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21|回复: 2

再聊这剃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7 10: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直门外上关有俩个理发的,一个是上回说的,那是公家的,再一个是公家还是私人的,说不清楚。我跟那没理过,家大人不让去,说那经有一帮的不是正经人在那闲聊。但,我还是去过一次。那剃头的我见过,有的时候他上门给人家剃完了顺道也拿着唤头走街串巷,老街旧临的互相打着招呼,背地里我知道了他的官称,傻子。
' @7 |3 O1 S5 I   那会儿剃头不全是去剃头棚,在家里,自己把刀磨好了,媳妇做盆热水,脑袋带脖子给洗痛快了,再拿起了了剃头刀,两口子,一边逗着闷子,媳妇那一会儿的功夫,剃完了,一举两得。, s6 v  w# _0 |5 @( l
   去剃头棚那上瘾,挖鼻眼儿,打眼角,掏耳朵眼儿,就这三样,时间长了,你不想去,它们都闹腾。由其这掏耳朵眼儿,那耳残它长,越掏长的越快,不掏它真难受,腿儿听它们使唤了。正经剃头的还有一门技能,正骨,老话儿,一个剃头的是半个正骨大夫,捶腰捏背治个落枕什么的,舒筋活血简单的,都得拿的起来。( h% y8 ^4 z9 k& F$ x, r/ E
  傻子的剃头棚就去过一次,冬天,在学校打篮球,踩那白灰线上了,一滑一侧歪把手腕子给戳了,疼的我眼泪都下来了,我们同学一看说道,走,找我二大爷去,我跟他来到了上关,他带我走进了剃头棚。傻子,一米八的个,浓眉大眼灰白的头发,五十岁左右。怹这正喝茶哪,看我们风风火火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我们同学把情况一说,他端起了我的手,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揉着,就听咔吧儿一声,傻子站起来了,一拍我的脑袋,说道,小子,好了。我摸干了眼泪端起怹给倒的茶,这我才看了看怹的剃头棚,不大,不到二十米的房,西山墙挂着镜子,边上摆着电推子,剃头的家伙使儿,我们坐的四仙桌在东山墙,一个小床放在了北面,我这正看那,悠悠悠悠,一进门的炉子那传来了油葫芦的叫声,我过去一看,立着的洋灰管子里有半下子干草,一翻,底下藏着好几个。冬天玩鸣虫我是从怹那知道的,那可是七十年代的中期。
8 o) {4 G0 D* j" }  我问过我们同学,你二大爷的大背头,谁给他理。我们同学很自豪的说,怹自己。( a$ {; t# v4 L/ c
发表于 2013-9-7 10: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的事记得最清楚,而昨天的事就不太在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9-7 11: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哈哈哈,老了老了,就不要脸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18 06:43 , Processed in 0.049273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