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1251|回复: 18

我想有那样一条小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7 09: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草长鹰飞 于 2013-10-7 11:18 编辑
0 g8 l2 l, m8 t3 f
. ^% G9 Q1 R( L7 g2 J. V& a8 U  \% s9 N1 l$ Y# [
      我想有那样一条小街,东西向的吧。东西向的小街能打得进阳光。一早一晚,阳光一照半条街。榆树易生虫病态早显,杨树过风太闹,街树就选槐树。阳光托着槐树的大枝照进来。雾霭,枝叶,令斜穿下来的阳光湿润有形,有形的阳光并不暖,可能给早晨略微匆忙的人们掺上一股子朝气。彩霞,炊烟,让漏过来的阳光有色有味儿,有味儿的阳光先曛黄再曛黑,慢慢淡淡降下亮度,于是每一天的傍晚都是闲适的,闲适中兑入些祥穆的安稳。
      
      街面儿呢,无需太宽。以两旁的槐树枝叶伸展着长,不相搭,空一溜天为宜。街那边说话,这边不用伸长脖子听,这边的鸟一跳就能吃到那边树上的槐米。槐树取三十年往上,太小,寡气,承不住稍大的雨水,哩哩啦啦,脏湿;太大呢,傻愣,北风吹来,罩不住街面,空荡肃杀。
      
       向房的一侧,枝叶别太茂盛。留一两个干枝也怪不错的。以我住的院子说,房脊前探进一枝,有风,跟房坡上矍瘦的狗尾草相摩擦;无风,借得下红尾尖儿的蜻蜓栖身。得给我留下那么一片儿空天,俗事缠烦了或者读书读到郁闷下不去,抬头,我能瞧得见星星,稀稀落落就好,有星星,世界的笼子门即便拧得再紧,我的心也能钻出去飞一会儿。风筝,老鸹,偶尔也能在那块空天定上一定——再好不过,天跟心一样,不能老空着。眼目前的窗子,我选木窗棱,周围糊纸,中间镶玻璃,赶上雪霁月升,树影在窗纸上有个着落。
      
      小街两侧的房子,最好都是老砖,灰色的那种,潲上雨水,一洇一片。红砖不好,火气大。有暮气的房子,方显得端庄稳重,智慧的东西是不是都沾些暮气?门楼呢,随主人的心气儿,乐意建成啥样就啥样,木门,白天虚掩着。门垛子两旁,留些土地,随机点上些花草。爬架的茑萝,牵牛,不爬架的玉簪,草珠子。地栢呀,小叶黄杨啥的就别要了,不修剪瞧着乱心,修剪成形了呢,透着板结呆气。街旁的槐树别植得太密,枝子离地面高点儿,以不拂人的脑袋为妙。朋友来了,站门口儿,隔着三五个行人,能瞧见他含笑的脸,那样多好?街两旁的院子里,应当有些出墙的枝条,一蓬枸杞,几蒂柿子,什么的,春天不闹,秋日不素,就好。
      
      这条街,应当有个茶叶铺子,中药铺大约也不能少。不是盼着谁得病,主要是街上应当有那些好闻的味道。还应当有家剃头棚,老式的那种。可升降能放倒后背儿的铁转椅,肥皂缸,毛刷,鐾刀皮子,隔三差五,男人们都乐意钻进去刮刮脸,松快松快。卖花儿的小贩不应当缺。老太太们伺候完儿孙,出门倒水,也有个说话儿的。绣球长疯了不开花儿,蟹爪莲蔫了掉骨朵,都有个解救法子。山货下来,栗子呀,枣儿,梨,李子,全能尝个鲜儿。卖菜与卖鸡蛋的小贩四季不断,肉有肉香菜有菜味,切一条黄瓜一绺韭菜或者酱一锅牛肉的香气灌满整条街筒子,街灯昏黄光下慢慢散着去。
      
      守着街角是家书铺。掌柜的有个绵软的性子。买书呢,和和气气答对,不买翻上一个下午,也不反感往出轰人。腊月里卖上一阵子年画儿,最好不过。珂罗版名家的小品也成,喜鹊登枝,刘海戏蟾也成,扫完房子,贴几张壮壮喜气,可是个多么好的年关呢。
      
      油盐店或者也缺不了。和气的伙计的不笑不说话,赶上什么东西涨价,像《茶馆》里的王掌柜说“茶钱先付”那样对主顾——多少都有一丝亏欠似的。小孩子去也能赊走东西,大人路过跟着还钱。
      
      谁家姑娘出门子,帮着张罗张罗,贴贴喜字儿,老人老了,揣上剪子抓弄身装裹。吃饺子,临时上谁家都能踅摸出碗醋来。炉子灭了,找谁搛块儿红煤接接火也成。寻亲不遇撞锁的人,在谁家都能喝上一碗热水坐下等等,失势遗物不幸的人,能在这条街上碰到倾听者,即或没有安慰的话,陪着抽上支烟也好。得意的主儿,街上走,三大妈二姥姥,该叫人叫人,人生不过百年,皇上都有个驾崩,谁还能飞多高?三大妈二姥姥呢,该答应乐呵呵答应,人不求人一般高,不巴结的日子不够得慌。不得意的主儿,该出门出门儿,肩膀端正腰身挺直喽,河东河西,人生不止一个三十年。甭说没人踩,有人踩咕的的苗棵儿更壮实。谁家弟兄和睦混得好不眼儿红,再与自家兄弟说话的时候,低个头儿顺着点眉眼;谁家妯娌不合,能帮着往一块说合说合更好,插不上嘴,也别袖手看人家哈哈儿笑。关起门过日子,开开门扫雪,多伸一笤帚累不死。
1 L% E! N; t  I6 }
      小猫小狗没人追打,有吃的给掰块馒头,空着手儿胡噜胡噜脑袋。托生条小性命儿,他们也不易,也想活得安生点。

# p- `3 p! m. Y5 V
      乞丐来了有吃的回屋端给些,没有,好言好语打发,不出恶音。
      
       空着的棋盘不老空着,隔三差五总能聚拢些爷们儿。
/ M& |2 \7 N! M; C: d

: P$ {8 ^9 @( V( O9 N
      挤着的灶台不老挤着,接长补短儿还有些老姐妹进屋来拉着手儿说说体己话儿。
' p7 }* y, t# l" `; f$ |) _
0 U/ e& L  O7 E
      总得有一两位爱好曲艺的街坊,说相声不算,贫气。街边儿炸油饼的黑三儿把那些包袱抖得够不够的了。子弟书,自弹自唱《五圣朝天》、《郅郓拒驾》,吃完晚饭,喝透了小叶儿,摘下三弦,溜溜嗓儿来上一折。
" |* x' T' q, l. c
      街坊里应当有一两位老师吧。教什么无所谓,学校里呆惯了的人心性正,即便懦弱,遇到看不过眼的事情,也敢旁敲侧击发表个意见说上几句。
- F; G$ b1 a0 y5 j

% @8 B$ \# o& \5 G) _
      顶好有个练家子,纺绸裤褂,大肚腩,一巴掌宽的板儿带勒着。手里搓着核桃,说话瓮声瓮气。小伙子们的旺盛精力有个去处,撂个跤,压压腿,不至于伤了身子。

; `1 T0 U8 u- B: H" o! P9 L
- ~* x$ n3 R& O, \% l, s- U* H
      我还想有那么一个姑娘,是我心上的那个人儿。碎花裙子,素布鞋,蹑手蹑脚走路,眼睛会说话,抿着嘴吃东西,一笑俩酒窝儿。那时候的她还没一丝烟火气,看小说会流泪,半大小子冲她吹口哨也不恼,听见骂街皱眉头,永远都是清清灵灵。
1 L) Z8 M0 R# s) K. Y6 Y% R

; K# Q- @5 F- i6 Z! C. i
      我想有那样一条小街。

. ?: ?' l0 F8 l1 ]6 _0 k
' [' u1 g0 @9 b+ C7 Z3 z" F
      读书人有读书人的样子,书卷气浓不浓的,做事儿要个四平八稳的派头儿;生意人有个生意人的和气,骨子里往出泛的;耍手艺的有着手艺人的认真,不喜欢他的手艺仰脖走您的路,喜欢呢,赞美几句,眯缝眼睛承受起来不愧心。

  c- ~, @4 U6 R( F9 J
* o$ |0 @) ]: }; U' S9 C5 U) j
      七八岁的孩子,十几岁的孩子都来点儿,七八岁有七八岁的玩儿法,大呼小叫地穿过夏日午后的热街。地面,墙围子,有他们的涂鸦。稚气的花儿,象形的小王八儿,描述着他们的厌恶喜好与心中的未来。十来岁的孩子,走路稳重起来,有时候刻意去帮那些路过的陌生客,笨拙地找寻着助人所带来的乐趣。

- {) U: F7 t' C; M3 t% }" B* V( M& a$ a
      我想有那样一条小街。谁家添了小孩儿,一条街都透着喜气。谁家的锅盖用了几十年,做锅盖的匠人早已下世,时不常的还能被人们提起。

8 ^% c% C. x+ q" j$ w0 P! n' n7 i) `/ w
      我想有那样一条小街。诗意点呢,我就添些插着倭瓜花儿的蝈蝈笼子,雨后存水,亮水皮儿上漂着一两片儿的树叶,铁丝上让风吹斜了散着洗衣粉香的格儿床单,小丫头辫子上一跳一跳的蝴蝶结,一声两声似有若无的鸽子哨,攒生的要揪起土堆儿似的书带草——好在那些东西都常见,心里搜一下全能找着。

7 w5 d# a' b; Q2 h4 L' {# J7 l! }6 i; K
      我想有那样一条小街。世俗点呢,我就想想谁家炒菜的焌锅声,老太太骂老伴儿,老头的犟嘴,大顺子没考好试又把棉裤撕了挨揍的的干嚎,小青参加婚礼醉了酒,睡了一整天到晚上还干哕,以及那些包了报纸挂在墙上的铁皮烟囱,那些裹着白菜帮子保鲜的韭黄儿,擦得锃亮的自行车瓦圈——都常见,都常见,脑子里种着呢。
4 Y, F+ J! }  u0 l# _! k, u. Y+ l5 j
# e% H, c& T; {. s
      我想有那样一条小街,我出生在那儿,我的胞衣埋在那儿。甭管走多远,走多久,倦了累了,我想回来,她就一直在那个我熟悉的地方等着我,陪着我,直到我死。

; }' L, n5 x. m% i
发表于 2013-10-7 11: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梦。中国梦里的北京梦。北京梦里的胡同梦。既是梦,怎么作都不框外。再说了,陶渊明先生带的头。大梦无觉时。我刚才跟书铺掌柜的还抬杠呢。白天,跑梦里去了。
发表于 2013-10-7 11: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镜头短镜头,您这么七拉八拽的算是把老北京胡同街里街坊这点实景儿都给照全了。) z$ L3 p0 c& U
发表于 2013-10-7 11: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散淡逸仙 于 2013-10-7 11:17 编辑 8 O5 H/ Z% n( g6 a" b

: E, B/ K/ B4 [$ f( s& l把一个个的电影片段给连一起了。没有盐咸醋酸,棒子面多少钱一斤。
发表于 2013-10-7 11: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散淡逸仙 于 2013-10-7 11:42 编辑 " W4 C# w4 f: E, K
散淡逸仙 发表于 2013-10-7 11:15
( Y! q. x% x* `/ h" r$ P把一个个的电影片段给连一起了。没有盐咸醋酸,棒子面多少钱一斤。
( f7 W' d# j3 n2 Q8 Z  Y( b* S
在北京您肯定没挨过饿。
发表于 2013-10-7 13: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想为您复原出那样一条小街。无论小街的走向、阳光的角度、房屋的结构、树木的高低、店铺的样式、灰砖老瓦、一窗一棱都可以惟妙惟肖。但没有人气儿,看上去只是个效果图。
+ Q0 ~1 O# Z) r( D: \4 W7 B我真想为您画一幅那样的小街。街坊四邻和睦相处,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的人物比比皆是。但缺少了动感,说了归其还是一副画儿。8 K4 a8 Y: p$ x: g# N
我真想为您录一段那样的小街。既有景儿,又有树,还有人物的对话、嬉笑、打骂声儿。但总觉得少了点真实,充其量算是个视频作品。! q' @, x9 A( U, ^
那是“种”在您脑海里的果实,再好的艺术家也无法满足您脑子里浮现出的那条小街,那是一幅堪比《清明上河图》似的《老北京胡同》画卷。此画儿展出时间不限,展出地点可选酒桌上、澡堂里、品茶中、发呆时,久看不腻,久叙不烦。(欣赏您的记忆和文笔,忘食疾书); |2 V) ^+ T5 c8 u% N

/ f4 V1 m! o! `) E6 I
发表于 2013-10-7 14: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远处,有个酒铺,还有个早点摊,胡同里谁家院里还有棵枣树或香椿,当然还得有葡萄架,自然也少不了几盘鸽子,热心碎嘴的小脚侦缉队也会有的,记得我家院里原来还有个拆洗缝补的服务站,按上一个公用电话,自然也少不了胡同两头的官茅房,最让人怀念的同桌的你在就近入学的小学校,十几个老师,几百个一到六年级的学生,狗是没有的,但有小猫,一直在盯着挂在牛奶箱子旁边的黄雀滚笼,昏黄悦目的路灯,洒在只能过一辆车的砂石路上,而穿着绿色工装的邮递员,一声晚报,告诉我们一天又要过去了。
发表于 2013-10-7 19: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这篇文章我太喜欢了,读了好几遍。我也推荐给了几位喜爱文学的老北京读了,大家一致反映是一篇好文儿。得!收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0-7 20: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这么抬举在下!!
发表于 2013-10-8 20: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好文章,想起了汪峰的“北京,北京。”
发表于 2013-10-8 21: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好! 我已经推荐给了几位不来“老北京网”的朋友了,一致反映良好。楼主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0: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侯门首席 发表于 2013-10-8 21:42& m7 C% K3 c+ {9 D+ k, ~- G; I
确实好! 我已经推荐给了几位不来“老北京网”的朋友了,一致反映良好。楼主加油!

/ T. ]6 d3 j  \6 c# {8 l谢谢您的鞭策。# s5 d% q1 I# V; G9 L; Z. ]4 Y
发表于 2013-10-12 14: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到一则新闻:郑州卫生局摊派“指标”,到社区了!呵呵!
6 [) N; v, a/ `9 w    为什么以前总说老槐树下?可能是树荫儿比较大吧?其实榆树也不错,过去我家后院有棵榆树,后来六几年下雹子那次刮大风劈了一小部分。槐树现如今吊死鬼太多了。
发表于 2013-10-12 19: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发表于 2013-10-13 23: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我眼泪都掉下来。看看这几十年,我们失去了多少啊!
发表于 2013-10-14 15: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题目!
发表于 2013-10-16 22: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的胡同梦。
发表于 2014-1-12 20: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书局、三联、作家、长江等出版社还没帮你出版发行呢?{:soso_e194:}
( k9 O& y1 [& y  Z很多外地土豪大款有几百万非金马桶不上,你能耐何?很多人思想素质达不到! 什么时候外地也跟大城市人的素质一样乐活、不招讨厌了就有希望了。您说的这种良辰美景再过两三百年中国才有可能普及达到。{:soso_e175:}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 21: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源纳婷 发表于 2014-1-12 20:30, l) v' a. H) K! R2 E' c
中华书局、三联、作家、长江等出版社还没帮你出版发行呢?: H6 G- k9 ?5 N8 i) {, t! f; ~
很多外地土豪大款有几百万非金马 ...

! f6 V8 {& z8 @( D5 D5 Y( W" }: O您就知道这几家?忘了说作家、广西师范,还有山东画报了,那三家也不错呢,呵呵!!8 L/ y. w8 G1 w3 W1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4-24 12:29 , Processed in 0.058708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