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北海公园过暑假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谢培壮| 查看: 759| 评论: 0

    上世纪六十年代孩子们暑假的活动与今天有很大的不同。除了在学习小组做完老师留下的不多的暑假作业外,大家很少“宅在”家中,也很少参加名目繁多的各种培训班,大多是三三两两在街头巷尾玩耍。

    当时大家玩的内容在今天看来也很简单,但那时的孩子们却乐此不疲,从不厌倦。其中男孩子们经常DIY简单的玩具,如用一根铁丝就可以做个铁环或弹弓;一把冰棍棒、几张香烟包装纸也可以变换出数不清的玩法。

    那年代既没有电脑也没有游戏机,连现在家家户户都有的电视机也极为罕见,除了玩上述的游戏外,就是去景山少年宫或北海少年科技馆,后者设在北海公园里五龙亭北边的阐福寺内。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前半期,市政府对少年儿童的课外活动非常重视,设立了很多课外活动基地,在校学生可以自由报名参加,学校对学生参加这些课外活动也很支持,北海公园内的少年科技馆就是这些课外活动基地中很有名的一个。

    科技馆内有各种兴趣小组:航模组学习航空知识、制作飞机模型,这些模型装有微型汽油发动机作为动力,可以真的飞起来;无线电小组学习物理、电学知识,动手组装收音机和收发报机;舰模小组动手制作舰船模型并学习相关知识;生物小组则学习解剖动、植物,制作标本。此外,还有位于湖东岸船坞附近的红领巾水电站,里面有功能完整的微型水坝和发电机……许多孩子都喜欢到那里参加各种活动,既丰富了课外生活,又学习了科学知识,这些都是对学校学习内容的有益补充,初步实现了学以致用,也就是今天提倡的“素质教育”。有不少孩子由此喜欢了学习科学知识,也有的后来成了这些领域的专门人才。

    除了参加少年科技馆活动之外,在公园里玩耍也是孩子们的兴致所在。那时公园的门票是五分钱,暑假期间学生和儿童是一分钱,于是孩子们就结伴儿到这里来玩,还将一些平时喜爱的游戏也带入了公园。

    北海公园有秀美壮丽的琼华岛、白塔,碧波浩渺的太液池湖水,还有环湖分布的一片片随风摇曳的翠绿色的荷叶及点缀其中粉红色的荷花……将其喻为人间仙境毫不为过。在湖岸边栽有许多垂柳和榆树,是知了喜欢的栖息地,也是孩子们捉知了的活动地。为了方便带入公园,我们将几根粗细不等的短竹竿分别由几个人拿着,以减小目标,进入公园后再将它们连接在一起。有时遇到认真的检票员,不让把竹竿携带进去,我们就先进去几个人,将竹竿从大桥的东端或西端的护栏递进去,随后其余的人再进去。那时大桥上的护栏不是今天用两米多高带尖的铁条做的,而是石刻的低矮护栏。

    粘知了是需要相当高技巧的,知了很机敏,稍有动静就会逃之夭夭。在竹竿的细端涂抹上用自行车内胎熬制的胶,边涂抹边缠绕棉线,为的是防止胶液顺竹竿流下,以形成一个近似球状的胶团。熬制胶的过程中需要加入几滴食用油,这样的胶在阳光下越晒越黏。

    知了通常栖息在树干上,循着鸣声比较容易找到,只是它们的体色与树干接近,往往需要变换观察角度,透过树干上凸起的身影寻找。随后将涂有胶的竹竿尖悄悄接近它们,切忌猛进。随着手中竹竿轻轻的几下抖动,一只知了就被粘住了。

    有时候大家也趁管理人员不注意偷偷到湖水里去游泳,顺便也捞些蛤蜊和小鱼虾。湖西岸附近水底的淤泥中有许多蛤蜊,体形大的几乎近似洗脸盆。捞虾的方法也很有趣:把两根一尺左右的小棍垂直绑在一起,再找一块经纬稀疏的方形纱布或手帕,将其四个角分别系在小棍的端头,在两根小棍的交叉处系一根长绳,一个捞网就做成了,放一些诱饵在布上面,然后将捞网沉入湖水中但不要太深。待看到有小虾觅食时迅速提起捞网,来不及逃脱的小虾就被抓住了。

    有时甚至可以幸运地“捡到”一条随处漂浮的无主游船,过一把划船瘾。这些“无主”游船一般是租客为抄近路图方便弃掉的。那时游船的租金是一小时三角钱,好像不收押金,有的租客可能嫌到码头归还太远,于是就近将游船丢弃,人上岸走了。

    令孩子们最感兴趣的活动之一,还有暑期每逢周六举办的“周末游园晚会”。每到星期六,北海公园都会沿着湖岸临时搭建多处舞台和银幕,一到傍晚就在这里演出各种节目、放映露天电影,十分吸引人。

    记得每到周六,大约从下午四时左右公园开始关闭并且请游人离园,傍晚再开园后游客需购买游园晚会的门票入园。印象里晚会的门票好像是五角钱一张,而白天的门票一张是五分钱。

    当年五角钱对我们这些孩子等同于“巨款”,于是在清场时我们就躲藏在湖东岸或北岸的灌木丛、假山里或树林中,因为西岸陆上走廊狭窄,树木稀疏不易隐藏。等到游人再次入园时,大家就再钻出来。其实我们也不会老老实实在某一个演出点从头到尾观看,常常是到处串场。费尽周折换来的机会也仅仅是为了感受热闹的氛围。有一次游园晚会刚开始不久,雷闪交加下起了大雨,人们四散,但公园内很难找到避雨之处,我们几个小伙伴几乎是一口气跑了一公里多回到家中,个个成了落汤鸡,也遭到了家长一通的数落,那个狼狈啊!

    不过时光也不总是美好的,后来,“文革”席卷而来,很快膏药班的大字报占据了公园的各个角落,遮盖了它美丽的面容,躁人的喧嚣替代了怡人的宁静。接着,1971年2月在对公众没有作任何公告和通知的情况下,北海公园被关闭,这一关就是七年!公园被关闭的同时,文津街北海大桥上那些与现今南门通往琼华岛的永安桥上完全一样的雕刻精美、充满历史美感的汉白玉护栏被拆除,代之以带尖刺的至今仍存的高大的铁栏杆!

    1978年3月1日,北海公园重新对社会公众开放。之后的三十多年来,我数次沿着曾经多次到过的地方,去找寻那童年记忆中的景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24 04:27 , Processed in 0.02622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