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608|回复: 1

中秋之夜----北京人在珀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7 11: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还在吹绵 于 2013-10-7 11:55 编辑
/ i2 R6 V( U: O. W
. P6 V1 g- S* E. o  e: e$ u' U$ Y) F
919日是中秋节,一家人算来已经有14年没在一起过中秋了。女婿在一家矿业公司做地质分析师,每个月有一半时间在很远的矿区现场,一半时间在家,那天晚上刚好不在家。这真是个缺憾,但是毕竟我们和女儿还是在海外这个中秋之夜团聚了。
5 T6 i9 _2 ?, h3 X* p4 b' N8 i" s
女儿提出到外面庆祝一下,但绵嫂坚持不出去吃,凭她的厨艺,为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团圆饭。吃着女儿带回的美心月饼,望着曾经面容姣好的老妻,看到经过14年独立生活早已成熟的女儿,想起这一生的历历往事,不由百感交集。

8 V, o1 U! o1 |4 w3 U8 A
那年的中秋之夜,我和女儿陪绵嫂去烫发,我们坐在马路沿子上等她。马路很宽,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马路对面的楼顶上空,照见流云匆匆而过,仿佛月亮在云中行走。女儿挽着我的胳膊,把头依偎在我的肩头,默默地望着天上的月亮。然后深情地说:“月亮为什么那么着急走呢?永远挂在天空照着我们该有多好啊。”她自然知道自己说的是傻话,但是她的心情却是对父母的眷恋。那年的中秋她已申请了出国就读的学校,一切所需的手续正在办理中。我也在望着那轮曾照见多少古人悲欢离合的月亮,答非所问地说:“你要做好思想准备,从小到大从来没离开过父母,出去留学漂洋过海到万里之外,想见爸爸妈妈可不是那么容易了。而且,也许今后这一生我们一家人都将是分多聚少……”没等我说完,女儿便把我搂得更紧,头埋得更深。我其实也再说不下去了,只有月光能照见她老爸的两行清泪。
对女儿的远行我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是没想到我还是没承受住。临走前的那几天,绵嫂已经魂不守舍。我还一再提醒她要镇静,不要让女儿牵挂我们。刚刚送走女儿,她还能正常生活,我却垮了。整整一周不思饮食,香喷喷的饭菜端到嘴边一点食欲都没有。尤其是一到晚上,根本不想上床。刚刚躺下,便又起身。家里呆不住,索性下楼到外面去看月亮。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情绪才渐渐稳定。
5 g" s7 c( _6 c7 @
那时没有网络,国际长途每分钟8元钱,200元的电话卡,一个月要买好几张。最盼望的就是女儿的来信。女儿的信写得很好,总是安慰我们。但是情到深处,文笔如何能掩饰?女儿在信中写道:“我每天睡觉时都把爸爸妈妈的来信压在枕下,把窗帘拉开。信压在枕下,就好像我还睡在爸爸妈妈身边。拉开窗帘是为了让家乡的月亮照进我的房间。”多年之后,我把女儿的这些话告诉我以前的一个女同事,她听完就哭了。

' F7 A9 K3 f5 e2 L/ m$ y
吃罢团圆饭,女儿提议出去走走。我们沿着宽阔的天鹅河向码头方向散步。回首望去,一轮明月高挂当空。那晚有薄云,但是圆圆的月亮依然能把月光柔柔地笼罩着城市的每个角落。河边宽阔的绿草坪上,不知从哪个国家来的马戏团正在搭建表演场地,有一匹表演的马正在围栏内走动,看到有来人,便向我们这边走来。自幼喜爱动物的女儿很有兴致地要去亲近它。而恰在此时,一条训练有素的狗悄悄地跟了过来。狗没有发出一声呼叫,那匹马却乖乖地离去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城市的高楼被灯光映照出轮廓。月亮属于古人,属于旷野,在灯火通明的城市,夜生活的人几乎感觉不到月亮的存在。
0 W2 P3 ^" Y3 X5 o5 b) O
我们来到城市最大的一所教堂。教堂外除了我们,悄无一人,汽车都很少通过。散射灯光清楚地显现着教堂的肃穆,让我们感觉到空灵中上帝的存在。我们无言地绕着教堂走了一圈,心里都在默念各自对全家人的祝福。异国的明月不在南边而在北面,有了教堂的衬托更增添了几分洋气和神秘。但这一切都没有改变月亮对人的理解和承托。

% w5 Q$ q2 H# L" O# Y5 g7 c) I6 I
第二天的晚上更是皓月当空。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那晚,我一人独自走出家门,想在回国之前再欣赏一下这座城市迷人的夜色。我沿着马路往城市中心走,夜班公交车从身边呼啸而过。远远听到从天鹅河边传来扩音器的歌声和嘈杂声,那是人们在庆祝这个城市的橄榄球队打入了全国决赛。虽然已经很晚了,但狂热的市民们意犹未尽,好几个酒吧都挤满了人,街上不时走过一群群从河边回来的人们,他们穿着统一的T恤,里面竟有一些六、七十岁的老人。看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丝毫不亚于追星的年轻粉丝。我来到CITI里的步行街,远远便能听到低沉悠扬的琴声,原来是一位来自中国的中年人在空旷的步行街正拉着小提琴。零零散散的人从他身边或匆匆地,或悠悠地走过。几乎没什么人特意关注他。在如此行人稀少的时刻,他拉琴显然不是为了挣钱。中秋节昨天刚刚过去,他沉浸在浓浓的乡情和思亲之情里,还没有醒来。

' u, r8 X9 U( N$ N9 S! x
- V- E, G) c* V' f2 D

; L, u% N4 P3 T9 e' u5 g3 T% f! V

/ s, M; w, T. V) L5 U2 ~* Z$ K9 z/ Y

4 W6 p6 q2 J4 r7 \+ Y6 f

3 m$ u! i: i5 F& [
; }' b0 V" Z2 o0 ?

% t9 ~) B& P$ _& X) _/ q% L
发表于 2013-10-7 14: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散淡逸仙 于 2013-10-7 14:28 编辑 2 l+ Y8 \/ F/ q/ ^, X( E: |& \
6 \# K, e2 g' M( k6 F
您说,这当爹的容易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20 20:22 , Processed in 0.04482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