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亢慕义斋”小史

2012-10-31 12:19|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799| 评论: 0|原作者: 宋凤英 何立波|来自: 北京日报

摘要: 作为我国最早的以收集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文献为使命的图书馆,“亢慕义斋”在近现代图书馆发展史乃至中共党史上均具有重要地位 “亢慕义斋”创办于1920年3月,实际上是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亢慕义斋” ...

作为我国最早的以收集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文献为使命的图书馆,“亢慕义斋”在近现代图书馆发展史乃至中共党史上均具有重要地位

    “亢慕义斋”创办于1920年3月,实际上是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亢慕义斋”是我国最早的以收集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文献为使命的图书馆,在近现代图书馆发展史乃至中共党史上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马克斯学说研究会”的房子

    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五四”运动的推动和新文化运动的发展,又大大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当时,中国传播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中心是北京大学。在北大图书馆主任李大钊的领导下,北大买了一大批国内外进步书刊,其中有《新青年》、《劳动者》、《先驱》等十多种进步杂志,以及德文版的《共产党宣言》、《资本论》、《资本论大纲》、《马克思传》等四十余种著作。为了更好地宣传和流通这些书刊,北大图书馆还经常在《北京大学日刊》上进行报导和推荐,同时还开辟了介绍马克思主义和俄国革命的专题阅览室。李大钊及其领导下的图书馆的这些做法,一方面促进了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了解和认识,另一方面也为收集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文献提供了良好的经验和借鉴。

    为了更加深入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说,1920年3月31日,李大钊与邓中夏、高君宇等人经过多次酝酿和讨论,决定组织一个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团体,名叫“马克斯(即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这是中国最早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团体。1921年11月17日,《北京大学日刊》刊登启事,公开宣布这个组织的成立,征求会员。后来会员发展到一百二十余人,不仅有学生,而且有工人参加。

    “马克斯学说研究会”的重要活动内容之一,就是“搜集马氏学说的德、英、法、日、中文各种图书”,因此,会员有分担购置书籍的义务。团体设书记二人掌管购置、管理和分配图书。最初发起研究会的十几个人,筹集一百二十块现洋,购置了第一批马克思主义著作。

    “马克斯学说研究会”一开始是秘密活动。1921年11月17日,在《北京大学日刊》上登出成立启事,对外公开,李大钊担任研究会顾问。北大校长蔡元培非常支持研究会的活动,并且力排众议,拨了两间房子给研究会作活动的场所,一间当办公室,一间作图书馆。房子里还包括应有的设备、家具、书架、火炉等,还派有勤务员值勤。

    对于“马克斯学说研究会”的房子,李大钊等人都亲切地称它为“亢慕义斋”,其中“亢慕义”是德文译音,全文意思是“共产主义小室”(Das Kammunistsches Zimmer),对内习惯用“亢慕义斋”或“亢斋”。“斋”即书房或宿舍,也是当时北大习用的名称(如学生宿舍称东斋、西斋等)。“亢慕义斋”与当时的北京大学图书馆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身为图书馆主任的李大钊,实际上便是“亢慕义斋”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斋中的图书,很多是由图书馆转来或代购的。后来,这部分图书也归北大图书馆收藏,现在北大图书馆中还保存有一部分“亢慕义斋”的文献。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生动见证

    “亢慕义斋”室内墙壁正中挂有马克思像,像的两边贴有一副对联:“出研究室入监狱,南方兼有北方强”。上联意指搞科学研究和干革命,革命是准备坐监牢的;下联意指“马克斯学说研究会”里,有南方人,有北方人,李大钊称南方人为南方之强。南方之强又加上北方之强,表示南北同志团结互助,同心一德。

    “亢慕义斋”所得外文图书,由研究会成立的翻译室负责译出。翻译室设有三个翻译组,其成员如下:

    英文组:高尚德、范鸿劼、李骏、刘伯清;

    德文组:李梅羹、王有德、罗章龙、商章孙、宋天放;

    法文组:王复生、王茂廷。

    从1922年2月6日《北京大学日刊》所载《马克斯学说研究会通告》提供的材料看,当时“亢慕义斋”已有马克思主义的英文书籍40余种,中文书籍20余种,基本上包括了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主要代表著作:英文书有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哲学的贫困》、《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德国的革命与反革命》、《路易·波拿马的雾月十八日》、《法兰西内战》、《雇佣劳动与资本》等,列宁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无产阶级革命》,中文书有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李达译的《马克思经济学说》、恽代英译的《阶级斗争》、李汉俊译的《马克思资本论入门》、李季译的《社会主义史》等。

    1922年4月24日,“马克斯学说研究会”图书馆发出的通告中又报道:“本会新到英文书籍七十余种、杂志十余种并德文书籍杂志七八十种。”这样一来,该会所拥有的书报杂志即达二百余种。在当时来说,可算是相当丰富了。

    在马克思主义学说刚刚传入中华大地、国内马克思主义文献极为缺少的情况下,条件简陋的“亢慕义斋”,即已有了如此系统完备的马列主义文献收藏,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这是中国的先进分子执着追求真理的体现,也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生动见证。

    现在北大图书馆中还保存有八本印有“亢慕义斋图书”篆章的德文图书,都是极为宝贵的革命文献。它们是列宁的《伟大的创举》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蔡特金和瓦勒齐合写的《反对改良主义》,布兰特和瓦勒齐合写的《共产主义在波兰》,季诺维也夫的《共产党在无产阶级革命中的作用》、《德国十二天》和《旧目标新道路》、托洛斯基的《法国工人运动问题和共产国际》。这些书大多是由共产国际的有关机构出版的,封面下方印有“汉堡共产国际出版社”、“莱比锡共产国际西欧书记处”等字样。据考证,这八本书实际上是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等人来华时秘密送与李大钊和“亢慕义斋”的。

    在早期马克思主义传播史上的地位和影响

    “亢慕义斋”的活动,在我国马克思主义的早期传播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第一,许多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早期进步图书馆,如上海通信图书馆、天津工人图书馆、唐山工人图书馆、蚂蚁图书馆等,都是受“亢慕义斋”的影响才成立的。“亢慕义斋”无愧是我国图书馆发展史上极其光辉的一页,值得后人铭记和怀念。第二,在我国马克思主义的早期传播史上,“亢慕义斋”具有重要的意义。毛泽东在谈到他建立马克思主义信仰的时候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三本书是:《共产党宣言》,陈望道译,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阶级斗争》,考茨基著;《社会主义史》,柯卡普著。”目前这三本书的原本均存北大图书馆。第三,在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建立过程中,“亢慕义斋”发挥了重要作用。1920年10月的一天,李大钊、张申府和张国焘在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亢慕义斋开会。这天,便成为北京早期共产党组织的诞生之日。11月,北京共产党小组举行会议,决定将北京共产党小组更名为“共产党北京支部”,李大钊被推选为书记。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成为继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之后的第二个共产党组织。

    总而言之,“亢慕义斋”的建立及其活动,为中国革命传播了不灭的火种,对于扩大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影响,对原来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立,对培养教育中国工人阶级和先进的知识分子,以及指导中国革命事业的发展,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装甲兵工程学院军政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4 02:34 , Processed in 0.045084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