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查看: 522|回复: 2

崔岱远新书详解“京范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4 15: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掏黄牌 于 2013-10-14 15:29 编辑 6 |1 Y5 w5 O- _
. }7 H9 `1 M; o. x' z6 c
崔岱远新书详解“京范儿” 2013-10-05 19:28:27 ) z4 z8 w( D; |7 i* l" U2 e

+ {! ^: O" y3 X来源: 北京晚报
2 V" l4 V/ ]* D+ d- W4 O1 G/ C0 H1 I$ y

, q/ u; B* K' L0 A0 `+ _$ }9 S# m  j0 G2 P! L. D3 J
$ `$ c' @% Y7 x9 `4 W7 Y
0 h% q. I& L- `* e* A
    本报讯(实习记者 陈梦溪)“打小儿在紫禁城边儿南池子长大”的地道北京人崔岱远继之前大受好评的《京味儿》和《京味儿食足》之后又写了第三本介绍北京的书《京范儿》。《京范儿》日前在老舍茶馆进行了新书发布,书里写了北京的五行八作、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写了胡同、四合院、老街道,还有鲜为人知的紫禁城故事,还有提笼、架鸟、撂跤、听戏的故事。
( p8 q6 Q6 `: K& B4 j* @% _% D3 U& Q, A
    崔岱远告诉记者,他心中的“北京范儿”是一种北京人特有的气质:“地道的京范儿到底是什么?一两句话我还真说不清。很多人心目中的那种风格,那种气质,那种神采大概形成于清末到民国这段时间里,然后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样子。”崔岱远的回忆里,那时候的人们还到副食店去打芝麻酱,家里煤球炉子上的水壶还“呱啦呱啦”地开着;那时候登上钟楼,还能看到结构清晰的胡同群落,筒子河畔还能听到清亮透彻的胡琴儿声。“如今,那种生活方式基本已经消失,那些胡同和四合院大多已经拆了,唯有幸存在北京人嘴边儿的京腔京韵还在。”崔岱远感慨。而他的朋友也向他感叹:“我小的时候,这一片安静着呢。现在可好,不分白天黑价,挤满了旅游的。就感觉吧,当初的味儿变了”。
# U; k6 `5 q7 u- S* _- A) }: [+ m
. ]" E% C0 B5 l0 \4 l- J    香港美食作家欧阳应霁也来到了现场,作为一个香港人讲了不少自己对于北京美食的记忆。在主持人的逼问下,他说其实自己最爱的小吃是豆汁儿,来北京时早晨五点就起床,去磁器口排队买豆汁儿。“我认识崔岱远以后他告诉我,其实最地道的北京人不是早晨吃豆汁儿的,应该是下午吃。”崔岱远说,“所以你看,真的只有他们才最懂北京。”7 M8 ~- k7 D5 w' t! e- O
, N9 c$ L5 l$ f  S0 P1 h" W  m5 c
    而相声演员徐德亮也在新书发布会上说:你说我算不算北京人,我父母都不是北京人,其实我也就是个二代北京人而已。但是北京文化最牛的就是包容,其实你来北京十年,就觉得自己是北京人了。但是太奇怪了,现在在北京,京味儿是个很珍稀的东西,所以这本原汁原味的书也特别珍贵。”% u, M" X  `% ?, G$ l5 m
    崔岱远说在写书过程中,得到不少老北京人的慷慨帮助:“中国书店马建农先生掰开揉碎地给我讲解古旧书行,故宫的秦明先生带我实地考察御花园那块琴砖,中华茶人协会的耿海先生陪我采访茶庄老店员。”
* F1 R1 Z4 Z8 w
' j2 w* e4 d$ X. `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4 15: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京范儿是什么?: q+ d+ I9 S" U! \, y! g! W9 R
(代序)' R3 x, f. U# h/ M9 R

, o; l) k5 {4 u" _- d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韵致。一个地方人有一个地方人的品性。这种韵致和品性又相互影响着,共同滋养出了属于这一方水土的人文神采。
7 u- D9 s4 \. X: @- L
" U1 Y! l8 S8 U; I比方说:孔圣人家乡的山东人就像稳重的泰山和雄浑的黄河,醇厚崇礼又习劳耐苦,体魄也大都健硕魁梧。山西的土地并不丰腴而且雨量偏少,使那里的居民勤勉雍和,有经济头脑。晋商票号曾一度遍布各地,操控了经济界雄厚势力。广东人本来就刚劲直捷,近代以来和海外接触较早,所以培养出鲜明的民族意识;喜经商,好远行,足迹遍布海内外各大商埠。有些地方虽然离得不远甚至同属一个行政区划,由于环境的不同民风却有着明显差异。就像同属江苏,江北人壮直勤朴,一江之隔的江南人则温雅颖敏。再比如广西人坚毅健捷,湖南人勇武果断,江西人淳朴诚恳,四川人秀慧坚韧……一方水土一方人,其独特的品性无不是从那片滋养了他们几千年的土地里长出来的。, `7 u0 Q( J) M- \) m
北京城里没有深厚的泥土,更没有高山大河。北京城是在平地上由人构想,又经人工兴建起来的。七、八百年前,十万工匠百万役夫在这里盖起了光彩绮靡的紫禁城。紫禁城周围的皇城圈里绿水蜿蜒、寺庙雄伟,葱茏茂密的园林宛如仙境。皇城之外,青砖灰瓦勾勒出的胡同群落交错有致,一排排青瓦犹如凝固的排浪涌向遥远的天际线……北京城就是用一砖一瓦盖出来的一个梦,一个先人们心底近乎完美的梦。
+ h6 Q  i" l5 e5 ~因了首善之区特有的凝聚力,几百年间,中华大地的精华汇集于此。无论是珍奇物产还是风流人物,都从天南地北奔向这座古城——从南北的运河乘船而来,沿东西的长城纵马而来。这座凝聚了中华大地的古都也孕育出了她与众不同的气韵。这气韵就像一位高手所练的太极拳,舒缓缠绵中蕴藏着深厚的力道。不管您从何方来,只要在这儿住长久了,就会跟着这气韵如影随形,举手投足间不由得沾染上了京城的做派和品性,自然而然的,也就有了些京范儿。7 b4 B3 |( a  W

3 R- g* s/ u9 x) E8 r7 p% ]6 @最能体现性情气韵的是住家户儿。是五行八作、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是老百姓居家过日子。其实,过日子当中那些灵动的生活和琐碎的规矩就是文化。所谓传统并不玄奥,只不过是先人们曾经有过的生活状态。只是那时候人们过得用心,过的仔细,给淳朴的生活加进了审美的眼光,有意无意地带上了些仪式感和自信力罢了。即便当初的生活环境已然不在,却总有一种传统和规矩,一种文化的积淀值得记忆吧!细细揣摩其中的道理,取舍之间,兴许会让今天的日子能过得更滋润。: j# {" s- H$ B" |
( b' x) R: h9 ~
对于平地盖起来的文化古城而言,祖宗留下的建筑就是它的气脉。北京最重要,也是最独特的建筑群落当然是紫禁城了。然而,六百多年来,它从来不是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它和胡同与四合院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就像一个人的头颅与胳膊腿的关系;它影响着皇城子民生活的细微末节,让京城里无处不显现出宫廷的影子。不是吗?象征北京文化的京戏是从宫里兴盛起来的;代表民俗的天桥撂跤是从宫里传出来的;精巧的烟壶是在宫里诞生的;就连最接地气的卤煮也是从宫里的苏造肉演变过来的。不是吗?生活在红墙碧瓦周围的人们简单、自然,却流露着真情,就像一首纳兰性德的词。他们成就不了大的功名,却永远彬彬有礼,永远精致细腻,永远成人之美,也永远带着些天子脚下特有的自尊。  `9 k3 U$ g" I$ E' g  \

  [9 S% T+ v4 k$ ?2 H提起北京,当然不能不说故宫。如果没有故宫,北京也就不能称其为真正的北京,胡同和四合院也就失去了意义。可离开了胡同和四合院,故宫的意义又何在呢?没有了胳膊腿,即便是再漂亮的头颅看起来是不是也很怪异?所以我写了胡同和四合院,当然也写了故宫。我试图写一些您没太注意过的故宫,比如御花园里的那块琴砖、传说中的那条密道,还有故宫周围的百姓生活,故宫与普通人家的关系。
! v1 g/ B5 c7 n9 V6 N0 C玩儿,是人的天性使然。完全出于兴趣的玩儿,最能反映出人性的本真。北京人喜欢玩儿,善于在各种各样的玩儿中找乐呵。不仅玩儿的精细,玩儿的从容,玩儿的优雅,而且还玩儿的非常勤奋,非常讲规矩,以至于无论玩儿什么都非得玩儿到极致不可。您没见那些遛早儿的人,每天早起必得按照固定的时间,沿着固定的线路,手里把玩着固定的器物——那才叫遛早儿,和您饭后的散步是完全两码事。而那些玩儿花鸟鱼虫、琴棋书画的简直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北京人特有的许多派头和神采,也正是在这些专心致志的玩儿中慢慢滋长出来的。至于北京人为什么这么爱玩儿,实际上是一种“隐”。在这块翻云覆雨、风口浪尖儿的土地上要想活得安稳,玩儿,有时是最没办法的办法。
: @2 _# _7 W! C3 h$ f# k6 b) D5 t. y
0 \& S$ b2 A  A& U# y0 m9 @地道的京范儿到底是什么?一两句话我还真说不清。很多人心目中的那种风格,那种气质,那种神采大概形成于清末到民国这段时间里,然后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样子。那时候,人们还到副食店去打芝麻酱,家里煤球炉子上的水壶还“呱啦呱啦”的开着;那时候登上钟楼,还能看到结构清晰的胡同群落,筒子河畔还能听到清亮透彻的胡琴儿声。如今,那种些生活方式基本已经消失,那些胡同和四合院大多拆了,只留下还幸存在一些人嘴边儿的京腔京韵……
7 a# k! c" T- Q7 y; \6 ]( \1 W% y+ ~
清明节前一天,我到了银锭桥边上的庆云楼。这家店的老板润润女士从小就生长在这里。过几天,她将要和丈夫去海外生孩子。这一去就得几年吧?作为惺惺相惜的同乡,我特意来道个别。“生完孩子你们还不就在那儿定居了?”我问。“那不会。孩子一两岁就回来。一切后续工作我都安排好了。在这儿报户口,在这上幼儿园……”润润笑答道。“那这大老远的去?”“嗨!那空气干净,各种吃的也放心,或许能对孩子好吧?”润润的语气里带着无奈。稍微顿了顿,道:“不过,我们是北京人。我和孩子都离不开这儿。这儿有我们的根儿。”' [. M. [( K! i4 e9 c- x
" L6 b' J& i2 t% T5 G' H( j  U
言语间,润润陪我登上了楼顶的平台。面前是波平浪静的什刹海,背后是雄伟的鼓楼,稍远一些是清俊的钟楼,两座巨大的艺术杰作耸立在午后的阳光里,让人看着心里踏实。钟鼓楼间还保留着不大的一片老院子,房顶上杂乱地架着空调和太阳能吸光板,瓦垄里暗黄的蒿草尚未返青。尽管外表凌乱衰败,但那铭刻着记忆的一砖一瓦仍能显现出那青瓦下面曾经是一片最美的家园。- l( i, }$ Y6 O

6 a$ b6 X4 S3 ^! l# [$ X6 o“我小的时候,这一片安静着呢。现在可好,不分白天黑价,挤满了旅游的。就感觉吧,当初的味儿变了”。润润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我说。
8 a" J5 |( b! U, N) c+ e+ H不远的地方,高高耸立的吊车旁正在挖一个巨大的坑,钢筋的网架已经铺好。看那阵势,别又是在盖一座魔幻主义的大楼吧?' X2 G. W6 S+ I( a
我想写出一个真北京,一个北京孩子心底的北京。那里有蓝天、白鸽、红墙、灰瓦,那里的街坊邻居们不紧不慢,行走在胡同里夕阳下长长的光影间,永远礼貌客气,永远干净体面,永远恬淡随和,带着京范儿,过着简单而讲究的日子。
5 f/ Y7 ]. a2 B- e$ o
4 B3 S# x) H8 B! `# y, `5 k崔岱远9 I9 q# N! m+ C
2013年立夏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4 15: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京范儿目录
. i3 k  {  C/ s
- ?4 Q0 ~2 ^: ~. K5 G. T, c
* T# A. _" r# \  g  y7 z1 q" W5 m  Z3 l
五行八作
! ^$ v' N+ p$ H1 ]( @$ W& Z8 c3 J& p1. 大酒缸,小酒铺
; X1 x7 Z2 z) c* y2. 油盐酱醋过日子+ K  \  }* Q/ p( b2 D$ t2 ~
3. 怎么那么黑
9 j' W# D/ b" z% o  i- i4 F5 T4. 泡澡堂子: D2 I3 V, O: [& O2 U! i2 K
5. 穿衣瑞蚨祥1 s0 T& [0 a* p, {. ~
6. 吃药同仁堂% C' q0 ]+ [( t  D6 W6 ^3 J
7. 书香源有种
; \% q, D1 v& w5 h; R8 ?" J$ m2 Y8. 满城茉莉香* w* X- Q1 w! q( H3 E+ i
9. 王府井,两头俏
/ }' C0 c# ]# t2 [# M3 z' g/ a气脉+ c7 \- M# A+ d4 Z! D
10. 小小子儿,坐门墩儿
& z* |3 X4 z2 q$ `) N- o1 M11. 生活的曲牌, i# H, |( j1 G9 E
12. 门面上有精气神1 A6 |  J. |" b- Q2 q
13. 一户一世界
$ b; G: U2 [: {% c4 X  x- \  ~' w) W7 K14. 小胡同的老祖宗
# `& o8 S' l* u$ W/ U0 e% X15. 皇城圈里老街道$ m6 P" I+ M0 h. G# e
16. 别趣御花园; _8 [$ a2 L9 t' I% ^8 ~. a( V' C
17. 凡间天宫之门2 R/ R" V# _% d2 s( O- O
找乐呵
9 B6 _1 Q! J% o: i* {! B18. 提笼架鸟
5 H- {2 A* I9 E3 t, ]19. 九九消寒
6 o6 [& G1 ^% Y2 v20. 御功夫,天桥乐5 ?, H: R* z. \5 ^4 c: Q
21. 壶在茶温人已远
* @4 J. @( ~" G+ M22. 把家虎,守财猫$ a/ b' X+ @3 o; ^7 Y8 C! V
23. 小孩儿玩意儿
& }4 t0 Y0 i" a' V  j% E24. 洋玩意儿与土器物" q0 U- v& W/ D4 F4 v/ P
25. 眯着眼睛听戏. H, m! H; N1 a& g& z/ ^
26. 琴颂
+ t  `+ t/ V# T5 Z9 G
- K* Q! q3 W. b# T/ G8 Q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老北京网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2-21 14:21 , Processed in 0.046992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