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打小爱钻古玩铺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金克亮| 查看: 608| 评论: 0

    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大约是1963年,那时兴起过一阵收古玩,惹得我也爱往古玩铺里钻。

    古玩铺就在顺义中山北街路东,三间门面,房子很古老,门上的漆都脱落了,露出竖的不规则的木纹。进门是一玻璃柜台,里头摆着几件玉的、翡翠的古件,戒指、扳指儿、手镯、烟壶、烟嘴……正中摆着一尊玉质的弥勒佛,弥勒笑容可掬,两个肥硕的大耳垂在肩头,坐姿,袒胸露腹,身上的袍带飘逸。我清楚地记得,佛像的标价是40元。玻璃柜后的货架上,摆着许多形状大小、图案、色彩不同的瓷器,一个格子里还摆着几个白银的水烟袋。墙上挂着几张颜色老旧的画。不过我对这些都不太感兴趣,我想看的是金子或是银子的元宝,可惜看了很长的时间,没看见有人来卖。

    不过,没过几天,我倒看见了一件让我很难忘却的事。那天下午,一个老太太抱了一个大瓷瓶,淡青色,我记得上头的画是仕女像。收购古玩的姓郭,我们都叫他老郭,中等身材,40出头的年纪,白发。老郭接过瓷瓶,认真仔细看,又翻过来看瓶底的落款,又和旁边的人小声商量,很慎重的样子,最后定价300元。这个价让在场的人眼都直了。那时候,一个工人每月不过三四十元,300元可是大钱了。从开的价中,老太太看出自己的瓷瓶是个宝,就往上抬价。但老郭不干。老太太想,我有好东西,不怕你不出价,就抱着瓷瓶往外走。许是心里太激动了,没留神绊在门槛上,瓷瓶摔在门口的青石上,啪的一声,碎片散了一地。老太太坐在地上,连拍了几下地,最后站起来,带着哭声问老郭还要吗。老郭说,好瓷瓶要,一堆碎片要它干吗。

    还有一回,铺子里进来一个40多岁的汉子,手里拿着根木棍样的东西。有一米长,稍弯,紫色的,上面满是深深的有直有斜的纹路。老郭接过来仔细看看,然后让那人拿回去。有人问,这是什么东西,哪里来的。汉子说,五十年代初期,破除迷信,庙里的神像都被拉倒了。这根木棍是从南门里老爷庙关公肚子里拿出来的。虽然不要,但这根木棍肯定是好东西。

    古玩铺里还摆着一幅画,面画上是两只老虎在喝水,标价是30元。那天铺里来了一个人,大概和老郭很熟,就和老郭聊。老郭说,这幅画的作者是位名家,你看老虎低着头在喝溪里的水,老虎鼻子还吹着气,水里还有两朵水花,画得多细致逼真。那个人说,一张画就值30元,这画画的要是天天画,得挣多少钱呀。老郭摇着头,他们这种人不是天天画,不定几天画一张画,没事时就坐着喝茶琢磨,待到哪天精神头足了,拿起笔来,唰唰几笔,一张画就出来了。

    我经常去古玩店,也对一些东西多少有了了解,比如瓷瓶,那种小口,大肚,底座小的,上头满是蓝花,有双喜字,没有破损,6元一只。如果有盖,8元一只。那种大口的,细腰,上头也布满蓝花,没有破损的,也是6元。

    我家有块石板,淡青色,挺雅致,长有40厘米,宽30厘米,厚有1厘米,上有一幅画。画的是一座山,山上有树,山前一座茅屋,屋内一个人,坐在书案后,案上放一琴,那人正在抚琴。屋外一株老梅,梅花正斗雪开放。屋前一条小溪,溪上一桥,一个人头戴斗笠,身披皮袍骑一驴,正走在桥上,身后跟一童子,肩上扛一木杆,上挂一酒葫芦,天上下着鹅毛大雪,山石林木都隐在雪中,很有些诗意。又有两句诗,我后来听哥哥说,那两句诗是:“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因那时年纪小,就拿着这块石板去了古玩铺,卖了4元钱。回家来献宝似的把钱交给母亲,招来母亲一顿骂。现在想起来,这块石板要是留着,摆在那,没事时把玩欣赏,也是一件乐事。

    后来,我转到文庙念书,就不再去古玩店了。但发生在古玩店里的故事,还清楚地留在记忆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20 20:15 , Processed in 0.02553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