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锣鼓巷里的暑假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谢光| 查看: 836| 评论: 0

    儿时家住南锣鼓巷板厂胡同29号,西厢房是我家,房后有一小院,有七间北屋那么长,两间东房那么宽,大约有160平方米左右,这么说吧,若是40人为一班,小院站两班学生绰绰有余。每到放暑假我和姐姐各带一个学习小组来我家,院中写作业、玩耍。为了早点玩耍,大家作业写得都很快,然后八个女孩就轮流跳皮筋、抓羊拐,或是打乒乓球——我家在院南侧搭了一个标准尺寸的球案。累了或是天气不好时,大家就回屋刻剪纸,下军棋、跳棋,欣赏糖纸,当然也进行交换,可以以物换物,也可以以钱换物,最让我惊喜的是,静姐给我一大信封鼓囊囊的糖纸,只要一角钱。

    有时候我们一起去什刹海游泳,5分钱可玩一下午,姐姐的水性特好,没游几次就拿下了深水合格证,每年学校组织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活动中,她都打排头,4人一组扛着巨幅画像或语录,绕什刹海一周,回来后小脸红红的,特兴奋。

    小我3岁的弟弟上学后也带来一个小组,4个小男孩的加入,更让小院沸腾了,他们作业又少,玩的时候多,拍三角、弹玻璃球是文明戏,他们更热爱爬树和玩“地道战”,小院让他们挖得尽是沟沟坎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时兴挖防空洞,我家也在小院中挖了一个能容十来人的小型防空洞,从此,孩子们又有了新去处,他们玩起了游击战,把防空洞当指挥部。

    儿童喜欢画画,是不分年代不分大小的,是天性,我们姐仨自小就酷爱美术,又缘于做师范美术教师的父亲影响,家中的美术杂志、连环画、各种画报有三大箱,每人手里生日时送的水彩笔就好几套,小院南墙还开辟了美术园地,谁的新作都可展示,还不定期评比。几个女孩看着喜欢,也加入了我家的比赛活动中,如果小院静下来了,甭问,准是都在画画,当莹莹的朱顶红跃然纸上时,花池中的花都黯然失色了,淑娜的布贴画“梳妆”把一个小姑娘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人欣赏起来久久不肯离去。

    画过一段后,我觉得有了一点把握画真人,于是开始写生,画观看宣传栏的场面、画讲课的老师。最棒的就是弟弟,他自编连环画,全是各种动物,尤其是画马画绝了,马的各种形态、姿势栩栩如生。弟弟让我困惑了四十多年,当时这个八岁的小男孩上哪儿去观察了马的一切呢?

    总和姐姐们的学习小组在一起,学习上也有不少收获,学东西总是先同学一步,别人还在为应用题绕脖子的时候,我已经能应用一元一次方程式解题了,又快又好,把同学们都惊住了。尝到甜头的我,此后一直采用先人一步的学习方法,效果很好。

    这样的欢乐假期生活,仅仅持续了5年,长大的我们已无法一起挤在二十多平方米的西厢房了,父母决定换房,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我们离开了这个小院,但我们的欢乐,永远留在了那个小院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4 15:50 , Processed in 0.02894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