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下雨啦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许志壮| 查看: 514| 评论: 0

    人们常说:“京城七月天,变化孩儿面”,此话一点不假。

    您瞧吧,院子里乱飞的蜻蜓低空盘旋,墙旮旯的蚂蚁成群结队地忙活搬家,饲养的家猫家狗心神不定地乱窜,就连悬挂在房檐下秫秸笼子里的蝈蝈,也撒欢儿地吵叫着,乱凑热闹。一阵风儿吹过来,一准儿是又要下雨了。

    平日里习惯在幽静的胡同院落里生活的人们,立马就紧张起来。可是,贪玩成性的孩子们依旧不管这些身外之事。仍然仨一群,俩一伙地起哄架秧子吵闹着,嘴里还闲不住地群声吼叫着顺口溜:“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打雨伞,你家打大头。”

    呼啦啦,凉风吹起,立马吹落了衣绳上晾晒的衣服,吹掉了支撑窗棂的支挡棍,吹起的落叶满世界地飘浮,还吹起了地上的灰尘鸡毛,随着阵阵风起云涌,还夹杂着大人们的喊叫和婴儿的哭闹声。

    “三儿,快戴顶草帽。捎上一把雨伞,到站上迎迎你爸去。”

    “大秀,赶忙慌儿的,把地当院儿的饭桌子收拾了,快搬屋里去。”

    话音未落,一阵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转瞬之间,雨水夹杂着一个个冰雹纷纷打在了一盆盆花草、葡萄架、鱼缸和来不及收拾的洗脸盆、水桶上,叮叮当当的响声四起。那倾盆大雨下得是眼前一片白花花的雨雾,随着一阵风吹开始向西边屋潲雨。入夏新裱糊上的白菱窗户纸,新悬挂着的细冷布全被淋湿,那叫一个透心凉。

    低洼的院子没有下水道,咕嘟咕嘟的雨水就肆意地向屋里倒灌,东家西家只好抄起洗衣板子、面案子挡在门槛处。有的更是使出高招——一盆炉灰渣子就倾倒在门槛处,像是筑起了一道拦水坝。还是东屋的大哥见义勇为,裸露着脊梁板,抄起铁锹麻利地挖开一溜儿排水沟。转眼之间,满院子的雨水一下子就涌到了胡同口。

    这时胡同里没有了行人,就成了孩子们的天下。一见雨水,他们立马抖起了精神。手撑破雨伞的、头顶旧草帽的、或者干脆淋着雨水,在胡同里撒欢地奔跑。一双塑料凉鞋,尽情地趟在水里缭绕出一个个水泡。有的索性伸出脚来,让从大瓦房瓦脊沟流淌下来的雨水使劲地冲洗着脚面子。

    忽然,从后窗户传出南屋二婶的大声喊叫:“老大,快拿盆来,接雨水。不行啊把饭锅拿来吧,这顶棚上漏的雨水流到炕单子上了。”

    屋漏偏逢连阴雨。

    那时老北京人居家住房大多数是简陋低矮的平房,一入“伏天”就怕下雨。


    仅仅半个时辰的光景,雨过风停。一道彩虹挂在天上。

    面对被雨水清洗过的街面,一群丫头们蜂拥在一起叽叽喳喳,有的还伸出手指向天边的彩虹。每到此时,孩子们会呆呆地望着弯拱的七彩彩虹,出神发愣,胡乱猜测着里面是否隐藏着孙悟空,或者是会有七仙女下凡。

    一群秃小子们讨人嫌地聚集在一起。胆子大的叠起了罗汉,攀着断壁残垣的房山墙去逮“水牛儿”。下过雨潮湿的阴凉处,就会繁衍爬出大大小小的“水牛儿”,被捉到手里的“水牛儿”,在一声声:“水牛儿、水牛儿,先出了犄角后出头,你爹你妈买来烧羊肉”的民谣声中,伸出长长的犄角和柔软的身子,托着重重的蜗牛壳慢慢地爬行着。一到此时,孩子们会凑集在一块玻璃窗前,将“水牛儿”摆放在一条平行线上,开始了“水牛儿”的爬行比赛。被爬行过的玻璃面上,留下了浅浅的污迹。

    更吸引孩子们的是胡同四合院里栽种的老枣树。

    赶上八九月份刮风下雨,随着风吹雨淋刚刚成熟的青红的、满红的枣子不时地会被吹落到地面上。一到此刻,大家是你争我夺地分享着“天上”掉下的果实。

    “刚出锅的五香开花豆,吃啦!五香的开花豆”。

    雨水刚停,手提铺盖着白毛巾柳条筐或是竹篮的姑娘媳妇,就会走街串巷地高声叫卖五香开花豆。那露着尖尖嫩芽、鼓胀开着歪嘴、个顶个儿饱满吃到嘴里绵软倍儿香的开花豆,五分钱一玻璃杯。孩子们用草纸包裹着,或是倒在手绢里,有的干脆就装进衣兜里,慢慢地品尝。

    这雨后,吸引孩子们的还有那卖熟肉食的买卖。他们推着独轮车,推车两侧木箱匣子上用推拉玻璃片罩着,讲究一个干净卫生。箱匣子里面分别码放着卤鸡蛋、鸡爪、鸭脖子、煮花生米。相比较,刚刚煮熟的五香田螺,价格便宜还给的多,也就具有极大的诱惑力,吸引着小孩子们。那大盆子里大的小的、圆的尖的田螺,掺和着花椒大料香桂皮,覆盖在细冷布下。一眨眼,冒着热气和诱人香味的推车,被孩子们团团围住。让人垂涎欲滴的煮田螺,三分钱一小饭碗,还特意给买主准备了一根根小木签子。就连在清洁厂上班的贾叔,都抄起一个菜碟子奔出街门来了五分钱的。转回身自言自语地咂摸道:“喝二两小酒,有了下酒菜了。舒坦啊。”

    不知什么时候,买大小金鱼的、收卖旧货收购破烂的、推拿按摩的、推头理发的,蜂拥行走在胡同街巷间。

    “嘿!还在这瞎望天呢?一场大雨把护城河的水闸冲溜了!河里的活鱼,都起了肚,冲翻了白。满河筒子里都是人在河里捞大鱼呢!”只听得蹬三轮排子车的爷们儿一路发布着马路消息。

    “二秃子,你还在这里疯哪。还不快去段上的房公所,找人修补那漏筛子的破房子去。”二秃子妈有气无力地又发布着新的号令。

    这就是老北京城胡同下雨时,一段真实生动的生活景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2 18:19 , Processed in 0.02616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