日子,我仍与天坛须臾不离。2003年5月1日早晨,我正在祈年殿西门前做操,一辆中巴戛然而止,下车人健步向我走来。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王岐山市长。他握住我的手问:“战胜‘非典’有没有信心?”我坚定地回答:“有!”人们为领导的关心报以热烈的掌声。第二天,《北京日报》报道了这一细节,被传为我与天坛的佳话。

    相关链接

    天坛始建于明成祖永乐十八年(公元1420年),原名“天地坛”,是明清两代皇帝祭祀天地之神和祈祷五谷丰登的地方。其严谨的建筑布局,奇特的建筑结构,瑰丽的建筑装饰,被认为是我国现存的一组最精致、最美丽的古建筑群。天坛东西长1700米,南北宽1600米,总面积为273万平方米。主要建筑包括祈年殿、皇穹宇、圜丘坛、祈谷坛、斋宫和神乐署等。天坛已于1998年11月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7 04:34 , Processed in 0.11191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