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为正阳门“整容”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贾本义| 查看: 887| 评论: 0

    1977年,中共中央决定在天安门广场上为逝世的毛泽东主席建一座纪念堂。相邻的正阳门作为这项工程的附属工程,也要“见新”、“整容”。北京卫戍区决定由我当时所在的团担负此任务:为纪念堂建设施工做好安全保卫和为正阳门“整容”。当时,我作为一名机关干部,有幸参与了这项工作。虽然时间已过去30多年,但我至今难忘。

    正阳门年久失修,墙下边几层砖都被侵蚀“粉”了,有些地方还十分严重,需要“整容”、“见新”。拆除重来是不行的,我们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整容”,后来看到的是在墙外边重新包了一层砖,给人的感觉是新墙。而这新墙用料还要是老砖,“整容”后的外表仍是“老正阳门”,就是现在讲的文物整修原则“修旧如旧”。老砖又重又大,重新烧制新砖来不及,也没砖窑等设施,只能在老砖上做文章。我们负责把老砖锯成两段,新截面朝外,这样新墙面就“新”中又有“旧”。锯砖是又脏又累的活,十几斤重的砖搬上搬下,用不了多久,战士们的脸上就挂满了汗珠,几个小时下来,衣服就湿透了。锯砖产生的声响很大,钢锯一开,接触到砖就产生出强大的“嚓、嚓”声,能传很远。为不影响周围居民,操作间门窗都用破棉被遮掩,夜里施工。锯砖时飞扬的灰尘弥漫操作间,又不能通风,虽然戴上口罩,仍然呛得人出不来气儿。战士们倒班,锯一块砖换一个人,跑到外边喘口气。这活儿看似简单,实际上技术含量很高:锯是圆形薄片,当时国内制作不了,是从国外进口的,价格不菲;金属锯面和砖要始终保持垂直,稍有不慎,锯面就断了;每换一片锯面,老师傅就心疼不已;锯出的新碴口要规矩,新面边线和原砖四角棱线都要垂直,否则锯出的新面砖就整个不能用了。夜间12点吃顿夜宵,凌晨4点收工。那时战士们从事体力劳动消耗能量大,吃饭就多,很快后勤供应便出现了亏空。我到团后勤处给连队申请补助,才得以维持。

    最后一项任务比较轻松,就是到正阳门城楼维持秩序,给师傅们当帮手。记得那时的工人师傅,都是在古建筑行业上很有名气的行家里手,但年龄偏大。师傅们不顾年高体弱,仍然爬高上梯,认真描红画绿,一丝不苟;带徒弟以身作则,要求很严,一笔一画也不放过。最关键的工序是贴金纸。金纸由两张专用纸夹着,打开一张专用纸,金光闪闪,太阳光下,刺得眼睛都睁不开。金纸很薄,不能用手拿,一拿就碎。记得当时师傅讲:“人说命如纸薄,就薄到如此,不要用手去摸,要珍惜。”取金纸都是我们战士去押运到正阳门;现场领取施工要师傅们个人签字。我原以为贴金纸是先刷胶水或其他黏性物质,不知道是先刷漆,然后用嘴吹气,把金纸从专用纸上吹到漆上,没有刷漆的地方金纸就落下来。这个技术的关键在嘴,真乃嘴上功夫。老师傅贴金纸,嘴上功夫到家,贴得好,还省金纸。贴金纸要有自然条件:晴天,风不能大于3级。我在旁边看老师傅贴金纸时,曾半开玩笑地请他收我当徒弟,老师傅头也不抬地回答我:“你嘴上功夫已经可以了,好好当你的兵吧”。

    几个月后,正阳门工程完工,一座崭新的正阳门耸立在天安门广场南端,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1977年5月24日,毛主席纪念堂工程现场指挥部评我为“先进工作者”,特发奖状一份,笔记本一个,让我喜出望外。30多年过去了,不少奖状都遗失了,唯此奖状我一直珍藏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25 14:24 , Processed in 0.026598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