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我的庆典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孟庆达| 查看: 786| 评论: 0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天安门广场尚未改造,广场两侧红墙依然存在,那时人们把天安门广场比喻成一架飞机,广场的旗杆以北是笔直的东西通道,这个通道恰似飞机的两个翅膀,旗杆以南被人们称为飞机肚子。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以后,这个飞机肚子被截成两部分,南半截成为纪念碑的建筑工地,北半截才是广场的一部分,东西红墙的外侧则分别是公安街和西皮市两条街巷。当年东西走向的马路尚未展宽,“飞机”翅膀两端的三座门也还没拆呢。

    就在这里,每逢国庆,就成为各族各界群众欢庆的海洋。

    早先,每逢五一和十一都有阅兵,后来五一劳动节只搞庆典,不搞阅兵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正在中学读书,先后以不同身份多次参加群众庆典,最难忘的就是参加国庆庆典。

    节日庆典集会一般规模都在50万人左右。参加庆典集会的群众分成两部分,少数人手持鲜花席地而坐,在广场内作为庆典集会的观众,绝大多数则是参加庆典游行队伍的。我上中学的时候,先后参加过庆典游行方阵中的少先队方阵、学生方阵、体育方阵。

    按照惯例,每次庆典游行开始,首先通过天安门的是仪仗队,紧随其后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队伍。各个军兵种依次列队通过天安门接受检阅。与现在大家看过的阅兵不同,那时受阅兵种还有骑兵和探照灯部队,我们这些学生对骑兵最感兴趣,老百姓则管探照灯部队叫“打灯语的”。

    那时少先队员的队伍紧跟在解放军的后边,每次庆典受阅前,参加游行的各校少先队员都在公安部附近的墙外空场集中,而这里是观看庆典很不错的地方,不但能清楚地看到所有的受阅部队,还能近距离看清阅兵指挥首长,因为他们乘坐的两辆吉普车就在三座门东边会和,相互敬礼。我们这些小孩子也不大认识这些首长,只记得他们口音都很重,说的是什么我们听不大明白,不过最后那句“请检阅”,还是听清了。

    每次参加庆典,一般来说我们这些少先队员的游行距离都比较短。相比之下,各界群众组成的庆典游行队伍规模就浩大多了,包括了机关、厂矿、学校、居民和农民等各类人群。

    那时,走在天安门前的群众队伍共分十路纵队,五路来自长安街以南,还有五路来自长安街以北。北边的五路纵队分别从南池子南口、南河沿南口、王府井南口和东单北大街南口等几个路口汇入东长安街;南边的五路纵队分别来自正义路、台基厂和崇内大街等处。

    正式开会以前,各单位的队伍一律列队步行到集合地点,群众庆典队伍虽不像部队要求那样严格,但是也有许多明文规定,如不能带挎包、不能带照相机、望远镜、雨伞。到了天安门不得停留,必须保持正常速度前行。其实,群众庆典队伍每次走到天安门前,速度必然放慢,因为大家边走边喊口号,同时还争相辨认天安门城楼上的首长。

    庆典队伍过了天安门后,一般再分段向南北疏散,疏散的路口向北依次是南长街、府右街、西单北大街、沟沿和顺城街,向南疏散的路口则分别是石碑胡同、北新华街、六部口、西单等等。

    当年我在交道口上学,参加庆典时在东单北等候,最后在顺城街疏散。学校有支庞大的鼓号队,队员们一路上吹奏,十分辛苦,但是没人叫苦,晚上照样精神抖擞地去天安门狂欢。

    记得那时逢庆典清晨集合时,天气也是挺凉的,因此每个学校在对女同学着装规定时,都允许女同学穿裙子时可以再穿长裤子,只是到达天安门前必须将长裤子再卷起来。

    参加庆典中遇雨也不止一两次,但每次庆典队伍都是热情不减,仍然情绪高涨,无人掉队。只是每次遇雨,返校后老师给同学们准备姜糖水。

    中学时体育方阵我就参加过两次。那时,体育方阵要求男生个儿高都要在1米72以上,而且参加庆典前要经过长时间、多场次的训练,节前的天安门预演往往也要搞两次,有一次还发了一身庆典服装,上衣是短袖棉毛圆领衫,下身是白短裤。体育大军从练队伊始,要求到天安门前一律正步走,并且向右看冲着天安门行注目礼,但难度太大,很难走齐。后来指导教官建议,体育大军走到天安门前只改正步走,不再行注目礼了,这样走起来整齐多了。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在体育大军最后一个方阵的最后一排,体育大军后边就是文艺大军。我们当时都在东长安街的平安电影院门前休息,文艺大军的领队是三个人,中间的一位是戴眼镜的老先生,腿脚好像不太好,周围的同学都猜这位是老舍先生,因为当年老舍是北京市文联主席,但当时竟没有一个同学敢离队去打听一下,这最终成为我多年参加庆典的一件憾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17 12:19 , Processed in 0.025633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