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东方饭店的故事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彭俐| 查看: 1396| 评论: 0


东方饭店老楼

黎锦熙

  钱玄同

  刘半农

 胡适

鲁迅

蔡元培

张大千
IMG src="http://bjrb.bjd.com.cn/images/1/bjrb/2011-08/30/17/20110830rb17brb17cb009.jpg">

今日东方饭店  
 
    您到了古都嘛,当然要在最古老的饭店住一住。但北京的百年老店——饭店实在不多,不过三家而已。它们是1900年创办的北京饭店、1905年建造的六国饭店(今日华风宾馆)、1918年开业的东方饭店。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凡有骨气的中国上流社会人士,包括政界要员、商业大亨、文化名人都愿下榻东方饭店。因为北京饭店是法国人开办、管理;六国饭店是英国人奠基、主事;惟有东方饭店是中国人创办、经营。

    东方饭店,顾名思义,它是东方文明古国的饭店。作为地道的国产旅游企业,它是北京乃至中国第一家,即由中国人自己利用股份制筹资、建造、经营、管理的高档现代饭店。首任经理为深谙商业运营之道的浙江人邱润初。

    它在打造之始,便立志在旅游饭店业内为中国人争气。在豪华、舒适、便利程度上,不让当时京城欧美资产高级饭店。其所有客房配有电灯、电话、电扇、暖气、抽水马桶、热水沐浴等设备,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免费汽车接送服务。

    东方饭店,不仅仅是一座饭店老字号,实乃人文北京之生动标识与诠释。一些近代重要历史事件收藏于客房,许多文化人的艺术思想与创作灵感萌生于咖啡厅,鲜为人知的人物交往与情感纠葛酝酿于餐桌。

    我们在北京再也找不到一座老饭店,像东方饭店一样,如此牵动一颗中国心;再也找不到一处拥有众多客房的地方,像东方饭店一样,如此情系几代文化人。在这里敲一敲门,就会撞见一位历史舞台上红极一时的文化名角儿……

    中国汉语拼音方式从这里诞生

    东方饭店,紫气东来。

    它位于当时北京最繁华、热闹的区域之一——香厂区(因制香贩香者多而得名),即建于元朝的万明寺旧址一带。这一区域曾被称为 “香厂模范新市区”,是北洋政府市政规划、建设的一个招牌。

    东方饭店,东北指向大栅栏,西北临近琉璃厂,东南瞩望天桥与天坛,西南则毗邻会馆集中地与陶然亭,地处历史上“宣南文化”圈的中心,可谓得天独厚。

    别的不说,只说饭店前的欧式圆形街心广场,曾设置了整个北京城第一处路灯和第一个交通岗亭,你就知道此地是一时光怪陆离、游人接踵之宝地。

    想想,已经是第三次光临西城区(原宣武区)万明路11号的东方饭店了。

    记得第一次来此还是几年以前,参加北京市文联文艺评论颁奖会。一走进这南城僻静处古色古香、每一级木制楼梯、每一间老式客房都暗含岁月沧桑的饭店,就被它神秘、内敛、迷人的气质所征服,甚至不自己花钱住上一晚就不忍离去。记不住当时住的房间,曾是胡适还是鲁迅租住的客房,但沾一沾大学问家、大文豪的文气,还是一种蛮不错的体验,想着日后笔下生花。文心无眠,望着天花板出神:“这一屋顶下的人,都是天下人才!”

    再次登门在几个月前,为撰写关于陈独秀的文章《古都寻觅“新青年”》而专程走访。想向这位伫立京城、已然93岁高龄的“东方老人”请教历史掌故之一二。他的确能不负期待,会对你讲述许多许多,也足令你感慨万千。但若单从“东方”外在的形态与内在的气质上看,反倒更像一位身穿旗袍的古典美人,文雅娴静,顾盼生姿,让人平添一种怀旧而恋旧之感。在光线幽暗、台灯柔和的咖啡厅小坐,原本躁动的心会变得安静、怡然。

    相信不少游客都留恋巴黎的名人咖啡店,例如年代最久远的、1686年开张的普罗考普咖啡店,富兰克林、伏尔泰都曾是常客。在罗马、威尼斯、维也纳、布达佩斯等城市同样有让游人流连忘返的文人咖啡馆。很想在历史文化名城北京也找到类似的人文旅游景点,不期然邂逅这家文化气息无比浓郁的“东方”,在它这间不大的咖啡厅里也曾有蔡元培、李大钊、蒋梦麟、巴金、郭沫若、张大千、刘海粟……落座的生命余温与高谈阔论的余兴。

    大堂经理张国红引路,仔仔细细地参观了保存至今的老东方饭店的三层小楼。每一间文化名人住宿过的客房都挂上标志牌,上面镶嵌人物肖像画或照片和简要文字说明。名人客房的陈设古朴典雅,硬木家具深沉稳重,古玩字画才艺绝佳,一应用具不事昂贵但求简洁,旨在体现文人雅兴与情趣。著名语言文字学家,前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校长,湖南湘潭人黎锦熙(1890-1978),曾经入住一层106房间,人们都知道他对中国文字改革的贡献巨大,是现代汉语拼音的首倡者与奠基人之一。

    如今,不甚知名的东方饭店,可谓古老京城的一方文化圣地。它曾呵护文人,养育文教,堪称汉语拼音字母的一位殷勤保姆。《北京东方饭店九十年》一书,对“东方”催生汉语拼音的轶事记载详细:汉语拼音字母的发明,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一百年前的中国,官话虽然已经存在,但是没有明确的语音标准,缺少科学合用的表音工具即拼音字母。根据启功先生的回忆,从1925年至1926年,其恩师黎锦熙应钱玄同之邀,与赵元任、刘半农、林语堂等知名学者一道,每月都聚集在东方饭店研究探讨汉语注音问题,大家累了就去附近的陶然亭散散步,最终发明了以国际通用的罗马字母为汉字注音的方案,并由北洋政府非正式公布。

    张经理带我一一拜谒先贤旧居:

    钱玄同曾住三层304房,赵元任住一层107房,刘半农住一层105房,林语堂住二层204房。

    1928年9月,黎锦熙、钱玄同等人修订的《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由时任南京国民政府大学院(相当于高教部)院长的蔡元培正式公布实施。“拼音法式”颁布时宣布:该“法式”意在唤起全国语音学者之注意,并发表意见,互相参证;且可以为《国音字母》第二式,以便一切注音之用,实于统一国语有甚大之助力。

    周恩来总理于1958年在《当前文字改革的任务》报告中说:“在谈到现在的拼音方案的时候,不能不承认他们(黎锦熙、钱玄同、赵元任等)的功劳。”

    北伐革命胜利消息在这里宣布

    东方饭店资格虽老,却不声不响地隐居在城南街巷,好似“大隐隐于市”的高人。它无众多媒体聚焦,亦无头顶光环闪耀,却堪称东方古国饭店业界的传奇,带着一股浓郁飘香的文雅气息。

    只可惜,如今的时尚已在提倡“吃文化”,而“住文化”却显滞后,只有少数人认同、享受。一些短期逗留京城的外国文人雅士很是爱慕“东方”,视“东方”为文心相通的己方,作为下榻的首选。

    神秘“东方”、曼妙“东方”,不仅曾是文化名人荟萃流芳之地,更是重大历史事件新闻发布之所。

    新闻教育家、前首都新闻学会顾问顾执中,年轻时作为上海《新闻报》记者,曾在此出席了一个中国近代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新闻发布会。

    这是一个有众多媒体参加的中外记者招待会,时间是1928年6月11日,新闻发布人是北伐革命军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

    将自己行辕设在“东方”的白将军,以大军统帅特有的威仪,掷地有声地向全世界宣布:“北洋政府垮台,北伐革命胜利!”

    可以想象,包括英、美记者在内的国内外记者蜂拥而至,对北伐胜利将军白崇禧进行人物专访时的热闹场景。

    6月初,北洋政府自1912年袁世凯当政始,16年间第14位执政者(行使大总统权力)张作霖战败,狼狈逃离北京。自此,北洋政府的红黄蓝白黑——五色国旗,被民国政府的青天白日旗(国旗)所取代。在这样一个历史节点,白崇禧用“东方”的电话邀请记者顾执中前来,为记者招待会做翻译。

    顺便说一下,早在上世纪20年代初,“东方”就已经做到每个客房配备电话,而当时的六国饭店只有不到一半的客房能通电话。以致旅游饭店业兴盛在前的大上海的报纸上,也有人发感慨:“每房间有一部电话,始创于东方饭店,今之上海已有效之者。”

    何止是电话便利,专为客人提供的有偿(城内外旅游观光)、无偿(火车站至饭店接送)轿车服务,在业界亦领先潮流,为时尚先锋。1918年北京登记在册的轿车数量,包括总统、总理等政府首脑和外交使团、外国商社所用在内,总计才154辆。而“东方”就占据7辆。

    回到新闻发布会现场。

    白崇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本人)自由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后,已十一年不到北方。此次来京,觉物质方面,较前进步,惟官僚习气太重,腐化酸化,令人不快。现在革命军虽到北京,不过军事告一段落。希望北方民众将南方革命精神,亦概行接受,方为不负革命。此层(意思)希望报界多为宣传。”

    他还向记者通报:此番进军北京共有北伐革命军6个整编师,前锋已经顺利抵达长辛店。现在以肃清关内为第一步,而对东三省来说,则视彼军将领之觉悟如何。“孙总理素尚宽大,只要服从主义,尽可化敌为友,故东北之有无军事(战事),当以张作霖以下奉军将领之意志为断。”

    当记者问到民众最关心、媒体最关注的国都设立问题时,并非政治家的白崇禧回答得毫不含糊:

    “南京为先总理指定之首都,不管地方如何,应以遗意为重。”

    其时,北伐革命军共4个集团军,第一集团军司令蒋介石,第二集团军司令冯玉祥,第三集团军司令阎锡山,可偏偏是颇有新闻意识的第四集团军司令白崇禧捷足先登,登上“东方”的新闻发布会讲台,宣告历史嬗变。

    国画《江山如此多娇》

    在这里完稿

    每个“东方”的服务员都对现代文学史上的名家再熟悉不过。饭店经理也要求员工记住他们的名字、生平以及主要文学作品,如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赵树理、李准等等。但在此间住宿时间最长的不是文学家,而是艺术家,具体说是画家张大千、傅抱石和关山月。

    张大千于1933年为参加在中山公园举办的秋季画展来京,一直在“东方”客居、画画,整整两年。

    傅抱石与关山月则是1959年7月到此暂住,埋头为刚刚落成的人民大会堂之迎宾厅创作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

    此画由周恩来总理点题,取毛泽东词《沁园春·雪》之意境。陈毅、吴晗、郭沫若、齐燕铭等曾一起来“东方”看望画家,一起商讨绘画创作事宜。陈老总的诗人气质与思维派上用场,他建议此画立意于“娇”:在“江山如此多娇”的“娇”字上下功夫,淋漓再现长城内外、大河上下、春夏秋冬的壮美景色……要在磅礴的气势中体现其“多娇”。

    傅抱石善饮,这一点与他的江西老乡、“醉后墨沉淋漓”的清初画家八大山人很相像(尽管在笔墨上他追随清初“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石涛)。但二人命运截然不同。作为明朝达官显贵的后人,八大山人遭受国破家亡的惨痛,悲愤郁积,生不逢时,《孤禽图》寂寞萧索一片哀戚,是为心迹。傅抱石则有机会将其与关山月合作的画作,悬挂在世人瞩目的新中国国家级会议殿堂。

    周总理得知二画家皆性情中人,嗜酒如嗜艺,不醺不醉则提笔无神,便很豪爽地派人送到“东方”两箱茅台及数条中华牌香烟。对此趣事,“东方”年轻的大堂经理很是津津乐道,如同半个世纪前她亲历一般。

    我们无从得知,当时为何不安排两位画家,去住房间和礼堂都要比“东方”更加宽敞透亮,距离人民大会堂路途也比“东方”更近的北京饭店。或许是因为1949年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首届文代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全体代表都曾下榻于兹,更早些时候的文化名人也都雅集于此,于是细心的周总理便尊重“文人饭店”、“艺术饭店”的老传统,做出了有针对性的特殊安排。事实上,“东方”加茅台,的确给了两位绘画大师足够的艺术创作灵感。

    画稿宽9米、高6.5米。画幅完成后在饭店大礼堂的地板上装裱,几乎占据了整个空间。“从万明路的东方饭店运到人民大会堂,汽车没法拉,当天又下雨,最后是把画用防水材料包好,由二十多个职工抬过去,好像在舞龙,一路上引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画家们的酒还没有喝完,还要在“东方”喝一回庆功酒呢!

    傅抱石、关山月有情有义,为感谢“东方”的盛情款待和周到服务,又再一次联手丹青,创作了大型“梅花图”一幅,作为礼物留赠“东方”。如今,这幅画已成为饭店的镇店之宝。

    画面的题款读来亲切如初:“一九五九年七月,我们在此为人民大会堂进行‘江山如此多娇’国画的创作。三个月来,厚承全体工作同志的关怀与帮助,特奉此帧以留纪念。东方饭店惠存。关山月、傅抱石并记。”

    “东方”真美!

    “东方”的《江山如此多娇》真美!

    “东方”的记忆随着岁月的延伸,还会变得更美!

    本版图片除资料片外均为彭俐拍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2 18:29 , Processed in 0.02569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