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景山观牡丹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乔宗玉| 查看: 704| 评论: 0

    每年阳春三月,如同一个约会,我总是会赶到景山公园赏牡丹,这似乎已经成了我近四、五年来的一个习惯。

    景山公园位于京城中轴线,南面是故宫,北面是地安门,可谓千年皇胄紫气,融于一山。景山建于明代,是一座人工山,由挖护城河的泥土堆积而成。景山因为曾经战时囤煤,故而又称“煤山”。景山最著名的应该是那棵歪脖老槐树,它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朱由检自缢的地方,这也是中国最后一个汉人建立的王朝结束的地方。1944年,由前清翰林傅增湘撰写的《明思宗殉国三百年纪念碑》立在了老槐树下,“以勤俭爱民之主,十七年宵旰忧劳,终无救于危亡”,给予朱由检高度的评价。新中国的缔造者毛主席,对于朱由检,也是肯定的态度,感叹他面对一个乱摊子,只好哭天抹泪。

    想当初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贫苦出身,称帝后惩治腐败,狠杀贪官,而帝位传到神宗、熹宗之后,朝纲混乱,思宗朱由检面对一个贪官如云的政制体制,已经毫无回天之力,眼睁睁见家国无存,只能以死谢罪。可见,中国的历史一直就是在杀贪官、建新朝、再杀贪官、建新朝中螺旋式前进,这成为了一个不可冲破的怪圈。因此,每次在景山路过那棵歪脖树时,我心里感叹无数,它远比象征着权力巅峰的故宫太和殿,更能引发人们反思历史的思绪。

    正像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借贾雨村所说:“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我等芸芸众生只能望着这历史兴亡叹息,惟有赏花以怡情,使自己能存留天地之清灵之气,扫除污浊之流。牡丹虽开在春天,却不及梅花、迎春花开得早,愣是要挨到阳历五月间,才缓缓开放。在北京,它的花季也就半个多月,端午一来,它便渐渐枯萎,娇妍无存。故,与牡丹的约会,匆匆又匆匆。赴约的时候,我已卸下厚厚的羽绒服,穿上薄薄的春装了,心情亦从寒冬封锁下的清冷中苏醒,变得喜悦、兴奋。

    景山的牡丹园约摸是北京市内最大的牡丹种植地之一,品种也很丰富,葛巾紫、玉板白、二乔、姚黄、千堆雪之一等三万株牡丹在山脚下争奇斗艳。不仅仅国内江南江北的牡丹名品,连日本牡丹——金阁、新七福神也其乐融融地汇集在中国牡丹旁边,吐蕊怒放。我穿行在牡丹园中,微微低头嗅一嗅牡丹的芬芳,抬头见彩蝶飞舞,心中顿觉春意盎然。

    因我姓乔,故而对“二乔”牡丹别有兴趣。“二乔”牡丹,一朵牡丹内花瓣呈现两种颜色,淡粉中夹绛红,颜色参差,层次分明,包裹着嫩黄的花蕊,美不胜收。相传“二乔”为一对喜爱牡丹的乔姓双胞胎姐妹所化,与三国中的大乔、小乔并无干系。我想,当年“二乔”的培育者一定花了不少心血,才浇灌出如此天香国色。

    日本牡丹“金阁”长得很有特色,淡黄的花瓣团团簇簇,到顶端便鎏出一线微红的边儿,楚楚动人;新七福神白里透红,十分淡雅,如同染了樱花的秀雅清逸,却又添上许多富贵之态。

    牡丹雍容华贵,艳丽无双,自古便有“花王”美誉。与之相关的世间美人,如唐朝的杨玉环、明传奇《牡丹亭》“杜丽娘”、清小说《红楼梦》“薛宝钗”,都被赋予了牡丹花般的高贵形象。有一年,我去景山赏牡丹,误了花期,牡丹在初夏烈日灼烤下已然枯萎,园内落英成冢,恰便是“姹紫嫣红”落遍,我哪里还有“良辰美景奈何天”的兴致。但那一刻,我想起《牡丹亭》中杜丽娘与柳梦梅梦中幽会,“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原来,有情人初见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惜的是,另一位“牡丹”美人薛宝钗空有牡丹之姿,却因她的夫君贾宝玉撒手人寰,她只得像她所写的“竹夫人”那样“梧桐叶落叹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独守空房,饮恨终身。

    既然来了景山,山顶的万春亭不可不去。在那里,我南望紫禁城,西望西山,感触良多,“是非成败转头空”,千古兴亡凭谁定?“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世上的事,想远了也没有用,我还是更赞同我的家乡湖南的文化精神——经世致用,脚踏实地地使我们的国家更美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18 14:51 , Processed in 0.02497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