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924|回复: 4

我们的男孩女孩时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2 13: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了然客 于 2013-10-3 22:20 编辑 9 \0 [6 V, e, E8 g4 o1 _
! h+ W. X) v2 M9 S0 x
我们的男孩女孩时代
关于男孩女孩的时代谁都经历过,但会各有各的不同。
1969年的我们不过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文革中的我们也有自己的男孩女孩时代。
学校被军管了,取消了年级、班的编制一律按军队的连排班组成,四个排(班级)组成一个连,连长是老师,指导员当然是军代表了。“复课闹革命”是当时的号召也是学校的任务,文革把学校搞的是乱七八糟,军宣队进校了、工宣队也来了,维护校园的新秩序双管齐下,我们这帮男孩女孩不仅要接受军训每天要到操场进行会操而且还要学工、学农,去工厂学工下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能真正坐在教室里专心上课的时间没多少,下乡学农的时间却不少少则石头半个月多则三五个月,一本《毛主席语录》就是我们的教科书,所有问题都要到小红书中找答案。尽管那时候的生活枯燥无味,我们也有自己的乐趣和感受,接下来就要说的是我们那个时代感受乐趣的几件事儿。
(备战拉练 )
( q' _& U$ }1 T" P0 \) t6 ?69年的秋天我们从大兴农村学农回来要进行夜间拉练训练,同学们背着背包(当时要求统一白里朝外,三横两竖打背包)沿着公路向前进。1969年因珍宝岛事件的发生全国都在 “深挖同、广积粮、”遵照“要准备打仗”最高指示全国进入战时的准备阶段,深秋的夜晚凉意不断向我们袭来,旷野静悄悄的,公路上偶尔有骑车人急驶而过,队伍无声无息向前行进。突然天空中升起三颗信号弹,红色弹光缓缓飘落那是空袭警报,队伍迅速向公里两侧分散隐蔽,顷刻间队伍撤离的无踪影,只有月光照在深向远方的公路上。我趴在公路一侧的农田里,发现有个陌生人也趴在地上,手里还抱着一个饭盒,我问他“干什么的",他反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我说,“我们在搞防空演习那。“那人霍的站起,拍拍身上的土,说道“你们呼啦一片散开,不知怎么拉,就跟着你们一起跑下来,自行车还公路上那。这那儿跟那儿呀?”说完他上公路找自行车去了。看着他的背影我不禁笑出声来,这位爷稀里糊涂的跟我们瞎跑,太逗了。多年以后想起这事,还想笑。那个年代搞全民皆兵还是草木皆兵您自己琢磨吧。
(吃梨的凤波)
在大兴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们被分到盛产梨的曹各庄,“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这是伟人的一句话。面对满树的硕果谁不想尝尝,因为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约速没人敢动。说真的那时候的我们在这方面绝对过硬,然尔一件小小的风波揭开了同学们的谎言,同学们按小班分住在老乡家里劳累了一天的同学们在开完“晚汇报”会后就懒散的躺在地铺上很快的睡着了,深夜村子里很黑,当时没有路灯老师打着手电挨家查铺,一路下来都挺好查到我们这家出了麻烦了,老师顺着后墙山要拐进院子的时候手电筒的光亮停在了后墙山的地上,一溜四五泡稀屎像“薄脆”一样摊在地上。老师看着地上的遗物心想是不是同学们闹肚子了,进屋后看到大家睡得挺想就没说什么,第二天老师拿了些“痢特灵”让大家吃了,同学们觉得奇怪老师说你们是不是都闹肚子了农村卫生条件差要注意卫生,同学们都说自己肚子不痛,老师严肃的问道那你们屋后的遗物怎么回事?大家都默不作声了,下午开“斗私批修“班会,在”狠斗私字一闪念“的感召下大家招供了,原来几个男同学夜里偷偷的去梨行吃梨去了,梨吃的太多夜里就汆稀,结果还是暴露了自己,后来房东讲;梨性偏寒助湿,多吃会伤脾胃,故脾胃虚寒、畏冷食者应少吃,看来贪嘴也要付出代价呀。
(忆苦思甜报告会 )
) l. t* Z, k# [. X" V下雨了,不能出工,吃完早饭,大家集中到吃饭的大棚里听忆苦思甜报告。报告人是村里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老民兵。开始一个自称是原八路军“涿、良、宛”独立营的排长的人口若悬河的大讲抗敌斗争史,说什么他们攻打把宛平城时用炸药包如何把城楼给炸飞了,那威力把周围十里八乡的房子都震塌了,参战的人们牙都震掉了,看着那人嘴角唾沫星子乱飞神聊胡侃的样子真好笑,据我所知宛平城楼从来就没被毁过,"七七事变"闹鬼子都没伤着它,再说一个炸药包就有这么大的威力?听他说,好像茶客听书一样,演义的地方太多。接下来一位老贫农做忆苦报告,苦大仇深的老贫农讲述他如何苦,给人家扛长活,麦收时节东家如何给他们烙大饼蒸馒头吃,越说越像唠家常,我们怎么听也没听出他有什么苦,最后他老人家忆苦忆到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村里怎么受灾,人们怎么吃不饱,实实在在的老农没有水分的报告最后不得不被大队书记打断,敢情这位老贫农也是新旧社会不分那。
(难得的“休闲”)
秋天的的夜晚凉意习习,开完“晚汇报”后我们小班的男同学来到村外,坐在永定河畔的沙丘上闲聊,我们斜躺在沙坡上,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听同学们三言两语的聊侃。阵阵烟雾在面前不时飘过,那是有的同学在吸烟,干涸的河床只有衰草随风摆动。夜空中偶尔有流星划过。空旷的夜,寂静的夜,我们享受着大自然给我们的恩赐,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同学们忘记了一天的劳累,忘了了在那种阶级斗争理论下的至酷,在暂短的远离了“人与人斗其乐无穷”的魔咒下,谈论的话题也逐渐多了起来,当然在我们经历的少年时代女同学也是一个永久的话题,只不过没有今天少男少女们那样表现的赤裸和直白。班上女生谁“牌儿亮”,是讨论的主要议题。此时此刻的同学们为了某个女生的打分争论不休,坚持自己的观点,漫长的河堤上忽高忽低的争论声回荡在夜空里,那时候的我们太幼稚与天真了,爱情是一个禁锢的话题,虽然经历了“破四旧”的洗礼可还是与女生有“授受不亲”的感觉。远处的沙丘上不时有点点的红光闪动,那是别的排男同学在抽烟。夜色朦胧,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口琴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旋律,回荡在永定河上。" A! J6 C  I# f. ^6 b
时间一晃就是四十多年过去了,闲暇时或与老同学相聚的时候聊起当年的那些事儿我们这帮老男孩女孩还是那么津津有味,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v: X" E2 g9 t' H/ v
) a, i2 J; d2 G
. m% \  Y( O) x2 u. K
发表于 2013-10-2 14: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那时候以苦为乐,也挺有意思。这样的忆旧小文别有情趣!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 17: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董瑞征 发表于 2013-10-2 14:131 s1 |5 @+ R, h6 M
想起那时候以苦为乐,也挺有意思。这样的忆旧小文别有情趣!
$ ]2 ]0 a" O0 O8 u
谢谢,还是那句话,只有经历过得事才是真实的。{:soso_e181:}
发表于 2013-10-3 22: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经历和本人的经历极其相似,都是十五六岁只不过您是在大兴,我是在通县有同感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0-3 22: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beijing大鸟 发表于 2013-10-3 22:11
% a1 \' G* H( n楼主的经历和本人的经历极其相似,都是十五六岁只不过您是在大兴,我是在通县有同感了。
2 p8 d9 \* j2 {( u/ w* h
谢谢,同龄人。{:soso_e18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5 17:35 , Processed in 0.08306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