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北京古村-河西村

2002-12-1 12:00| 发布者: 侯振威| 查看: 588| 评论: 0



  墙上的绘画粗陋、过时。在缓慢的时间节奏中,山村的生活自成一体。 
 

 
    封面故事

    这是北京的一个普通乡村,普通是因为这里和北京的很多乡村一样,农民几乎已经没有土地可种,村里发展起了旅游;这里又是一个非典型的北京乡村,非典型是因为村子距离北京市区遥远,与河北承德倒是相邻而望,村子有着独特的“露八分”古话——人们说话时,最后一个字常常“吃下去”,含蓄地不吐出来,外人听来一头雾水,仿佛听到的是神秘密码。这就是密云古北口镇的河西村。村子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它是全国姓氏最多“百家姓村”。

    说话常常“吃”个字儿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午后,63岁的张玉山抱着一岁半的孙女站在自家的庭院里晒太阳,身边围着家里的两条狗和十几只流浪猫,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窗台上放着一叠厚厚的白纸,上面用并不整齐的文字密密麻麻记录了很多。您不要误会,这位老先生并不是什么退休教授或知名人士,他只有小学文化,他是密云古北口镇河西村的一位普通农家老人,他所写的东西不是研究成果或思想随笔,作为曾经的村支书,他只是想把自己经历的这个古村的变迁记录下来。同时,张玉山还是当地特有的一种语言形式——露八分的为数不多的传承人,他的最大愿望是——这种已经有上百年历史的“古话”不要失传。

    “露八分”是在密云县古北口镇河西村、古北口村等地特有的一种说话方式,这种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古话在另外一些人看来,有时候就是一种文字游戏,简单来说,所谓的“露八分”就是在谈话中用到很多的四字成语或短语,而这些成语和短语在使用时都隐去了最后一个字,听起来让人一头雾水,但是那隐去的字才是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河西村书记张玉山告诉记者,这种听起来让人一头雾水的语言叫“露八分”,就是把一个四字成语或短语隐去最后一个字,那隐去的字才是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比如下面的场景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慌里慌,你干啥去?”“找高高在去医院,看锯齿獠。”“啊,那中午吃的什么呀?”“鸡拑碎。”“慌里慌”其实隐去了一个张字,“高高在”隐去的则是上(尚),“鸡拑碎”隐去的是米,这段话翻译过来的意思是——“老张,你干什么去?”“找老尚去医院看牙。”“中午吃什么呀?”“米饭。”

    据张玉山回忆,在自己五六岁的时候,他就接触到了这样的说话方式,“我父亲当年是卖豆腐的,从我记事开始,他就经常和村里的那些叔叔大爷一起闲聊天,用的都是这样的语言方式。父亲告诉我,远的不敢说,但是从我爷爷那一辈开始,古北口就已经有这样的说话方式了。因为我父亲是1906年出生的,这样我推算下来,这种语言方式怎么也得有150年左右的时间了。”按照老爷子的分析,“露八分”最初只是一种文字游戏,因为古北口是千年古镇,住的都是识文断字的人,爱打个灯谜什么的,慢慢就琢磨出这样一种语言。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好玩,就跟风学说以此消遣,随着使用“露八分”的人越来越多,便开始渗入到生活中。在他爷爷那个时候,也就是清朝末年、民国初年的时期,古北口一带社会动荡、军阀混战,很多当地人在做生意的时候,需要一种只有买卖双方才能听得懂的暗语,第三方不知所云,便尝试用“露八分”来作为特殊的商贾用语,这样实用的效果让“露八分”在那个时期发扬光大了。

    “露八分”精通不易

    在张玉山看来,“露八分”并不难学,很多人一点就透,但想要把露八分说得精通,融入到生活中去却并不容易,总的来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听老人们用露八分聊天,觉得特别有意思,就注意去听,后来长大了也就加入这个圈子里了。”张玉山告诉记者,“露八分”的使用范围非常广泛,从日常招呼到衣食住行都可以用到。比如用人身上的器官举例,头是“独占鳌”,

    头发是“披头散”,耳朵是“肥头大”,眼睛是“丢人现”,脸是“嬉皮笑”;穿戴上用露八分的语言说出来更有韵味,大褂是“唐装马”;对于称呼用的“露八分”的语言太多了,有的话说起来比较复杂,比如“四郎探,亲上加”其实就是母亲,“嫌贫爱,亲上加”就是父亲;姓氏中的“露八分”说得最多,比如田姓是“苦辣酸”,常姓是“反复无”。因为河西村是百家姓村,所以他们对露八分关于姓氏的说法更加熟练,对于本报此次前去采访的两位记者的姓氏侯和王,张玉山脱口而出:“你是‘胜者王’,她是‘占山为’。”

    河西村的另一位“露八分”高手张显瑞老人表示,那些天性活泼、外向开朗、爱说爱笑的人才更愿意去说这种独特的语言,大家用此呼朋唤友,说说笑笑,其乐融融。做过村书记的张玉山则把“露八分”的作用上升到融洽关系和联系群众的高度,“因为露八分的起源也是来自民间的闲聊,所以在日常的生活中活学活用露八分,一方面可以锻炼思维口才,另一方面也能够起到增进交流的作用。”张玉山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之前村里面也有个别人认为,用“露八分”交流还是有点不务正业,顶多也就是个侃大山,而且还是那种不正经说的东西,似乎登不得大雅之堂,但是张玉山却认为这是一种传统文化的传承。据了解,古北口以外还没听说有人在用这种语言。

    做媒时古话派上用场

    您别以为“露八分”只是古北口人们茶余饭后的一种消遣,其实这种说话方式还是起到过非常实际的作用的。就拿有些人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介绍对象来说,这样的对话就会发生——

    甲:“哎,慌里慌(张),我们家那麒麟送(子)挺大岁数了,看谁家有善男信(女)给张罗张罗。”

    乙:“千恩万(谢)他们家那闺女不错,回头我让高高在(尚)帮着说说。”

    甲:“那姑娘长得怎么样?”

    乙:“长长的披头散(发),两只浓眉大(眼)水灵着呢?”

    甲:“四郎探(母)、嫌贫爱(富)怎么样?”

    乙:“家长人都不错。”

    甲:“好,事成了我请你粗茶淡(饭)。”

    另外,在抗日战争时期也有过这样的例子,它让古北口的商人化险为夷。当时,日本人占领了古北口,有一种人被称为“秘输贩”,从城里秘密给山区的八路军运送药品和生活用品。日伪警察在道口设卡盘查,“露八分”又成了“秘输贩”们互相提醒的暗语。有一次,走在前面的“秘输贩”碰上了伪警察,便高声喊:“前头有游山逛(景),逮着你就五花大(绑)了!”警察不知何意,后面的人就明白了。应该是游山逛景啊,也就是说前面有警察呀,这样后面的人就明白了,避免了被伪警察审问、盘剥。

    张玉山还讲了一件村里的真事,那是在上世纪60年代,当时物质严重匮乏,有一个村民外出碰到熟人打招呼问他做什么去,他就说了下面一段话:“我媳妇要步步高了,所以托皇亲国搞了一点鸡拑碎和牛头马,顺便找我那个在供销社的春种秋,他给我留了一点撕皮捋,回家给我媳妇增加营养。”因为这个村民其实是要走后门,不方便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就用“露八分”给自己解围了。他所说的步步高隐去了升(生),皇亲国隐去了戚,鸡拑碎和牛头马分别隐去了米和面,春种秋隐去了收(叔),撕皮捋隐去了肉。实际上就是他找亲戚搞了些米面,他叔叔给他留了肉,他要拿回去给要生孩子的媳妇增加营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25 14:29 , Processed in 0.02693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