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蝈蝈声声

2002-12-1 11:00| 发布者: 纪建国| 查看: 687| 评论: 0

    每天清晨骑车去上班,走在城市的街道上。街两边是一幢接一幢的楼房,城市是被水泥筑起的森林,人都被淹没在汽车的喧嚣声中。走在无车的路上,只有路边的树用无声的落叶告诉你:四季在更迭。现在连我童年时听惯的蝉声都变得很稀罕了。那天早晨我正走着,却听到一阵蝈蝈清脆的叫声,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天籁之声了。我驻足寻找,没找到,只是那声音很固执地响着。第二天又走到那里,又听到蝈蝈的叫声。声声清脆的叫声把我唤回到童年。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每年夏天一到暑假,我经常去大兴,我的伯父住在那里。这季节也是庄稼长得最旺盛的时候,满眼都是绿色的青纱帐。

    夏天,寂静的郊外被树木和蝉声包围着。我爱到田野里去,那里有无穷的乐趣,瞬间腾空而起的大蚂蚱,悠然飘飞的各种蜻蜓,还有响成一片的蝈蝈的清脆叫声,都对我有着无穷的魅力。尤其是蝈蝈,城里没有这种昆虫儿,郊外的孩子又对它不屑一顾,我一个人逮起蝈蝈来却是情趣盎然。

    那时郊外有各种庄稼——高秆的有玉米、芝麻和高粱,矮株的有棉花、花生和豆子,黄豆地里的蝈蝈最多。只有到了晌午的时候,酷热的阳光就跟顶在人的头顶时,蝈蝈们才叫得最欢。人们都在歇晌,我一个人站在一大片豆地中央,碧绿的豆棵长到一尺多高,密密麻麻地一棵挤着一棵。豆棵上的冗毛挠着我的腿痒痒的,周围的蝈蝈叫声此起彼伏,每隔不远就会有一个。

    我正悄悄地接近前边的一只蝈蝈时,它一定是发觉了我,叫声戛然而止。别处的蝈蝈起哄般地叫得更欢了。我眼前是一个迷魂阵,蝈蝈是个聪明的昆虫儿,它绿色身体与绿色豆棵一样混在一起,只有到跟前才能看见它振翅鸣叫的样子。当它发现可能受到伤害时,先是停止鸣叫,随即钻到豆棵底下逃之夭夭,你再也无法逮住它了。

    那天我被先后几只昆虫儿戏耍了之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逮住了一只绿色的蝈蝈,兴奋地带着自己的战利品回到伯父家时,伯母让把它放到屋前的栅栏上,那里爬满丝瓜和倭瓜藤蔓。丝瓜花很张扬地开着黄灿灿的花,倭瓜叶肥大宽厚遮出大片的绿荫,老母鸡带着一群鸡雏在栅栏下巡逻,警惕地听着蝈蝈的鸣叫,幻想着一顿美餐。伯母让我放心地去逮第二只。傍晚聊天时,伯父告诉我:“叫唤的都是雄性,雌蝈蝈有一个针似的尾巴。”

    那个夏日,我一共逮了三只蝈蝈,放到伯父家栅栏上。临到回家之前,我请人用高粱秆编了一个拳头大的蝈蝈笼子,我选了其中一只翠绿的蝈蝈带回城。

    那时我家住在城里的平房院,窗前也种着几棵丝瓜。我把那蝈蝈笼子拴在丝瓜架上,每天给它喂点葱叶、胡萝卜、黄瓜片。每次听到蝈蝈的欢叫,都感到很亲切,仿佛又回到了大自然的怀抱。

    那个夏天,那只蝈蝈给我带来很多的欢乐。以后的很多年,我都不忘童年时养蝈蝈的经历。到现在,越来越觉得,我们生活的城市,不仅应该有萧疏清旷的郊野公园,更应该有更多大自然的情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16 05:55 , Processed in 0.025721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