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我家住在井儿胡同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郭敦毅| 查看: 883| 评论: 0

     西直门内南小街有条井儿胡同,位于两座城门之间,北到西直门,南到阜成门,都是一里半。出了胡同西口就是城根,不知什么年代城墙上扒开了一个豁口,从此多了一条进出城的通道。打记事起,豁口两侧的栅栏门就一直敞着,从没见关上过。从1949年到1968年,我一直住在这儿。

    井儿胡同东宽西窄,南北走向的鱼雁胡同和椿树胡同把它拦腰截断,形成一个小十字路口。

    路北1号院颇具规模,从尽东头一直延伸到鱼雁胡同,据说早年间是王府,红漆大门前有两块上马石。东边还开了个旁门,能进汽车。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解放军一个炮兵营在大院里安营。逢年过节部队改善伙食包饺子,战士们就到附近老百姓家借面板、擀面杖。

    院里的炊事班买粮买煤倒炉灰,都走鱼雁胡同里的小旁门。脏土站在十字路口的电线杆子底下,要等路灯亮了后才允许使用。每到晚上七八点钟,我家的后山墙就会传来咚咚的敲击声,这是出来倒炉灰的炊事兵在通知我们:赶快到脏土站去捡煤核儿。

    炮兵营换防后,一个部队文工团进驻,最初见到他们的肩章上缀着五道杠,以为都是大官呢,后来才搞明白,敢情那是五线谱。

    文工团团员们身着笔挺的演出服,脸上化着妆,倍儿精神。每天都咿咿啊啊练嗓子,还夹杂着各种乐器声,打破了四周的宁静。

    大院每个月都放露天电影,我们跟门卫混熟了,到时候进门招呼都不用打。偶尔去晚了,操场上的好位置都被人占了,就得钻到银幕后面反着看。

    胡同西边路南有个从两边上下的高台阶,街门常年紧闭,从前是所私立学校。在高台阶的斜对过儿还有所幼儿园;路北6号的街门刷的是绿油漆,右上方还留了一个投递报纸信件用的小窗口;和我们隔了一门的17号则是大杂院,院子很深,门道特宽,靠西边支着架织布机,小时候路过,常站在门外看人织布,机主大伙儿都叫他“何大个儿”,他家还在南小街秀才胡同把口开了个绒线铺。

    出了胡同东口就是南小街,迎面是豆腐坊,边上紧挨着家肉铺。北边路东原有家大车店,再走几步是合作社,门前搭着大席棚,棚底下是菜床子,夏天买菜论堆儿撮。往前路西有个裁缝铺,每到快过年,妈妈准带我去,让那个脖子上挂着皮尺、戴着花镜的老裁缝给我量一身新衣裳。

    胡同口往南拐弯凹进去一块,是自来水站。再往南,路西一拉溜儿分布着粮店、理发馆、杂货铺、馒头铺、小人书铺、小酒馆、茶馆和小饭馆。胡同口还有个传呼电话。

    走不远,安成胡同里有一座大庙,外院被街道幼儿园占了。幼儿园规模不大,总共三间东房,两间大一点的充当教室,小屋是储藏室,墙角的沙堆里埋着水萝卜,上午做完操,老师就给我们切萝卜吃。

    进鱼雁胡同往北有口水井,赶上自来水公司长时间停水,姐姐们就提着水桶去那儿排队,我站在边上看她们摇着辘轳往上汲水。再往北一点,记得是在南大安胡同附近,有座土地庙,又小又破。在福绥境的拐角还有一座天王庙,庙前有两棵参天大树和一根又粗又长的大旗杆。

    从胡同西口出来,过护城河大木桥,跨过一条铁道,就是南礼士路了。19路汽车在这儿有一站,站名叫豁口;26路到这儿是终点,站牌上写的是新华印刷厂,后来都统一叫车公庄了。这条出行线路是我们的首选。再有就是出东口往南,再往东拐进福绥境,走宫门口西岔,到阜内大街坐12路或13路电车。

    那时胡同里跑的净是三轮车,相当于现在的出租车。我大姨从甘家口来看我妈,交通工具只选三轮,坐汽车她犯迷糊。

    官园公园离我家很近,里面的活动器械很多,转椅、秋千,爬绳、转伞,转筒、独木桥……我天生胆儿小,又笨的要命,有的不敢玩儿,有的玩儿不好,只能干瞪眼看着别人玩。因为我就喜欢坐滑梯,所以印象最深的,是两个做成螺旋形和波浪形的水泥滑梯,还有一个木头滑梯。

    官园体育场也是我常去的地方,尤其是在上中学时,寒暑假里我几乎每天都去,绕着球场跑上几圈,捎带着再练几下单双杠。我在那儿碰见过大名鼎鼎的宝三,他穿着粗布褡裢和徒弟们在练摔跤。

    井儿胡同是这一带进出城的必经之地,常有出殡的打这儿经过。最吸引我的是队伍里的吹鼓手和那些用秫秸秆糊成的纸人纸马,一听见唢呐声,我就跑到街门口去瞧热闹。偶尔还能跟管事的要几根立香,留着过年放爆竹用。

    豁口以南有一段城墙被掏空了,里面是汽油库,洞口有士兵把守,闲人不许靠近。常看见军用卡车在城根儿底下排着队装卸油桶。在护城河桥南,靠西岸有个半地下的冰窖,里面储藏的冰块就是冬天从护城河里刨出来的。那时的护城河水清见底,水草里有的是小鱼、小虾、蛤蟆骨朵儿。

    1964年,井儿胡同更名为观景胡同,我们院的门牌也由蓝底白字的15号,改成红底白字的6号。我离开井儿胡同三年后,这个胡同就消失了,老街坊们也都四处分散,我还能记起名字,有钟铁链、苏亦瑄、苏亦民、闫铁民、张静宜、张静荣、张静明、张瑞林、何瑞华……

    2007年我到福绥境派出所去开当年迁户口的证明,向一位老民警报出观景胡同这个住址时,他说没这个地方,我赶紧改口井儿胡同,他才翻出户口底子给我开了证明。

    前不久再次故地重游,南小街还在,福绥境、鱼雁胡同、官园胡同也都在,只是道路两侧高楼林立,老胡同的韵味已荡然无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24 02:35 , Processed in 0.03011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