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琉璃河镇 连通中原和北京的“圣聚”之地

2002-12-1 12:00| 发布者: 曹燕| 查看: 1161| 评论: 0



        琉璃河火车站上方连通水泥厂与职工生活区的铁桥。 
 
 
        琉璃河宽阔的河床已成为放羊人喜欢光顾的地方。 
 
 
        琉璃河中学内,岫云观旁正在练习打篮球的学生。 
 
 
        “商周遗址”所在的黄土坡村。村民正在放火烧荒。 
 
 
        永定河上的金门闸遗址。 
 

摄影:尹亚飞

    琉璃河镇,镇以河名。大石河、小清河、永定河流经该镇,与北拒马河交汇,大石河下游即称“琉璃河”。琉璃河,古有“圣水”、“圣聚”之说,又有“刘李河”之称。古时候,从中原北上大漠,或者从北方大漠南下进入中原腹地,均须经过太行山东麓的琉璃河地区。这里是中原进入北京小平原的第一站,作为北京的西南门户,早在西周初年即成为燕国始封地,北京3000多年的建城史也由此拉开序幕。

    琉璃河镇,镇以河名。大石河、小清河、永定河流经该镇,与北拒马河交汇,大石河下游即称“琉璃河”。琉璃河,古有“圣水”、“圣聚”之说,又有“刘李河”之称。古时候,从中原北上大漠,或者从北方大漠南下进入中原腹地,均须经过太行山东麓的琉璃河地区。这里是中原进入北京小平原的第一站,作为北京的西南门户,早在西周初年即成为燕国始封地,北京3000多年的建城史也由此拉开序幕。

    终结的火车客运站

    怎么理解琉璃河镇作为交通要道的地位?御桥、离宫、河道的旧事就不说了,如今107国道穿过琉璃河镇的时候,留下最明显的痕迹,除了昼夜不息的车喇叭,便是镇上马路中间的水泥隔栏,让人总觉得这条南北贯通的道路会通往遥远的地方。的确,这条大道也和京港澳高速相连,从北京起步,一直通往遥远的蓝色的水边。

    1964年,“四清”时期,家住琉璃河镇黄土坡村的农民施友,在自家地里挖白薯窖,挖到一丈多深,居然挖出了个他称为“铜香炉”的东西。那时,琉璃河镇上有专门收购字画瓷器的店铺,施友拿着这个“铜香炉”去。店员说:“你这个东西我们不太认识,要不拿到琉璃厂去看看?”选了个日子,施友一早从琉璃河火车站出发,当时南来北往的列车大多还在这里停靠。施友从琉璃河坐到永定门,五毛钱。

    琉璃厂文物商店里,店员看看施友,又看看“铜香炉”。过了一会儿,两个骑着挎斗摩托的警察就走进了店内。他们问施友:“你来干嘛呢?”“我来卖铜香炉啊。”“你犯法了,知道吗?”尽管从地里挖出来的“铜香炉”充了公,但他后来还是壮着胆子跟公安局的人说,“不管怎么样,你们要给我一块钱。来回的车钱!”

    但是,2007年,琉璃河火车站最后完成了它作为客运站的使命。如今,京广线上的“和谐号”列车每日不断从这里飞驰而过,从不停留。

    脚下便是北京的起点

    上世纪60年代,施友并不知道,他无意中挖出的“铜香炉”竟然揭开了一个巨大的历史地理空间。1973年春天开始进驻的考古工作者,最终使燕国始封地得到确认,也使得北京有了明确的建城开端。

    在历时长久的考古发掘中,琉璃河镇附近的村民眼看着自己脚下的土地被挖开了一道道巨大的口子。“一般都要挖几米到十米深,分几个层,每层土的颜色都不一样。”施友说,“其实不是每个墓坑都有发现,很多墓穴已经被盗过,但是我参与挖掘的很多墓坑还真的有宝贝”。

    现在,燕都遗址还有很大一部分沉睡于地下,黄土坡村在很长时间都不允许私自建设房屋。但是,架不住人越来越多,这几年似乎也松了点。施友觉得,考古发掘后回填的土地很好使,暄乎,种什么都得劲!但如果问施友,您觉得您脚下的地是北京的起点吗?施友会说:“不是吧,皇帝住在紫禁城,又不是住在这儿。”

    野草青青漫河床

    上世纪50年代末,琉璃河古石桥迎来了第四次大修,桥面上加铺了一层沥青。1999年,在石桥西侧修建了新的钢筋混凝土大桥,古桥作为运输干道的职能消失,沥青的桥面被剥去,露出了百年车辙的痕迹。

    如今,住在琉璃河镇上的人们,买菜的老人、接孩子放学的妈妈、漫步的情侣和无所事事的少年,南来北回,都更喜欢选择古桥。当然,如果一个孩子希望在这古桥上学骑自行车,这可不是好场地;姑娘们想穿着高跟鞋在这里谈情说爱,也要小心鞋跟会陷下去。

    古桥西侧就是新建的钢混大桥,南来北往车流不息。据说这里是交通事故频发地,但大货车从大桥上翻下去,也已掉不进水里。桥下就是琉璃河,两条铁皮船停在石桥东侧的岸边,宽阔的河床周围是青青的野草,也是放羊人喜欢光顾的地方。

    这个因水而得名的地方,本来和水的渊源很深,比如以方位、地形等自然地理特点给周围的村子命名。

    万里村,永定河原来流经村西,形成一段弯曲河道,将村子包围,因此得名“湾里”,后谐音改为现名。现在琉璃河镇中心所在的洄城村原来是个古渡口,也因为大石河环绕其北、西、南三面而得名。

    现在的琉璃河却已经水迹难寻。就在琉璃河大桥的西侧,150亩的河滩已经是一片西瓜地。土地并不湿润,种前要浇水,种后还要浇水。西瓜地里白色的塑料薄膜起伏如浪花,如果顺利的话,每亩能够有5000斤左右的产量。问老板会不会担心涨水。他们说,应该不会吧,在附近村民印象中,最近一次发大水已经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事。

    ■ 旧迹·石桥

    琉璃河上

    “银锭扣”石桥

    琉璃河镇上的岫云观,原来是一座皇帝行宫,称为“良乡离宫”。古代,琉璃河经常发生水患,严重阻碍了南北交通,给朝廷出行、官员觐见和百姓生活都带来了很大不便,因此,明代嘉靖年间修筑了琉璃河石桥,又在桥北建了这座离宫。

    后来行宫供给入不敷出,改为寺院,称为“恩惠寺”。据说八国联军入侵的时候,遭到毁坏,仿照北京白云观重修后,改佛寺为道观。清末民初,宫廷里不少太监被逐出宫外,部分沦落到此,所以当地人更习惯称它为“老公庙”。

    “岫云观”在现在的琉璃河中学内,作为学校的活动中心,是举行演讲比赛、兵乓球比赛的场所。下午,学生们会在两栋老房子之间的空地上打篮球、练习运球。

    嘉靖皇帝到南方巡视时,路过琉璃河,看到河宽水深,两岸往来摆渡,应接不暇,特别是汛期,河水凶猛,摆渡时常发生危险。而这条大路也是北京通往南方诸省及山西、陕西等地的必经之路。因此,回到北京后,他决定修建大桥。

    大桥仿照卢沟桥用“金木垛”的方法建造。桥面上条石与条石的衔接处则用“银锭扣”扣嵌,异常坚固,其中一侧人行道上就有“银锭扣”198颗。

    ■ 乡土·京绣

    “蝴蝶宁”曾绣制将帅服

    ●刘秀华,琉璃河镇居民,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京绣”传承人

    京绣与苏绣、湘绣、顾绣并称“四大绣”。京绣来自宫廷,特点是庄重大方,用线颜色也较苏绣淡些。我的手艺是从我公公宁国玺那儿学来的。1938年,13岁的时候,他开始在正阳门附近的西湖营学习刺绣,经过七年半的时间,练就了一手刺绣宫廷龙袍的绝活儿,在行内有“蝴蝶宁”的美誉。这以后,宁国玺一直研究京绣技法,曾在1949年参与刺绣人民代表所佩戴的国徽,并亲手绣过国旗,1955年还参与了将帅服装军衔的刺绣工作。将帅服装上的刺绣需要用到很多金线,每一道都很有讲究。现在跟着我学艺的都是附近的妇女,不耽误干家里的活,一个月挣一千多。经常有外国的妇联朋友来,她们喜欢手工的东西。

    ■ 区域·旅游

    休闲旅游资源有待拓展

    ●王雄越,房山区琉璃河镇宣传部

    琉璃河镇是房山区平原乡镇中面积最大、行政村最多的乡镇。现在琉璃河镇的旅游主要就是梨花节,万亩梨花,但是时间比较短,来拍照的人主要集中在一个星期左右,休闲旅游还没有发展,资源比较欠缺。琉璃河镇的旅游主要依赖人文历史资源,对历史考古感兴趣的人来这里,可以看看商周遗址、琉璃河石桥、岫云观,但这些都属于知识性的,人们看一眼就走,还没有可以留下来休闲的东西。作为交通要道和北京西南门户,琉璃河地区地势比较开阔,一览无余,要是有个山、有片湖就好了,可是现在水又不太好。

    ■ 遗址·考古

    确认燕国始封地和北京建城史开端

    ●李桂清,房山区史志办副主任

    出土在黄土坡村的燕侯墓,是一座有四条墓道的大型墓葬,商周时代,有没有墓道和有几条墓道,是墓主人地位身份的一种标志。安阳殷墟的考古发掘表明,有四条墓道者是商王和诸侯王的陵墓,有两条或一条墓道的则是王室贵族的墓。

    其实,琉璃河镇考古中发现的不少极为重要的西周文物,例如伯矩鬲、堇鼎,今天早已走出考古学界,而为更多的普通民众所熟知。1995年,在与黄土坡村毗邻的董家林村地面上,成立了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现在这里所有的展品都是复制品,而“伯矩鬲”原件早已成为首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一大批青铜器及重要铭文的考古发现,与文献记载相符,确凿证明琉璃河即为西周时期燕国最初的都城所在,而燕国始封地的发现,也使得北京城有了明确的建城开端。

    ■ 遗存·金门闸

    “治家的河,费钱的闸”

    永定河上的古建筑,遗存至今的,除卢沟石桥外,就要算位于房山区琉璃河镇窑上村东南,永定河右岸的金门闸了。金门闸建于清康熙年间,当时是为了引小清河的水,藉清刷浑,以加深永定河槽。后因永定河槽逐年淤积高于小清河,使得清水不能流入,金门闸逐渐废弃。

    当地人说,永定河是败家的河,小清河是治家的河。永定河洪水挟沙量大,为了防止汛期决堤,就要加高堤防,但过不了多少年,河道又再次淤高,相对的堤顶重又变低。所以金门闸几经修复又废弃。当地人认为,金门闸也是费钱的主。后来金门闸保留灌溉用闸门,其余各孔均填废,闸板及桥板丢失,但仍保存原来残迹,这就是今天看到的金门闸的原状。闸门的石缝间长起青草杂树,残败耸立,颇为壮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9-21 09:07 , Processed in 0.10571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