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八里河57号

2002-12-1 12:00| 发布者: 陈耀华| 查看: 886| 评论: 0

       我童年住的地方叫八里河,也就是如今的丰台区方庄小区。

    我是三四岁的时候搬到了位于丰台区左安门外的八里河的。那时八里河都是刚刚新盖的一排排崭新的房子,我就住八里河57号,一溜儿12间新盖的北房住有9户人家。新房窗明几净,门前还有红红的油漆柱子撑起一米宽的廊子,从东头一直通到西头,非常漂亮。院子中间是红砖铺的甬道,各家打扫得非常干净。南边一溜儿是前排房的后墙根,空间很大,邻居们用来种上各种的植物——西头的王大妈家种了棵香椿树,旁边刘家种了老玉米,还有种菜的、种向日葵的,东头何家没有种东西,而是把土地翻得深深的、松松的,作为了摔跤的场地,每天晚上前后院的青壮年就到此来展示身手,招来很多围观的街坊,小院热闹非凡。

    我最喜欢花,我从同学那讨来许多花种,把空地全部种上各种各样的鲜花,有向日葵——那是为了到秋天我们姐妹几个能有瓜子吃;有茉莉花——我们把茉莉花籽打开用里面的面儿当做化妆品来抹脸;有指甲草花——全院的小姑娘都用它来染指甲;还有西蓬莲花——开的花那么大漂亮极了,微风吹来阵阵香气扑鼻。好景不长,妈妈说我是小资产阶级思想,把花全拔了,改种了青菜,为此我偷偷地哭了好几天——美丽的鲜花没了,蛇豆长出来的豆角倒有一米长。现在回想起来,妈妈种菜是给家里贴补点菜吃,那时我年纪小,哪能理解。

    后来人家送我两棵葡萄秧,我又腾出一块地方种下,没两年就长成了茂密的葡萄藤。那时我经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葡萄架下遐想,到了七夕牛郎织女相会这一天,我会静静地坐在那里伸着耳朵想听听他们相会时说的悄悄话。虽然每年结的葡萄稀稀拉拉的,但全院街坊也都能吃到我家送的一份葡萄。

    小院儿里一到晚饭过后,就迎来了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

    那时我们的作业都是放学以后在学习小组里做完的,晚上就没事了。我们最爱玩的游戏叫“狗哥哥快救我”,由邻家小男孩扮作大灰狼,他来抓我们这些小女孩扮的羊,这时我们就会大声喊:“狗哥哥快救我!”另一个邻家小男孩扮的狗哥哥就会来救,大灰狼则扑向另一只小羊,院子里一时间“狗哥哥快救我”的呼声此起彼伏,开心极了。

    有的时候我和妹妹会搬个小板凳坐在廊子下面望着夜晚天空上那满天闪亮的星星,听着邻家的大姐姐讲故事,月亮悄悄“洒”下一院儿的银霜,看着星星享受着习习晚风,嗅着花香,听着美丽的故事,那情那景至今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一到夏天孩子们就更活跃了,有的抓青蛙、捞蝌蚪,有的粘蜻蜓、粘知了,而我最拿手的是招蝴蝶。我把一张白纸剪成蝴蝶大小的纸片,再从中间剪一个洞,就像一个铜钱一样,然后用一根白线穿过小洞系上扣,另一头拴细竹上。

    拿着做好的“白蝴蝶”来到房后,那里种的是一片洋白菜,有成群的蝴蝶上下飞舞。我伸长右臂把手里的竹竿在蝴蝶群里晃来晃去,我的“白蝴蝶”就随风飞起来了,与真蝴蝶一般无二,不一会儿就有很多真的蝴蝶跟在它后面飞舞,看看差不多有十多只蝴蝶了,这时一边继续晃动竹竿一边往家跑。跑是有诀窍的,不能跑得太慢,那样蝴蝶就能认出不是真蝴蝶而飞走;也不能跑太快,那样蝴蝶就会因跟不上而放弃。我保持着速度往家跑着,头顶上跟着十多只排着队飞舞的蝴蝶,跑进院子来到屋门口把蝴蝶招进屋子,然后门一关,大功告成,屋子里面满是蝴蝶飞来飞去,煞是好看。

    那时我们全院的孩子一同打过兔草养兔子,一同捡过废品补家用;男孩们一起逮蚂蚱、玩弹球,女孩们一起跳皮筋,嘴里还哼唱着儿歌:“柳条儿青,柳条儿弯,柳条儿垂在小河边,折枝柳条做柳哨儿,吹支小曲儿唱春天……”

    后来,菜不再种了,葡萄架也没有了,香椿树拔了,摔跤场填了,全院儿人不约而同都在那个地方盖上了房子——房子不够住了,因为我们都长大了;再后来,我和妹妹们都相继结婚,离开了八里河57号;再后来,八里河拆迁了,父母亲搬进了新楼房,就是现在的方庄小区。

    现在,方庄高楼林立,霓虹灯在夜空中亮丽闪耀,但是,那长长的走廊、红红的柱子、干净的红砖甬道,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风儿吹老了岁月,却吹不老我对八里河的思念,57号院里的欢声笑语,总是在我耳边萦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9-16 08:48 , Processed in 0.140161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