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我们像春天一样--法华寺街小学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李福良| 查看: 778| 评论: 0

   “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啊吹着我们……”这是2010年春节晚会结尾时的童声合唱,正是这动人的校园歌声,把我带回当年的法华寺街小学。

    我上学赶上试点仿前苏联教育,从二年级到四年级的上学期,始终无固定校舍,家附近的几所小学——营房小学、东四块玉小学等几乎都去过了,少则半月,多则一年,直到四年级下学期才来到法华寺街小学,直到毕业。在这个学校虽然只读了两年半,却留下许多终生不忘的美好回忆。

    原崇文区葱店西街56号法华寺街小学的前身是五十中。1955年寒假后迁至广渠门内板厂,这里即改为小学。校园东面是法华寺西墙,南面是民居后墙,北面和西面则是用几道网拦起的“围墙”。

    校园北侧是6间平房教室,南侧一溜平房供校长办公和老师备课,中间的开阔地即操场,操场正前是个高约一米、面积相当于一间教室的水泥平台,这既是开会时校长和老师的讲台,也是上课间操时体育老师的领操台,同时还是学生表演节目的舞台。

    我们每天的学习生活是从晨检开始的。所谓晨检,就是在第一节课前由班主任老师检查每一个学生应该带的水碗、手绢和冬天的口罩,隔几天还要检查手指甲是否过长。晨检每天如此,从未落下,虽是小事,却养成了学生讲卫生的良好习惯。

    学校大门北侧是传达室,传达室后边是小锅炉房,供全校师生喝水。为了安全,学校禁止学生到锅炉房打开水,由工友每天早晨把开水灌进一个大搪瓷桶内,再把开水桶放在锅炉房门前的木架子上,盖盖儿上锁,冬天还要罩上一个棉套,这样每天课间学生即能喝到温度合适的开水了。有一天,见到王津礼校长和一位值日老师忙乎准备开水,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后来得知,工友有事回家了,这学生喝水的差事就由王校长承担,直到工友回来。

    六年级时,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王恩萱是位老教员,讲语文善于调动学生的兴趣。王老师说,语文的内容很多,概括起来不外乎“字、词、句、章”,即“识字、组词、造句、作文”,如此深入浅出的总结,使我至今记忆犹新。

    那时,校园虽然简陋,但在年轻健壮的体育老师王志宏的带动下,学校的体育活动却很红火。除了篮球、排球没有,其他诸如小足球、垒球、双杠、单杠、沙坑、跳箱等都有——两头垫两块砖头,搭上一根大方木就是平衡木了。

    王志宏老师那银色的口哨,一天到晚老挂在脖子上,脸上总带着笑容,学生都爱上他的体育课,更爱听他神聊。每逢雨雪天儿,他就在教室里给我们讲他的从军趣闻。有一次讲到他和渔民夜捉海龟:那海龟目光如矩,龟甲大如屋顶,可以站20个人。王老师讲的绘声绘色,我们听得目瞪口呆。事隔多年我们明白了,这纯属王老师侃大山,世上哪有那么大的海龟啊!

    小学生活里最美的事要数看电影了,同学们高兴得跟过节一样。每次都是周六下午全体师生在操场集合,按班级顺序列队出发,由班主任在前带队,班长在后与老师相互呼应照顾同学。

    从学校到大华电影院一个来回少说也得有五公里,还要经花市、穿崇文门、过东单,但同学们兴致勃勃,顺序不乱。印象最深的就是《渡江侦察记》,当时我想:“这电影里有山有水、有车有船,那电影院得有多大的地方啊!”散场时悄悄掀开“大白布”一角往里看,敢情什么都没有——电影电影,闹了半天都是“影”啊!

    看电影回来的路上,队形依然不乱,赶上某个同学快到家了,跟老师说一声就可以离队回家了。老师还要嘱咐:“注意安全赶紧回家。”直到最后一个同学离队,老师才回校,虽然老师住家也在途中。

    1956年,我五年级时,我们在天坛体育场过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六一儿童节。

    那天一早我们就到校集合,少先队的鼓号队在前,各中队按班级顺序紧随其后,星星火炬的队旗和红领巾交相辉映,上白下蓝的队服格外整齐,一路上铿锵有力的鼓号声和嘹亮的歌声此起彼伏:“我们像春天一样,来到花园里,来到草地上……”

    灿烂的阳光照在体育场内,跑道周边的彩旗迎风招展,这是全区的小学生运动会。我们班的小个儿男生比赛钻铁圈,像我、吴云峰等;大个儿男生推铁环,像王玉彬、孔庆礼等;女生是跳绳跑,都是50米折返的距离。同学们兴高采烈不断地为参赛的同学加油,临近中午比赛才结束。这个生动活泼的儿童节,永远记在我心中。

    五年级是我小学最后一次暑假。在放假前一天,老师就把作业发到每个同学手中——横16开本,彩色封面,画着一队男女少年扛着渔竿提着水桶去郊外野游,色彩鲜艳,形象生动,让人爱不释手。

    那个作业一共40篇,一天一篇,内容以语文、算术为主,地理、历史等为辅,大约一堂课的时间就能做完,可以个人在家做,也可以到学习小组去做,几个住家邻近的同学就可以组成一个小组。如果某个同学家里或院里比较宽敞,大家就约好每天早上8点钟到这个同学家写作业。写完作业还能玩一会儿,10点钟就各自回家了,所以同学们都不把暑假作业当成额外负担,反而是暑假生活的良好调剂。

    “李福良在家吗?”暑假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看《中国少年报》,忽听外边有人叫我。我出门一看,原来是邻近的孔庆礼,他告诉我,老师通知第二天8点到学校,还叫我再传下一个邻近的同学。我立刻就去通知离我最近的李广利,叫他再通知别的同学——这就是我们暑假联络网,放假前老师就布置的一个联络方式:老师只要通知一个离学校最近的同学,再由他通知邻近的同学,不到半天工夫,全班同学就都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除了回老家的以外,大约有40名同学到校,有东路的孔庆礼、王玉彬……西路的朱万水、傅汝庚、杨光华……南路的傅淑玲、藏玉玲、王玉英……北路的李广利、李立柱……多日不见的同学一相见,跳啊蹦啊,甭提多高兴了。这次集合,老师是要带我们看电影《怒海轻骑》,我们就更高兴了。

    六年级的春天,响应“绿化祖国美化校园”的号召,我们小队就在教室西侧种向日葵。一场春雨,小苗破土而出,经过间苗、整枝、浇水,向日葵茁壮成长。到了期末,高大的向日葵已结成硕大的花盘,成了校园里最亮丽的一道风景。

    这一年,小学毕业考试和初中升学考试合二为一,当我走出考场,望着丰收在即的向日葵,心中暗想:“再见了,法华寺街小学;再见了,敬爱的王校长和各位老师。有您们的辛勤教导,我的小学生活,就像春天一样,充满了阳光和欢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24 04:34 , Processed in 0.02539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