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二十六中青春激荡的校园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赵占元| 查看: 650| 评论: 0

    一九五六年小学毕业后,直接升入北京第二十六中学。二十六中前身汇文中学,是当时北京比较有名的学校,能进入二十六中上学,心里特别高兴。三年短暂、快乐、激情燃烧的初中生活,点点滴滴至今难忘。

    当年二十六中学校址,在崇文门内向东大约几百米的位置。有两个校门,南校门是学校正门,朝向崇文门内东大街,学校西门比较小,朝向崇文门内苏州胡同东口。

    入学后的第一感觉,是我们的校园非常气派,非常整洁,非常庄重。校园之大,有点让我吃惊,和原来的小学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对新学校一切感到无比新奇。走进校园,心情豁然开朗,对母校的崇敬之心油然而生。

    我们的学校被一条南北方向的主路,分为东西两部分,主路西侧是教学区。教学区最左边偏南是教学楼,是座比较新的东西朝向的建筑,各年级教室绝大部分设在这座楼里,周围有很多树木,环境特别幽静。上课时,老师们在课堂上抑扬顿挫讲课的声音,学生们琅琅读书的声音,常常在空中回荡。

    教学楼北面是实验楼,这是一座带有欧洲风格的建筑,呈三角形,面积不是特别大,楼的大门朝东南方向。这里设置了学校各个年级、各个学科的实验室。有化学实验室、物理实验室、力学实验室、电学、声学、光学等学科的实验室。记得那时同学们都特别喜欢上实验课,课堂上学到的书本知识,通过实验课的验证,同学之间互相讨论交流,对知识的理解和记忆,更加深刻。

    学校最北边,和主路相对的是学校的行政楼,是座带有欧洲建筑风格的楼,各个年级老师的教研室、休息室和学校各行政科室设在这里,平时学生们很少到这座楼里来。当时实验楼和行政楼外表面已经有些斑驳,两座建筑的“苍劲容颜”告诉全校的老师、学生和员工:“我们的学校是一座历经沧桑,为国民教育作出巨大贡献,历史悠久的学校。”

    特别值得骄傲的是,我们学校有一个非常大、非常正规的体育场。当时中学校园有这样的体育设施,也是数一数二的。

    体育场中间是南北向的标准足球场,足球场四周是标准的四百米跑道。体育场南边是几块并列的篮球场,经常可以看到几个班级学生在操场同时上体育课。下午放学后,是操场最热闹的时候。踢足球的、打篮球的、练习各种田径项目的,操场上每天都充满青春活力,生机勃勃。我家住的虽远些,那时家庭作业一般都在课上完成,差不多每天放学后都要和小伙伴们在操场锻炼,直到汗流浃背。学校带给我们的那种青春、快乐、阳光、充实,至今无法忘却。

    乐敏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我的印象特别深。当时乐敏老师二十多岁,个子高高的,留着齐耳的短发,十分干练又显得温文尔雅。她兼任我们的数学课,平易近人,讲课语言精练,逻辑性特别强。

    乐敏老师对学生的要求非常严格。那时二十六中是男校,尽管是一水儿生龙活虎、朝气蓬勃的小男生,也有淘气的时候,但从来没有让乐敏老师为我们班的纪律操心。记得初中毕业时,全校有两名被评为市级银质奖章的同学,就出在我们班。

    还有两位老师,也印象颇深。一位是孔繁益老师,是我最喜欢的物理课的老师。孔老师面容清秀,留着背头,头发黝黑黝黑的。讲课略带轻微的南方口音,慢条斯理的,语言简练,概念清晰明确;另一位是体育董老师。我们入学时,董老师头发已经花白。听其他老师说,董老师是一位资深的体育工作者,是我们学校体育教研组的负责人,同时还在当时国家体育部门兼任职务。董老师很少亲自给学生们上课,但在课后的操场上,为了保证学生们的安全,经常看到董老师的身影,学生们都特别尊敬董老师。

    二十六中的政治思想教育抓得很紧,除了政治课,思想教育的形式丰富多彩。学校实验楼前,有一座纪念碑,碑上刻有“为国死义唐谢君纪念之碑”,周围松柏郁郁葱葱。新生入学第一课,就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老师在这座纪念碑前,给新生讲述谢、唐二位烈士的事迹。至今每当怀念母校、怀念恩师、怀念同学,翻看我珍藏了五十多年的照片时,第一张肯定是看全班同学在纪念碑前的合影,难忘的往事似乎就发生在不久之前。

    二十六中度过的三年,正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百废待兴,社会主义建设热火朝天展开。尤其是一九五八年前后,各种运动一个接着一个,印象特别深刻的是除四害和大跃进。我们班分配在广渠门附近的护城河边轰麻雀,每天很早就到河边,只要有麻雀落在附近,就敲打手里的工具,只要能发出声音的东西都可以。大跃进时有一个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要精耕细作,产量就能翻几番”。记得在我们学校大操场东侧,曾经挖过一个五六米长、四五米宽的大坑,有好几米深,把挖出来的土,用筛子筛得很细,再填回大坑里,撒上种子,精心浇水。算得上精耕细作了,收获的时候,产量却没能翻几番……

    一九五九年我在二十六中毕业,结束了三年难忘的学习生活。毕业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回母校看望老师,没有与同窗三载的同学们叙旧,心里很是愧疚,谨以这篇小文,表达学生对母校、对乐敏老师和所有恩师的感谢和怀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24 02:48 , Processed in 0.03902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